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64章 他为她病入膏肓

    “请问,是俞桑婉小姐吗?”

    俞桑婉正吃着饭,却听到有人叫自己,回头一看,是穿着对面餐厅制服的人。她点点头,“是的,请问……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。”那人把食盒递给她,“这是一位先生为您订的,您拿好,祝您用餐愉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一怔,拎着食盒不明所以,“先生?哪位先生?”

    那人笑着摇头,“这我就不清楚了,我只是负责送饭的……听我们店员说,是位很英俊的先生!比你们这儿的男主角都好看呢!嘻嘻……”

    比男主角还英俊的男人……会给她订饭送来的。俞桑婉控制不住的想,会是他吗?不可能,他们已经分手了!他不要她了。可是,除了他,还有谁会这么做?

    俞桑婉完全没了吃东西的**,放下食盒冲出片场。

    “婉婉!”安子皓跟在她身后跑出来。

    俞桑婉喘着气,四处张望。他定了对面餐厅的饭菜,他知道她在这里……那他人是不是也在这里?他来看她了吗?他到底是舍不得她的……会不是这样?

    可是,四周除了川流不息的车辆,哪里有陆谨轩的影子?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泄气了,往地上一蹲,捂住脸、肩膀轻轻颤动。

    安子皓皱眉看着她,“婉婉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俞桑婉捂着脸摇头,“没事、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他走了,她的心上漏了个大洞,怎么会没事?但是这种感觉,旁人怎么会懂?

    路边,一辆卡宴开过。陆夫人扶着昏过去的陆谨轩,眼底满是担忧,“儿子,你别吓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车子开过,俞桑婉才将手挪开,陆谨轩已经走远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原舍。

    气氛凝重,季晴和一众专家在房间里给陆谨轩看诊。

    陆夫人抱着胳膊,看看唐越泽,又看看管家,嘴角噙着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“所以,事到如今,还是不说?!”

    尾音陡然拔高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唐越泽蹙眉,他是陆谨轩的心腹,万事都是为了陆谨轩考虑的。“夫人,属下是为了大少爷好!属下这条命是大少爷的,永远只效忠于他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陆夫人冷笑,“够了!他是我儿子,难道我会害他吗?”

    唐越泽不以为然,陆夫人不会害大少爷,但是会……逼他。

    眼下情况严重,管家看在眼里,着急啊!“夫人,恕我多嘴,您别逼唐先生了,季晴和那些专家都没有用的,如果有用……这么多年,大少爷早就好了!”

    这一点陆夫人怎么会不清楚?

    陆夫人挑眉,看向管家,“仲叔你都知道些什么?说说看,谨轩前段时间状态为什么这么好?”

    上次陆谨轩带着俞桑婉回去,陆夫人已经发现了。儿子眼圈再没有黑过,整个人精神饱满,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。那段时间,观潮管家也说,陆谨轩身体的‘那个人’没有淤出现。

    “仲叔!”唐越泽急了,朝管家摇头。

    管家皱眉,叹道,“唐先生,别瞒了,就是因为俞桑婉。”

    “俞桑婉?”陆夫人下意识的重复,震惊不已,“为什么?怎么会是因为她?”

    唐越泽焦躁的闭了闭眼,这事是瞒不住了。

    管家继续说到,“这一点,我们不清楚。事实是,大少爷遇到俞小姐,只有和她在一起才能安然入睡……情绪急躁的时候,也只有俞小姐能够安抚她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拧眉,想不透,“总有些道理,不会无缘无故这样,唐越泽,事到如今你还不打算说?”

    唐越泽吐了口气,只能说了,“大少爷说过,俞小姐身上的味道让他觉得很安心。”

    身上的味道?陆夫人眉心紧蹙,暗暗思索。

    唐越泽忙着补充,“夫人,大少爷离不开俞小姐,他们分手之后,大少爷就成了这样……夫人,为了大少爷好,您千万不能伤着俞小姐,这世上可只有一个俞小姐!”

    陆夫人沉着脸,纤长的手指扶着下颌。

    “夫人?”唐越泽疑惑。

    陆夫人蹙眉咂嘴,“啧!这事儿我来安排,我怎么能看着自己儿子这么耗干?”

    东华大学。

    俞桑婉下了课,背着书包往外走。

    今天没有活,可以早点回去陪着俞致远,她现在对于住在安家还是不适应。她想着,只要父亲和安家清楚,她和安子皓是绝对不可能了……事情就解决了吧。

    校门口,陆夫人的正等着她。

    “俞桑婉?”

    陆夫人转动着手指上的宝石戒指,笑意淡淡的看着俞桑婉。

    俞桑婉怔忪,看着眼前雍容华贵的夫人,茫然的点点头,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我是谁吗?”陆夫人笑的客气而疏离。

    俞桑婉想了想,陆谨轩的五官其实是随了他母亲,这么近距离的看着陆夫人,还是能看出来些的。再加上陆夫人这通身的气派,还有身后那辆熟悉的豪车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“陆夫人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眼底闪过一丝讶异,“比我想象的聪明啊!我们没见过,却一下子就猜到了我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陆夫人,您过奖了。”俞桑婉微微躬身,“不知道您找我是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陆夫人浅笑,不答反问,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俞桑婉咬了咬下唇,知道她一定是为了陆谨轩的事而来,但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都没有出面,怎么分手了还找上门来?难道,陆夫人还不知道?

    “陆夫人,我和谨轩已经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谨轩?陆夫人微微诧异,能叫这个名字的……并没有几个人。

    陆夫人眼波流转,叹道,“俞小姐,即使是分手了,你也不能看着他病入膏肓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俞桑婉被这话吓了一跳,“谨轩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陆夫人蹙眉,“你还是很紧张他?”qb17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俞桑婉语滞,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勾了勾唇角,“紧张也没有什么,眼下就需要你帮帮谨轩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吗?”俞桑婉诧异,她还以为陆夫人是不愿意她和陆谨轩接触的。

    陆夫人点点头,指了指车子,“当然,我这不是来接你了吗?俞小姐,要帮谨轩请上车吧!”

    俞桑婉心里只想着陆谨轩和‘病入膏肓’四个字,没有多问,弯腰上了车……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