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71章 陆总,睡得好吗

    俞桑婉是一个人出去的,却是和安子皓一起回来的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俞致远和安道勋自然是乐见其成。安太太从厨房里出来,笑嘻嘻的看着俩孩子,“婉婉,你出去买酱油啦?我忘了告诉你,橱柜里还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失魂的笑笑。

    安太太一愣,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妈,你别问了,婉婉不舒服。”安子皓扶着俞桑婉往浴室里去,小心呵护的样子。“婉婉,你在这儿等会儿,我去给你拿干净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默默点头,精神却还是很恍惚。

    热水洒下来,俞桑婉紧紧抱紧自己。闭上眼,脑子里全是陆谨轩的脸,怎么都挥之不去……

    夜晚。

    俞桑婉缩在俞致远房间的小床上,裹着被子瑟瑟发抖。她紧闭着眼,呼吸粗重,嗓子眼不时逸出痛苦的"shen yin"。

    黑暗中,俞致远睁开眼摸索着要开灯,“婉婉啊,我口渴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俞桑婉无意识的哼着,并不是回答他。

    “啧!”俞致远不耐烦了,“婉婉?快起来,你怎么睡的这么死?”

    俞桑婉似乎听到父亲在喊她,但她费了半天劲也没法睁开眼,上下眼皮好像用胶水黏住了一样。她动了动嘴,想要答应一句,但喉咙口却像是被火烧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慢!”

    俞致远越发不耐烦,口气很是恶劣,“你要是不想伺候我,就让子皓来!”

    说完,朝着外面吼了起来,“子皓、子皓!”

    他这么大的嗓门,自然惊动了隔壁的安子皓。安子皓匆忙赶了过来,打开灯。一眼就看到俞桑婉费劲的挣扎着要起来,她脸色苍白看起来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叔叔,您要什么?”安子皓慌忙走过去,先安抚焦躁不安的俞致远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安子皓也看出来,俞致远对这个女儿实在称不上疼爱。

    俞致远一脸不高兴,“口渴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倒水。”安子皓忙倒了杯水,喂给俞致远喝。

    俞致远喝了水,看看一旁似乎还没醒过来的俞桑婉,这火气非但没下去,反而是烧的更旺了。他现在上半身能动了,虽然还不太协调……一扬手臂,将桌上的热水瓶泼向了俞桑婉!

    “叔叔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水瓶里滚烫的水洒出来,烫在俞桑婉身上,俞桑婉一个激灵,猛地睁开眼惊呼出声。水瓶没落在地上,而是滚在了俞桑婉的小床上。

    “婉婉!”安子皓急急上来,扶起俞桑婉,紧张的捧住她被汤的手,“都红了!疼……”

    扶住她的手,安子皓才发现,俞桑婉浑身都是滚烫的!

    刚才他也以为,俞桑婉是睡的太沉了、以至于没能及时起身给俞致远倒水,可是现在看来……她是因为病了!

    安子皓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,蹙眉急道,“婉婉,你发烧了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俞桑婉神色懵懂,似乎不明白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俞致远眼眸动了动,张张嘴。

    出口依旧很冷漠,“发烧?我看她是厌烦我这个老不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叔叔!”安子皓都听不下去了,不悦的打断他,“你别说了!婉婉在发烧,她今天出门,是浑身湿透着回来的,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!我问她她也不说。”

    俞致远一愣,很快又嗤笑道,“她能有什么事?死不了!”

    “叔叔。”安子皓心惊,他是对不起俞桑婉,但他们毕竟不是血亲,饶是他也无法理解,为什么俞致远能够这样绝情。“婉婉是你的女儿啊!你为什么对她这样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致远被问的说不出话来,眸色却更加深沉了。

    安子皓抱起就差晕过去的俞桑婉,径直出了房门。“婉婉,撑着点,去医院啊!”

    俞致远失了神,喃喃道,“婉婉……”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公寓门洞里的感应灯亮起,安子皓抱着俞桑婉匆匆出来。

    刚走下台阶,就被人挡住了。

    安子皓一愣,竟然是……陆谨轩。

    原来陆谨轩一直没走,他一直守在安家楼下。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也不知道该拿俞桑婉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陆……总?”安子皓平生出几分惧意。

    陆谨轩看都不看他,直接上来从他怀里抱起俞桑婉,感受到她身上滚烫的温度,心尖猛地抽痛,知道一定是下午落水的原因……这个破落小区的人工湖,实在是不干净!

    他抱着人往车上走,安子皓紧跟在他身后,“陆总,你要带婉婉去哪儿?”

    陆谨轩好似没有听见,抱着俞桑婉径直上了车。安子皓哪里放心?他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怎么了,但俞桑婉现在不想在他身边,他就不能看着不管。

    一路跟在陆谨轩的车后面,到了earlprivatehospital。

    安子皓在门口就被人拦住了,“先生,这是私立医院,您不能进去!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朋友……”安子皓着急,却只能无奈的被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病房里。

    “急杏肺感染。”医生给俞桑婉看过诊,收起听诊器,“加上体质虚弱,抵抗力,所以烧的有点严重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点点头,视线一直没有从俞桑婉身上移开过。

    护士进来,给俞桑婉输液。用过药,俞桑婉慢慢稳定下来,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了。

    贵宾级病房,四下里很安静。

    陆谨轩像往常一样,把俞桑婉抱进怀里。他小心翼翼的低下头,吻在她眉心,“婉婉,我没有骗你……我真的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用了药,俞桑婉出了很多汗,身上黏糊糊的。即使这样,陆谨轩也舍不得松开她。有着严重洁癖的他原来不知道,他也可以不介意……只因为这个人是俞桑婉。

    俞桑婉睡的昏昏沉沉,感觉做了一场绵长的梦。

    梦里是什么场景她记不得了,醒过来,只觉得痛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睁开眼,毫无意外的窝在陆谨轩怀里。

    他安静的睡颜,和以往一样。那时候,她有多喜欢,现在就有多讽刺!她盯着他看,迫切想要知道,他醒过来会以什么样的神态面对她?qxuo

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她的注视,陆谨轩眉头皱了皱,缓缓睁开眼。“婉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无声的勾唇,言语间满是嘲讽,“陆总,睡的好吗?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