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76章 痛的几乎死过去

    陆夫人的眼神像是要把俞桑婉看穿,“俞小姐,其实我应该向你说一声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微怔,她没想到盛气凌人的陆夫人也会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陆夫人叹道,“谨轩对你不过是利用,而你……我看出来了,你确实是真心的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神色越发尴尬,她猜不到陆夫人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俞小姐。”陆夫人握住俞桑婉的手,眼中甚至有了泪光,“拜托你,救救他吧!只有你才可以救他,你也看到了,没有你,他整夜整夜的不合眼,人迟早是会拖垮的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紧咬住下唇,陆夫人要说什么,她大概猜到了。

    “看在你们好歹好过一场。”陆夫人言辞恳切,一点也不像那个专横跋扈的豪门贵妇,此刻她就是个普通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俞小姐,你救救他吧?我求求你了,只有你才能救他啊!而且,治好了他的失眠症,他也就不会再缠着你了,是不是?”qxuo

    是不是……是不是?

    这个问题,像魔咒一样缠绕着俞桑婉,也是她最不想面对的问题。

    她也很想知道,答案究竟是什么!

    手不由自主的抚上上次的旧伤处——那里似乎还在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俞桑婉朝着陆夫人点点头,口气里有着决绝的意味,“好,我答应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唇角几不可查的勾起,分明是得逞后自得的神色……

    实验室。

    这一次,俞桑婉是自觉自愿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陆夫人看着她,问到,“俞小姐,你留个号码吧!一会儿你的情况可能会不太好,总要有人能陪着你,是不是?”

    俞桑婉吞了吞口水,脸色已然白了,“好,我有个朋友,叫做裴珮,她的号码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俞桑婉闭上眼,犹如壮士断腕。“你们开始吧!

    实验员看看她,“俞小姐,还是给您绑上吧?不能打麻药,会很疼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秀眉紧蹙,想到上次的经历,她无声的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实验员走上来,用绑带绑住她的四肢。俞桑婉闭上眼,不敢面对即将发生的事。她毕竟是个女孩,被人生生从身上剜下来一块肉……那该有多疼啊!

    袖子被高高挽起,肌肤上一阵冰凉的触感。俞桑婉知道,那是他们在给肌肤消毒。刀子落下来,俞桑婉浑身不由自主的紧绷……刀子刺入皮肉,痛感慢慢加剧!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原本是想要大叫,但是她也明白,即使喊得再大声也是没有用的。这是她心甘情愿的!

    实在是太疼了,实验员给她嘴里塞了块毛巾。俞桑婉紧咬着毛巾,虚汗渗透肌肤,成片往下滚落,身上的t恤很快就湿透了。

    她这个样子,那些实验员都不禁动容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们,快点……”俞桑婉脸色惨白,血色褪尽,靠着惊人的意志力还在撑着。

    长痛不如短痛,实验员手起刀落、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最后,俞桑婉还是没忍住,惊叫着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快!拿止血散来!”

    “给她开放静脉通道,输液!”

    “纱布、止血钳!”

    实验室里一阵忙乱,俞桑婉意识涣散,隐约感觉到自己被人抱了起来,鼻息间一股浓郁的血腥味,然后就一无所知了……

    醒过来,是在医院的床上。

    俞桑婉本能的将视线落在左臂上,那里已经被洁白的纱布绷带缠绕,看不出来原来的惨状了。她尝试着动了动,似乎也并不是那么痛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俞桑婉自嘲的笑笑,原来并不会死啊,当时她痛的以为会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婉婉。”耳边有个熟悉的声音,小心翼翼的喊着她。

    俞桑婉扭过脑袋,看到在床边坐着的安子皓。

    “你?”俞桑婉下意识的皱了眉。

    安子皓匆忙解释,“你别生气,他们是打电话给裴珮的,但是裴珮在外地拍外景,赶不过来,她就只好打电话给我了。我知道你不喜欢我,我这就出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站了起来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“……子皓。”俞桑婉的嗓音有点哑,“你帮我倒杯水吧。”

    安子皓疑惑的转过身,“婉婉?好!”

    他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励,连倒水的动作都是欢快的。端着杯子送到俞桑婉嘴边,“婉婉,给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左手不能动,只能拜托安子皓,“你扶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安子皓又是一愣,扶着她起来的一瞬,脸颊都红了。

    灌下去一大杯水,俞桑婉感觉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安子皓这才问她,“婉婉,你发生了什么事?怎么会把自己伤成这样?我从他们手上接过你,你满身都是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微垂着眼帘,苦涩的勾勾唇角,“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什么都没说,那些事情都过去了。

    安子皓看出来了,便也不问,“婉婉,我知道你最近为了挣钱,接了很多兼职……其实你不用担心,我对你做过那样的事,也不敢奢望和你重归旧好,这样,你要是还担心……我可以睡在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子皓。”俞桑婉突然打断他。

    “嗯?”安子皓一愣。

    俞桑婉抿嘴笑了,笑容里净是沧桑。

    她捂着左手上的纱布,仿佛一下子成熟了很多,“我不恨你了,以前的事情,我们都忘了吧。现在,我爸受你们照顾,我是感激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婉婉。”安子皓有点反应不过来,他就这么被原谅了?他曾经对她……

    俞桑婉笑着摇头,闭上眼躺下,“我想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休息吧!”安子皓忙替她拉好被子。

    俞桑婉转了个身,背对着他。

    其实,和安子皓之间的一切,算得了什么呢?安子皓对她没有过真心,她何尝不是一样?如今这样轻易的就原谅了,说到底是因为不在乎。

    只是,她手上的这个伤疤,什么时候才能愈合?

    实验员拿到了她的组织,很快就能研究出来吧?她身上究竟散发出什么味道,能够让陆谨轩安然入睡……研究有了结果,他就真的不再需要她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俞桑婉把自己蜷缩成一团,浑身都在发抖,眼泪却一滴都没有。若是从此再无瓜葛,她希望她爱的他——夜夜好眠、眼底不再有血丝……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