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85章 一穷二白身无分文

    忘恩负义这种事,俞桑婉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无奈的闭了闭眼,认命的回过头,“自己能走吗?”

    陆谨轩抽抽嘴角,“你看呢?”当然是不能了!

    俞桑婉长吐了口气,走回去蹲下来扶起他,架住他的胳膊,“自己也用点力气……你这么重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陆谨轩高傲的冷哼,整个人都歪在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俞桑婉一时间没扶住,脚下一踉跄,差点没摔倒。惊慌失措间、本能的抓住他,“哎呀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靠在她颈窝里,温热的气息打在她肌肤上,“我怎么了?俞桑婉,你好有心机啊!我都这样了,你还装作站不稳?就这么想亲近我?你要真这么舍不得跟我分手,我会考虑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俞桑婉咬牙,抬头愤恨的瞪着他,“你够了,再胡说八道,我真把你扔下了!”

    “嘁。”陆谨轩瘪瘪嘴,没有继续这个话题,但也没有闭嘴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看四周,叹道,“这什么鬼地方?死丫头,要不是为了你,我能把自己弄到这个破岛上来吗?还有,我这条腿要是废了,你负责吗?”

    俞桑婉怔住,气势不是那么足了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着他,想着水里那个解开她腕上绳索的人……应该是他吧?不是他,又能是谁呢?

    被她那么直勾勾的看着,陆谨轩心里却还很受用,勾起一侧唇角,“收敛点!你的眼神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俞桑婉的声音很轻,她知道这声道谢没有什么价值,但该说的话总还是要说的。

    “嘁。”陆谨轩嗤笑,长臂勾住她的脖颈紧了紧,“我最讨厌这没用的两个字,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微怔,点点头,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陆谨轩心情大好,“你欠了我两次,我还没想好要什么……等我想起来,不管我要什么,你都不许拒绝!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俞桑婉沉默,半天没说话。

    陆谨轩急了,“说话啊!哑巴了?你是不是想过河拆桥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俞桑婉沉思良久,终是点头答应,“好,我……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一勾唇,嘴角的笑意暗含着恶趣味。“很好!走吧!”

    他拖着条伤腿,一活动血流的更快了。

    俞桑婉看着怵目惊心,忙蹲下身子查看,挽起他的裤脚,“这是怎么伤的?伤口很整齐,好像是什么割破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谨轩浑然不在意,“当时随便在仓库里拉了艘破船,大概是上面的破贴片划破的。”

    想起落水的那一刹那,俞桑婉神色又暗了下去——父亲怎么样了?他半个人都是瘫痪的,落到海里,还能幸存吗?对这个父亲,她的感情复杂难以形容……

    头顶,被陆谨轩轻柔的摁住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陆谨轩叹道,“想什么呢?不该想的人和事,不要再想了啊!你不是对男人的事挺明白的吗?怎么轮到你那个父亲,你就不明白了?”

    俞桑婉眼眶有点湿,哽咽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我在想你的腿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没明白过她在想什么,只听嘶啦一声,俞桑婉撕开了长裙的下摆——随着她的动作,一条长裙瞬间短了一截。

    俞桑婉拿着撕下来的部分,缠在陆谨轩大腿根处,边缠绕着边说,“这里是回流处,我在学校学过一些急救措施,绑在这里,能够减缓回流速度,能减轻出血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怅然,低头看着她跪在他面前,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俞桑婉打了个结,正要起来。

    却被陆谨轩一把握住了手,俞桑婉茫然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陆谨轩笑了,“丫头,你这样跪在我双腿间,我会忍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俞桑婉羞臊不已,气的直瞪他,“你要是再这样说话,我不理你了!”

    “你会吗?”陆谨轩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俞桑婉败下阵来,是啊……她不会的,他早就把她看透了!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陆谨轩胳膊一伸,半倚靠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俞桑婉嘴巴紧抿着,却没有推开他。

    往前走了没多远,便看到齐整的水泥码成的空地,俨然是个小小的码头。一旁的石碑上,赫然写着‘渔舟’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俞桑婉停下脚步,询问的看向陆谨轩。

    陆谨轩一脸嫌弃的表情,“你是东华人吗?这是东华附属的小岛,渔村一个……这你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张了张嘴,想要反驳却找不到措辞。

    她是不知道,她这些年也只光在自己生活的那一片晃悠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有钱吗?”陆谨轩提出了个很现实的问题。

    俞桑婉看看身上,小坤包早不知道去哪儿了,想来是在落水时被冲走了。只好去看陆谨轩,“你没钱吗?”

