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83章 你这样挺可爱的

    漆黑的铁皮盒子里,到处充斥着一股海腥味。

    俞致远坐在轮椅上,因为恶劣的环境,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。

    铁门拉开,有人走了进来。俞致远条件反射,立即出声求饶,“求求你们,不管你们是谁,快放了我吧!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来人身形完全笼罩在黑暗中,但即使如此,脸上那道横跨过整个鼻梁的刀疤还是那么明显,因为在黑暗中,越发显得狰狞可怖。他蓦地走上前,一把揪住俞致远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俞致远不堪重负,声音都在发抖,“你到底要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森哥。”来人笑了,“不用撑着了,我们已经查到了,你有个女儿……你怎么会有女儿?这个女儿,就是傅宪林的千金吧?何必嘴巴这么硬……承认了我们都省事!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俞致远闻言,突然笑了起来,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来人一愣,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俞致远笑的几乎岔气,“你们既然查到我女儿,怎么没顺道查查,她这些年过的是什么日子?”

    来人眸光一闪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俞致远冷笑,“明人不说暗话,傅宪林的女儿,我不知道在哪儿!我宋达森这辈子,最讲的是什么,你们不会不清楚!”

    刀疤男眉头紧锁,正是因为查到了,他们才会这样犹豫。

    “女儿?”俞致远冷笑,“当年被你们逼的走投无路,傅宪林的女儿是在我手上丢的……为了活下去,我娶了个女人,俞桑婉就是那个女人的拖油瓶!”

    男人眉头紧锁,似乎是在思忖他这话的可信度。

    其实,这些他们都查过了,只不过不甘心……傅宪林和他的千金,找了这些年了,始终没有线索。好容易,才找到当年傅宪林的心腹!

    “哼。”俞致远冷笑,“不用想了,你不是都查到了吗?俞桑婉是条贱命,这些年,我一直把她当摇钱树和续命草……只要是对我有好处,我可以把她许给任何男人!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沉着脸不说话,心里也是有计较的。

    没错,照这样看来,俞桑婉的确不太可能是傅宪林的女儿。俞致远,也就是宋达森,作为傅宪林最信任的心腹,绝对不可能那样对待傅宪林的女儿!相反的,对他来说,傅宪林的女儿,应该比他的命还重要。

    他们的行动也是很保密的,并不能够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俞致远小心观察着男人的神色,不敢松懈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希望,俞桑婉千万不要来找他!他这样‘烂’的父亲,那丫头该恨极了他吧?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俞致远眼角沁出泪珠来,喃喃自语,“恨好啊,千万不要牵挂我才好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victorian里,陆谨轩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紧张的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陆谨轩接了,“嗯,说吧!”

    他沉默了一阵,听那边说话,“好……我等你们消息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俞桑婉已然沉不住气,“说什么了?有我爸的消息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陆谨轩点点头,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俞桑婉急了,腾地一下站起来,“你倒是快说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着急。”陆谨轩抬抬手,企图稳住她,“警方会看着办,我们在这等消息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?不好!”俞桑婉急的都火烧眉毛了,一把握住陆谨轩的手,“我爸在哪儿?你带我去,好不好?就算我什么也做不了……你让我过去等着他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陆谨轩垂眸,看着俞桑婉握住自己的手。那么一瞬,心竟然变得很软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没有多想,他就已经答应她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苍茫的海面,饶是警方赶来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为首的督查皱了皱眉,“搜集一下资料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很快,资料搜集上来。

    ——这一片是东华最原始的海港码头,有大大小小不下三百处货舱!这还不算上废弃的!

    俞致远被掳来这一片……要找起来还真是犹如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陆谨轩带着俞桑婉赶到码头,看到这情况,也是倒吸了口冷气,“呼!”

    他回头看了眼俞桑婉,“我们还是去车上等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憋着嘴,显然不愿意就这样等着。

    知道她在想什么,陆谨轩不由蹙眉,“你看到了,这里仓库太多,我们只能等!”

    “可是,警察也不是很多人,碰运气的话,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我爸?”

    俞桑婉刚说完,就觉得自己有些过了。别开脸,“对不起,我太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提前立案,也都是陆谨轩帮的忙,总不能还要求他发动全城警力来搜寻。

    陆谨轩摇头叹息,“我们也去找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蓦地的抬头,“可以吗?”

