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60章 你永远不会知道

    陆谨轩握着手机,里面躺着条信息。

    正是俞桑婉发给裴珮的那条……她删了,他又让人恢复了。明知道她还在想着离开她,他却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。”唐越泽站在他身后,“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陆谨轩勾起唇角,笑容没有一丝温度,“去接她,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,怎么能少的了她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唐越泽低下头,他刚才分明看到了大少爷眼中那么一抹绝望……大少爷,也会绝望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海边,安子皓跳上小艇,把手伸给俞桑婉,“婉婉,来,跳上来!”

    俞桑婉有些怕,咬牙握住安子皓的手,一跃跳了上去,力道没掌握好,一下子磕到了膝盖,疼的她龇牙咧嘴。安子皓忙扶住她,“婉婉,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俞桑婉摇摇头,忍着痛,“没事,快走吧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耽搁不得,安子皓立即发动了小艇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还没开出多久,几辆游艇从四面开了过来,浪花翻腾间将他们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俞桑婉惊的站了起来,拉住安子皓的胳膊,“子皓!”

    安子皓拍拍她的手,“别怕!我一定带你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他一个人、一辆小艇,要怎么和这些人对抗?在海上挣扎了不到一会儿,就无处可去了。浪花将他们全身打湿,安子皓脸色煞白,停在海面上。

    漂泊的海面,其中一艘游艇上,陆谨轩带着唐越泽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小艇上的两个人,目光中净是薄凉之色。

    安子皓吞了吞口水,扶住俞桑婉,无力的摇摇头,“婉婉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皱着眉,“不,应该是我说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眼见他们这副样子,陆谨轩怒火中烧,眸光却是越发冰冷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陆谨轩没有指名道姓,但这话是对谁说的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俞桑婉摇着头,“不……谨轩,你一定要把你弟弟的事情怪在我父亲头上,我无话可说,但是……我是他女儿,我没有办法和你一起恨他!你不要逼我,我一定要回去的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陆谨轩一口气堵在胸口,“你看到这个人渣,怎么还能对你那个父亲有期待?你今天要是走了,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俞桑婉咬了咬下唇,“可是,我就这样看着他受苦,却和你在一起,我……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又是这样的选择。陆谨轩不准备和她讲道理,他把手伸给她,“婉婉,今天对我很重要……你上来,我带你去见爷爷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怔忪,她不明白,在这种情况下,她怎么还能去见陆家长辈?

    艰难的摇了摇头,“不,陆谨轩,我不能跟你去。在你对付我爸的时候,就应该想到,我们不可能了,我不会去见你爷爷……我们分手吧!”

    陆谨轩浑身一凛,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,侧着脑袋小声问道。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分手。”俞桑婉心如刀割,却不得不做出这个决定。既然他们之间有着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,分手是唯一的结果。

    陆谨轩红了眼眶,一下一下点着下颌,狭长的眼线眯起,“婉婉,我们说过要永远在一起……我们相爱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面对质问,俞桑婉不敢看他,别过了视线。

    “这样,你还要跟我分手?”陆谨轩的声音听起来很轻薄,一碰就会碎。

    俞桑婉不忍正面回答,“谨轩,我爸不能没有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几乎要脱口而出……那他呢?他就能没有她吗?他说过多少次,他已经离不开她了!这个女人,一次都没有往心里去吗?

    事到如今,她一心要离开,他还能做什么?陆谨轩点点头,眉宇间已是一片冷漠,“好,我成全你……你走吧!”

    语毕,蓦地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怔住,没想到他就这么同意了,盯着他的背影视线慢慢模糊。

    陆谨轩突然停下脚步,背对着她叹道,“婉婉,你怎么没穿我让你穿的衣服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俞桑婉讶然,他是说那套黑色的衣服?

    陆谨轩摇头嗤笑,又问,“你打开看了吗?”

    俞桑婉沉默,她只是瞟了一眼,真没有看仔细。“怎么了?”qb17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陆谨轩满是讥诮,“俞桑婉,你错过了这个机会,永远不会知道‘怎么了’!”

    “越泽,回去!”

    唐越泽看了看俞桑婉,摇摇头,“是,大少爷。”

    围住他们的游艇四散开,俞桑婉却还没缓过神来,刚才陆谨轩的话,究竟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婉婉。”安子皓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,“起风了,别冻着。”

    “子皓!”俞桑婉一把握住安子皓的手,秀眉紧蹙,“你跟着客人一起来的,知不知道陆谨轩今天是什么活动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安子皓颇为吃惊,脱口而出,“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俞桑婉是神的摇摇头,感觉这个答案……会让她很震惊。

    安子皓想了想,据实已告,“今天,据说是陆谨轩祖父的忌日……陆谨轩从小是跟着他祖父在这座海岛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仿佛被人当头打了一闷棍,整个人都懵了,脑子里嗡嗡作响,什么都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那天,他说,这里是他出生的地方,他说他五岁前住在这里……他说母亲太过强悍、父母貌合神离……他说他很孤单,他不想再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他今天穿了黑色的礼服,那天他吩咐唐越泽,说她的衣服和他配套就好……

    她刚才已经打开盒子,也察觉到异常了,可是……她一心想着离开他,却没有问一问,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!

    “啊!”俞桑婉捂住脑袋,痛苦的哭起来,“对不起、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安子皓看着她,吓了一跳,“婉婉?”

    俞桑婉感觉不到他的存在,一个劲摇晃着脑袋,“谨轩,对不起……我不知道!对不起,让你一个人……可是,我怎么办?我爸爸,你就不能原谅他吗?我没的选,对不起!”

    哭声飘散开,安子皓蹲下来,想要抱住她,最终……还是不敢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