    “嘁。”陆谨轩无语的勾唇,“……没带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俞桑婉皱眉,又想起什么来,“手机呢?拿出来打给唐越泽!”

    陆谨轩没好气的白她一眼,“……掉海里了!”

    又是因为她……

    “噢。”俞桑婉理亏的低下头,扶着陆谨轩上了码头。

    “要去哪儿?”陆谨轩眯眼看着她,一个小丫头,身无分文、还搀扶着他这么一个伤员,倒是不知道怕。

    俞桑婉已然有些吃力,说话喘着,“这里应该有医院吧!你的腿,需要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想到的是他……陆谨轩眉目一下子柔和下来,嗓子眼含混的哼了一声,“嗯。”

    一路问人,医院倒是不难找。

    小渔村的医院,可想而知条件简陋。说是医院,其实就是个简易卫生站。

    但即使这么简陋,俞桑婉还是掏不出钱来。

    破旧的大厅里,扑面而来的是刺鼻的消毒水味。大厅里只有一个医生坐着,他们进来,那医生连头也没抬,仍旧晶晶有味的看着电视。

    陆谨轩高傲惯了,显然不能指望他。

    “医生。”俞桑婉扶着陆谨轩在门口坐下,小心翼翼的走过去,堆起笑脸,“……”

    医生眼皮都没动,“看病啊?先去挂号,缴费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。”俞桑婉吞了吞口水,“我们没钱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医生终于抬头看她了,一脸不可思议,“没钱?”

    他又往陆谨轩的方向看了看,确认不是什么要死人的病症,态度瞬间嚣张起来,“那就先去筹钱!我这儿又不是收容所、慈善堂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俞桑婉急了,“您能先给他打一针破伤风抗毒素吗?他的腿被旧贴片划烂了,过了24小时就麻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哟!”医生笑了,“懂的还挺多?那快去筹钱啊!不贵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急的直咬嘴巴,“那,我能借你们的电话用一下吗?我们的钱包和手机都丢了……”

    医生还没说话,门口有人抱着孩子进来了,“医生,快给看看,孩子发烧、上吐下泻!”

    “快让开!”医生一把将俞桑婉推开,跟着进了里面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颓然的看着他们进去,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    她走回来坐在陆谨轩身边,“你……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陆谨轩依旧是那么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,“没事,暂时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,俞桑婉还是敏锐的察觉出他不对劲了。倏地抬手覆上他的额头,果然……掌心下一片滚烫!

    “谨轩!”

    “嘁。”陆谨轩笑了,“你这么紧张,不怕让我误会吗?”

    他还有心情开玩笑?

    “你没有误会!”俞桑婉抬眸,眼睛里都是雾气,“我是在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: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他的认知里,像俞桑婉这样坦白而直接的女孩,何其少?她的喜欢或是憎恶,从来没有任何掩饰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俞桑婉急的跺脚,“我进去再求求那个医生……”

    站起来的瞬间,却被陆谨轩拽住了手。俞桑婉不明所以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会儿进去,他能理你吗?”陆谨轩摇摇头,“里面不是有个小孩在吗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俞桑婉也知道这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陆谨轩叹道,“等吧,唐越泽能找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……”俞桑婉还想说什么,陆谨轩已经靠在了她肩上。

    “别说话,好吵……好久没睡好了,让我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身子猛地僵住,他说什么?好久没睡好了?陆夫人不是已经……难道割了她一块肉,还没治好他的病吗?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的不敢动,身边的人却贪婪的闻着她的味道、慢慢合上眼睡着了……

    医院外面的水泥台阶上,条件那样差,俞桑婉动也不敢动,生怕吵醒了他。

    脑子里闪过很多画面,最多的竟然是他们最甜蜜的那段时光!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,他们会一直那么幸福。俞桑婉侧过脑袋,抬起手落在他脸颊上,“谨轩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一来,才发现他脸颊烫的像火炉!qxuo

    “啊,谨轩!”

    俞桑婉慌忙扶起陆谨轩,可这个时候,他已经叫不醒了。

    “谨轩!”俞桑婉眼皮一耷拉,眼泪湿润了睫毛,“你怎么了?快醒醒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双眸紧闭,人事不知。

    俞桑婉彻底慌了,扶着他朝里面吼道,“医生、医生,救命啊!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