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62章 收回给她的所有

    为了俞致远的医疗费,俞桑婉拜托了裴珮给她找活。

    俞桑婉虽然刚入这一行,但因为自身条件不错,接了好几个平面广告。

    这天结束之后,裴珮来找她,“婉婉,一起回去……我也去看看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俞桑婉收拾了东西,两个人一起赶去医院。

    裴珮盯着她消瘦的脸颊,摇头直叹,“婉婉,瘦了好多啊!这才几天?脸颊都凹进去了,这儿没别人……说实话,心里难受吧?”

    俞桑婉一怔,扯扯嘴角,“……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,过去了……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陆谨轩了。手机里,也再没有过他的信息、电话,他们是真的断了……

    东华总裁室。

    唐越泽把平板放在陆谨轩面前,小心观察着他的神色。

    陆谨轩扫过那些照片,有俞桑婉在医院里洗衣服、打水、打饭的,那家破医院那么小,俞桑婉晚上要陪床,只能缩着身子睡在那么小的板床上!气死她可以……不用吃这种苦的!

    后面,还有俞桑婉上课、接广告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推开平板,蹙眉扶额。

    他是这么放不下她,为什么……偏偏是俞致远?

    唐越泽看他这么痛苦,壮着胆子劝到,“大少爷,二少爷的事情……俞致远只是无心,这件事也不是俞致远能够做出来的,罪魁祸首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陆谨轩焦躁的打断他,这个道理他会不懂吗?但即使俞致远不是罪魁祸首,就能改变他曾经间接害了陆昱轩的事实吗?

    “以后不要再提这件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唐越泽拧眉,“可是,大少爷,您的身体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但陆谨轩眼下浓重的黑眼圈和眼底遍布的血丝已经说明了一切——没有俞桑婉,他的日子过的很艰难!

    唐越泽还有另外一层担忧,因为俞桑婉能够让陆谨轩安然入睡,陆谨轩的情绪很长一段时间稳定了许多,‘那个人’也没有出现过,但现在俞桑婉走了……一切就很难说了。
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陆谨轩闭上眼,往椅背上一靠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俞桑婉和裴珮赶到医院,却没想到——

    “什么?”俞桑婉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,“出院了?我是他女儿,我没有来办理出院手续,你们怎么能让患者出院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。”护士解释道,“是你们的亲戚来办理的啊,而且,患者是清醒的……他愿意跟他们回去啊!一切程序都是合理合法的,我们可没有超出常规赶患者走。”

    看到病历上的签字,俞桑婉重重叹了口气,“呼!”显然是很焦躁。

    ——安家。

    尽管她那么反对,俞致远还是去了安家!

    裴珮也看到了,没忍住,“这是怎么回事啊?你这爸爸,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!前段时间看着实在是可怜……但是,这不是明摆着把你往安子皓身边推吗?”

    俞桑婉烦躁的理了理头发,“先过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“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安家现在的地址,裴珮在路上给安子皓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安子皓一听他们要过去的目的,愣了,“你是说,俞叔叔现在在我家?”qb17

    裴珮口气不好,“你装什么蒜啊?安子皓,你别以为帮了婉婉,就可以和她重归于好,就你以前干的那些龌龊事,我都不稀的鄙视你!你要是真心悔过,就放过婉婉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安子皓急忙解释,“这事我真不知道,我现在就过来,你们在哪儿,我去接你们。”

    安子皓匆忙赶来,接了俞桑婉和裴珮去了安家。

    鼎泰已经破产,安家连原先的房子都卖了,现在住在一栋半旧不新的公寓里。

    裴珮看好戏的睨了安子皓一眼,“嘁,攀上那位千金,就换来今天这些啊?”

    安子皓无地自容,不好说什么,只看着俞桑婉,“婉婉,就在上面……我们上去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俞桑婉点点头,她现在只想父亲,其他的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进了公寓,门一开,是安太太,里面还有俞致远和安道勋说说笑笑的声音。“婉婉啊,你来了?”

    安太太看到儿子,顿时笑的更甚,“子皓,你是和婉婉一起来的吗?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俞桑婉下意识的皱了眉。安子皓急忙朝母亲摇头,“妈,你别瞎说……婉婉该不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见儿子这样的态度,安太太更高兴了,“好好,我不说了,你终于知道顾着婉婉的情绪了……早该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听不下去了,径直上前,看到俞致远在窗前坐着,“爸,我们走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……”俞致远一愣,他有心反抗却做不到,只能气呼呼的反对,“我不走!俞桑婉,你看看你这样,像什么样子?怎么能对你叔叔阿姨这么没礼貌?”

    “爸!”俞桑婉忍无可忍,“我们和安家已经没有关系了!没有理由麻烦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?”俞致远冷着脸,“你和子皓订过婚,怎么会没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没想到,事到如今,父亲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气氛一下子凝滞,安道勋站起来打圆场,“呃,婉婉啊,订婚这事儿……我们就不提了,的确是子皓对不起你。但现在呢,你爸需要人照顾,家里始终比医院好是不是?你要上学、要兼职,白天总是顾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安太太也上前来劝,“你看看你爸爸的手,白天你不在,被水汤着了!”

    俞桑婉惊异,看了过去。俞致远的手上的确是缠着纱布,她不由皱眉,“爸,你为什么要自己做呢?”

    “不自己做?哼!”俞致远冷笑,“你以为那些护士都有空伺候我吗?”

    这是实话,他们没有请看护,护士总有照顾不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俞致远的身体,因为前段时间唐越泽找来的专家,稍稍有了起色,双手能动一些了,上身也能勉强移动……如果继续治疗,还会更好。只是现在,陆谨轩已经将这些全部收回了!

    看着父亲手上的纱布,俞桑婉为难了,她个人的感觉,怎么比得上父亲的安危?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