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68章 那个树上掉下来的女孩

    手伤没有什么大碍,俞桑婉想要出院。

    “不能在这里多休息几天吗?”陆谨轩皱着眉,一脸不高兴。

    俞桑婉回头去看他,握住他的手,“可是,我要照顾我爸。你要让安子皓一直照顾他,和他培养感情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问题,陆谨轩眉头皱的更紧,“婉婉,你父亲他……也并不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俞桑婉先前也留意到了。如果说,陆谨轩是因为陆昱轩的问题而无法接受俞致远,那么,俞致远对陆谨轩的抗拒就……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早在陆谨轩之前,俞致远就已经要他们分手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原因吗?”陆谨轩蹙眉,深感其中有蹊跷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俞桑婉摇摇头,“谨轩,你和我爸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的关系这样,最为难的还是她。

    陆谨轩揉揉她的脑袋,“你先回去,这些事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俞桑婉收起愁容,她就是这么信任他,可以毫无理由。

    陆谨轩一直把俞桑婉送到安家小区门口,俞桑婉转身要进去,他还勾住她的手指不放人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呀?”俞桑婉抿着嘴笑,“放手呀!”

    陆谨轩板着脸,“我有几句话要交待你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俞桑婉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的想笑,“陆少爷吩咐,我听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和安子皓靠太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俞桑婉点点头。

    陆谨轩想了想,补充道,“保持三米以上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俞桑婉讶然,“他们家很小的。加起来,还没有迎舍的主卧大。”

    “穷鬼。”陆谨轩得意的抬了抬下颌,放宽政策,“那就一米,不能再近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俞桑婉忍着笑点头。

    陆谨轩知道她的心思,捏捏她的鼻子,“还有,不许主动找他说话,他跟你说什么,你就点头、摇头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俞桑婉一个劲的点头,“保证做到。”

    其实怎么可能?虽然她并不想招惹安子皓,但是只是摇头、点头,不是太奇怪了吗?

    “那我走了啊!”俞桑婉晃晃他的胳膊,“我会给你打电话的。”

    不得已,陆谨轩只能松开她。看着他那依依不舍的小眼神,俞桑婉踮起脚来,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,“行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今晚加班不行吗?”陆谨轩突然出口。

    “啊?”俞桑婉脸上一热,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,“这个……也不是我说了算的。”qb17

    陆谨轩眼底顿时有了笑意,“你同意了?那我就安排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”俞桑婉臊的不行,“我不知道!我才不管,我走了!”

    看着她跑远,陆谨轩眼底的笑意都要满溢出来了。就这么定了,马上让越泽来安排这件事,嗯!

    俞桑婉一路跑回去,心跳的厉害。俞致远和安道勋正在下棋,见她回来,俞致远问了句,“有什么高兴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俞桑婉一慌,支吾道,“没有啊!”

    俞致远倒是没有多问,只淡淡说道,“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,这就对了。前段时间看你天天愁眉不展,只不知道怎么劝你。生活总是要继续的,以前的事,过去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低下头往洗手间走,“噢。”

    洗手间里堆着脏衣服,俞桑婉分类放好,机洗的扔进洗衣机,手机的拿水泡好,准备开始洗。

    手还没沾湿,手机响了起来。俞桑婉拿起来一看,是个陌生号码。她疑惑的接起,生怕是个广告,“喂?”

    “喂。”里面是个女人的声音,有点熟悉。“俞小姐,能听出来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,俞桑婉下意识的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心,“陆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记杏。”陆夫人满意的笑了,开门见山到,“俞小姐,我现在你家楼下,有几句话……关于谨轩的,你能下楼来一趟吗?”

    关于谨轩的……这是俞桑婉的死穴,陆夫人倒是拿捏的很好。俞桑婉点头答应,“好,我马上下来。”

    惦记着陆夫人的话,俞桑婉连围裙都没解开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俞致远和安道勋都看见了,“婉婉,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下楼买瓶酱油。”俞桑婉随便找了个理由,急忙就下楼了。

    到了楼下,俞桑婉四处张望,在小区的广场见到了陆夫人。她带着礼帽、墨镜,四十多岁的人,看起来就像是陆谨轩的姐姐一样。

    “陆夫人。”俞桑婉有点紧张,想起上次受到的遭遇,她害怕陆夫人。

    陆夫人红艳的唇瓣一勾,“坐,不用紧张,我今天不会对你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俞桑婉在距离陆夫人一臂的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拐弯抹角了。”陆夫人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,“直说了吧!你知不知道,谨轩为什么那么依赖你?他是不是说过,他离不开你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顿住,尴尬的摸了摸脖子顿住,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陆夫人笑了,“你是不是以为,这是相爱男女之间的海誓山盟?”

    俞桑婉疑惑,难道不是吗?但她觉得,陆谨轩的话应该不是山盟海誓那么简单……他那样的人,要么不说,既然说了,就一定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陆夫人仰头叹了口气,“你知不知道,谨轩他……有病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猛地一怔,不明所以的看着陆夫人,“陆夫人,您这话,是什么意思?谨轩他,到底得了什么病?”

    陆夫人转过脸,正视着俞桑婉,“你不知道吧?谨轩有失眠症,从他弟弟失踪那一年起,七年了……严重的失眠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愣住,她的确是不知道。但是,因为陆夫人的话,脑子里闪过一些片段……

    陆夫人接着说道,“说来也奇怪,那么多专业的治疗师都治不了他这病,偏偏一个从别院树上摔进温泉池里的女孩子……竟然能够让他安然入睡。”

    嗡……

    脑子炸了,俞桑婉浑身僵住,一个从别院树上摔进温泉池里的女孩子……不就是她?和陆谨轩第一次相遇的那一天,她怎么会忘记?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