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72章 我怎么会不在乎你

    陆谨轩自然明白她是什么意思,“婉婉,你病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嘁!”俞桑婉干涩的摇头笑笑,压根没把他的话听进去,“陆总真是了不起啊!想要做的事,就没有做不成的。看来,我这个‘安眠药’昨晚的药效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,陆谨轩心如刀绞。他自己做的事,现在连辩驳的权利都没有。

    俞桑婉掀开被子下床,陆谨轩忙跟在她身后,“婉婉,你身体还没有好。”

    “噢?是吗?”俞桑婉声音轻飘飘的,满含着戏谑,“所以,你有理由将我留在这里,继续让你夜夜好眠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是……”陆谨轩焦躁的扶额,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俞桑婉抬头看他,眸光是那么陌生,“可是,怎么办?陆总,我不想继续当你的安眠药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扼住她的手腕,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俞桑婉的视线慢慢下移,落在他的手上,开口是冰冷的语调,“不放手吗?”

    陆谨轩垂眸凝望着她,她知不知道……他舍不得放,不敢放!?

    “呵。”俞桑婉轻笑,“陆总,其实你真不必因为我这个‘安眠药’花这么大的心思,像你这样的人……想要好好睡一觉有那么困难吗?我对你来说,算个什么啊!”

    陆谨轩接了她的话,“对!像你说的,我想要睡一觉有的是办法……我为什么一定要你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也不想知道!”俞桑婉手一挥,想要挣脱他。

    陆谨轩轻松扼住她,她根本无法得逞。

    俞桑婉越发激动起来,想起这段时间他对她的种种,疯了一样抗争,“陆谨轩,你给我放开!你除了强迫我、欺骗我,你还会什么?你没有心,你只在乎你自己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不在乎你?”陆谨轩一滞,除了陆昱轩,他还没有这样在乎过谁!“你真的是蠢吗?我在不在乎你,你都感觉不到?”

    “对!”俞桑婉眼眶红了,睫毛湿了,“我是蠢,蠢到以为你对我一见钟情!你敢说,你是在温泉那一晚就喜欢上我了吗?你是因为那晚的相遇,认定我了吗?”

    陆谨轩怔住,他给不了肯定答案……那个时候,的确不是。

    “看吧!”俞桑婉干涩的笑笑,“不是吧?陆总,你不要在把喜欢我挂在嘴边了!你不是,你不要骗我,也不要骗你自己了!不累吗?”

    语毕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儿?还病着,不许走!”陆谨轩拦住她,已然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俞桑婉抬手指指这奢华的病房,“陆总,我说了,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!这种地方,像我这种普通人,是住不起的。还有,像我们这种人,没法陪你玩!”

    陆谨轩盯着她,一错不错,“我问你,是不是不论我怎么说,你都不信,我是喜欢你的?!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!”俞桑婉咬牙、红着眼点头,“不相信!”

    静默,长久的拉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陆谨轩只说了一个字,便慢慢松开了俞桑婉,缓缓转过身背对着他,再没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俞桑婉心上酸涩的厉害,胸腔憋闷的像是要裂开,不知不觉,眼泪已经布满了脸颊。盯着那一抹俊逸、挺拔的身形,俞桑婉贪婪的看着,直到最后一颗,她在意的问题还是……她怎么会只是他的‘安眠药’?

    重重闭上眼,蓦地转过身,跑出了病房。qxuo

    身后‘嘭’的一声,房门关上。陆谨轩倏地攥紧手心,感觉心底某个地方黑了、冰冷的一片。曾经,他以为阳光照进来了!可是现在,他又是一个人了……

    跑出医院门口,安子皓竟然还在等着。

    “婉婉!”看到俞桑婉出来,安子皓急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俞桑婉一怔,没想到他竟然在。“你,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我是……”安子皓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,“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皱眉,情绪有些激动,“安子皓,你不要对我这么好!你现在是怎么了?你以前不是这样的,你不是很看不上我吗?你好像完全变了个人,我已经一无所有了,你还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安子皓被她说的,脸色都白了,“对不起,我没有什么企图,我现在这样,还能有什么企图?”

    “安子皓!”俞桑婉陡然拔高了声音,“不要想那些不可能的事,即使我不恨你了,但你伤害我的事,我永远不会忘记!我绝对不会在同一个人身上栽两次的!”

    安子皓低下头,讪讪的答应,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俞桑婉又有些后悔。她这是对着他在发泄吗?安子皓再不好,也不该是她发泄的对象。她和陆谨轩之间的事,只能怪她自己。

    安子皓静静的守在一旁,等了会儿,“婉婉,上车吧!一晚上没回去,家里会着急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笑了,家里会着急?不……不会的,家里不会有人为她着急的。

    安子皓拉开车门,“回去吧!”

    俞桑婉疲倦的点点头,上了车。

    病房楼上,陆谨轩拿着望远镜,将门口的情况看的清清楚楚。直到车尾消失不见,他才猛地扬起手臂,将望远镜狠狠往地上一砸,‘嘭’的一声巨响,惊天动地!

    原舍。

    陆谨轩走进玄关,头发、衣衫都有些凌乱。

    陆夫人走过来,看着他,不由惊讶,“儿子,你这一晚上,是去了哪儿?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子?”

    她要怎么相信,这是她玉树临风、风流倜傥的儿子?

    陆谨轩好半天没说话,像是隐忍了半天,蓦地看向陆夫人,薄唇开合,语气甚是薄凉,“妈,你……就见不得我半点好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夫人一怔,神色仓皇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陆谨轩狭长的眼睛半眯起,讥诮道,“是你,是你告诉婉婉的!她现在,不相信我了!她说,她不要做我的‘安眠药’!”

    陆夫人有些心虚,“儿子,我还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了!”陆谨轩突然咆哮起来,双眸赤红,“够了!!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