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78章 傅家千金

    陆谨轩的话让陆夫人不寒而栗,脚下一软。

    “陆夫人!”慕青岚就在她身边,看看扶住她,“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陆夫人脸色苍白,勉强撑着,“季晴,唐越泽呢?”

    季晴忙回到,“夫人,大少爷这个样子,唐先生要顾着‘东华’啊!”

    “不行、这样不行……”陆夫人喃喃自语,推开慕青岚疾步走向书房。她得打个电话催一催实验室那边,她唯一的儿子,绝对不能这样下去!没了陆谨轩,她还剩下什么?

    “夫人!”慕青岚尴尬的追上去,手足无措的看着陆夫人,“我……我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对于他们刚才的话,她一句也听不懂。她就好像个不相干的人,完全被摒弃了。

    陆夫人正是心烦气躁的时候,恶狠狠的瞪着她,“滚!少来烦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慕青岚怔住,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明明陆夫人之前答应了,而且都已经带她来了原舍了。

    不甘心的追上去,陆夫人已经‘嘭’的一声将书房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慕青岚呆呆的站在那里,不知道该何去何从。

    季晴看看她,拍拍她的肩膀,“还不走?”

    “走?”慕青岚茫然的看着她,“我走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季晴冷笑,觉得她实在是无知,“慕小姐,比起那个俞桑婉,你真的是要长相没长相,要脑子没脑子……连俞桑婉在大少身边都没位置,你凭什么以为大少身边会有你一席之地?快走吧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慕青岚脸色骤然苍白,管家仲叔上来请她了,“慕小姐,请吧!”

    ……qxuo

    下午天有些阴,俞桑婉没有课,过来陪俞致远做透析。

    “爸您在这儿坐着等,我先去把费用交了。”

    俞致远漫不经心的点点头,“嗯。”

    透析室门口,长廊上排着长队伍,俞致远坐在轮椅上,那画面看起来有些凄凉。旁边有穿着病员服的小孩子在他身边打转,他也好想没有看见,苍老而浑浊的眼底没有一丝生机。

    突然,有人疾步走上前来,握住俞致远轮椅的把手打了个转拖着就走。

    俞致远一惊,身子都绷直了,“你是什么人?要推我到哪儿去?”

    身后的男人带着口罩、帽子,并看不见容貌,口气里都是阴森的逼迫,“森哥,这么多年没见……没想到,您还活着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致远神色大变,但他身体问题限制,并不能轻松的回头去看那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谁?来找我做什么?”俞致远仓皇的摇头,“森哥?什么森哥?我想你是认错人了!”

    “哈!”男人推着轮椅已然出了长廊,低沉的嗓音让人不寒而栗,“森哥,你现在虽然是躺在轮椅上,早已没有当初意气风发的样子……但是,森哥,您当年的威名曾经让多少人闻风丧胆?!”

    俞致远越听越心惊,“你胡说什么?我一个字都听不懂!”

    男人推着轮椅,径直到了医院门口。门口听着辆黑色丰田面包车,显然是在等他们。

    ‘哗啦’一声,车门拉开。男人朝车上的人点点头,“就是他!快,搭把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俞致远奋力挣扎,但他半身不遂这么做根本无济于事!

    “放开!”俞致远气喘吁吁的被他们扔进车座上,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开车!”

    车上的人各个凶神恶煞,俞致远不由往角落缩了缩,“求求你们,放了我吧!我根本不认识你们!也不知道你们说的森哥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低沉的笑了笑,“森哥,我们不会伤害你。你说,你都成这样子了,还能对我们造成什么威胁?放了你也容易,你只要告诉我们,当年傅家的千金去了哪儿?!”

    傅家的千金……俞致远神色越发难看,“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!我再说一次,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!”

    车厢里一下子安静下来,男人手里把玩着一把军刀,半晌才说道,“好……你不说也行,既然找到了你,日后有的是时间。”

    俞致远吞了吞口水,突然朝着车窗外大声嚷嚷,“救命啊!绑架啊!”

    “我靠!”男人扬起手,狠狠朝着俞致远扇了一巴掌,“跟老子来这套!”

    用力太猛,俞致远又是这样虚弱的体质,立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。意识彻底消失前,俞致远想着……婉婉,你要保重啊!爸爸,爸爸不能再陪着你了……

    医院里。

    俞桑婉交完费回来,在透析室门口已经找不到俞致远。

    “爸?”俞桑婉四处张望,确定真的没有俞致远的身影,慌乱不已,“爸!”

    “护士小姐,请问有没有见到一位坐在轮椅上的中年人?”俞桑婉在医院里找,神色焦急,“他四十多岁,比较消瘦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几乎把医院都跑了一遍,可是哪里有俞致远的影子?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俞桑婉焦急的扶额叹息,“爸,你到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俞致远行动不便,怎么可能走远呢?

    在这种时候,她唯一能求助的人,竟然还是只有安子皓。俞桑婉拿起手机拨给安子皓,一张嘴着急的不行,“子皓,不好了……我爸不见了!”

    “婉婉,你别着急,慢慢说,叔叔怎么会不见了?”

    俞桑婉在电话里把情况说了,安子皓让她待在医院别动,他很快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婉婉!”

    “子皓!”俞桑婉已然是六神无主,“怎么办啊?我只是交了个钱的工夫,我爸他就……是我不好,不该放他一个人的!”

    安子皓忙安抚她,“你别自责,我们现在去找院长,让他帮忙调一下医院监控,嗯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恍然,忙不迭的点头,“对对,我怎么没有想到呢?”

    在安子皓的联系下,院方同意调出监控。但医院的监控也不是没有死角的,只能看到俞致远被人推走的画面,出了基础大楼,最后出了医院。但是那个男人长什么样,以及车牌号是多少……都没有抓捕到。

    俞桑婉眼前一黑,差点站不稳。

    “婉婉。”安子皓慌忙扶住她,“你撑着点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皱眉摇头,她怎么撑得住啊?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在她父亲身上!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