    没等陆谨轩回答,她已经朝着仓库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陆谨轩怅然,拉住她的手,“慢点,等着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把俞桑婉拉到自己身侧,一副教训小孩子的口吻,“不知道危险吗?该说你蠢,还是胆子大?就你这点本事,够干什么的?真不知道陆谨轩到底看上你什么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微怔,这话什么意思?还有,有人自己这么说自己的吗?

    陆谨轩……不就是他自己吗?总觉得哪里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陆谨轩粗声粗气的吼了一声,拉住她走进仓库。

    非常不凑巧的,他们进来的这一片,都是废弃很多年的老旧仓库,地面还不好走。因为在工商部已经属于除名的,所以警方并没有先从这里找起。qxuo

    俞桑婉跟着陆谨轩,每走一步都很小心,她脸上挂着汗水,小声说着,“或许就在这一片呢!”

    “噢?”陆谨轩低头看她,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俞桑婉直言,“电视上、小说里,都是这么写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愣了片刻,竟然仰起脖子朗声笑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俞桑婉哀怨的瞪着他,她的父亲现在下落不明、生死都难定,他居然笑的这么开心?

    接触到她的视线,陆谨轩立即收敛了嘴角。他一个跃身,跳上了一只铁皮,转身把手递给俞桑婉,“来……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噢。”俞桑婉没明白他的用意,但还是乖乖把手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陆谨轩一用力,轻松将人拎了上去。他勾唇戏谑道,“你怎么这么轻?我一只手都把你拎起来了……最近,没好好吃饭吗?瘦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默然,不自在的轻抚着脖子,脸颊微烫。她要怎么告诉他,自从离开他……她没有一天过得好?

    “我们上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陆谨轩上前两步,掀开顶部的盖子,“上来碰运气啊!这些废弃仓库,没有涌匙,从这天窗跳下去最快了,要跳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俞桑婉点点头。

    陆谨轩看她一眼,迅速跳了下去。下面黑乎乎的,她看不到他,只能听见他的声音,“下来,我接住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噢。”俞桑婉吞了吞口水,一闭眼身子往下一坠。

    她跳的毫无章法,完全就是最原始的自由落体。陆谨轩伸手将她接住,她自己还吓得惊叫,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陆谨轩轻蔑的睨着她,“嘁……真是勇敢啊!”

    突然,上面的天窗‘咣当’一声盖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浑身紧绷,声线都变了,“怎么黑了!”

    尚未感觉到他的异常,俞桑婉反讽道,“嘁,真是勇敢啊!大男人还怕黑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陆谨轩突然激动起来,胳膊在黑暗的空中胡乱挥着,“别过来!好黑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这才觉出来,陆谨轩不对劲!

    她忙伸手去够他,“谨轩、谨轩,我在这儿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被握住的手在颤抖,整个人完全不在状态,蓦地的蹲下身子,将自己蜷缩成一团,“好黑啊!我受不了!快……我快要不行了!给我光!”

    “……噢!”

    俞桑婉也慌了,忙掏出手机,将手电筒打开。那么一点微弱的光亮中,能够看到陆谨轩像个孩子一样蹲在地上瑟缩。俞桑婉怔忪,他在她的印象里……一向是无所不能的。

    可眼前的他,怎么彷徨无措至此?

    因为这一束微弱的光线,陆谨轩慢慢平静下来,他大概是有些不好意思,没敢看俞桑婉,支吾着问到,“你……会不会看不起我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俞桑婉蹲在他面前,抿嘴笑了笑,“没有,我倒是觉得……你这样挺可爱的,有点人气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默然,似乎是不相信她的话,“陆谨轩不像你想的那么完美,也有很脆弱的一面……你还觉得可爱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俞桑婉点点头,“人哪里有完美的?”

    想了想又说到,“你干嘛这么说自己?我刚才笑你,是开玩笑的,谁让你先笑话来我来着?只是怕黑而已,算什么脆弱啊?”

    她站了起来,把手递给陆谨轩,“起来吧?这么怕黑,要牵牢我的手啊!”

    陆谨轩默然,看着她脑后的马尾,只觉得那微弱的光束一直照到了他心里,亮堂堂的……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