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55章 我也需要你照顾

    听安子皓讲完事情经过,俞桑婉还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俞桑婉摇头,脸色苍白,“这里面一定有误会,他没有理由这么做!他对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俞致远突兀的大笑起来,“他没有理由?好,我就给你个理由!”

    俞致远说出了七年前的事,“知道七年前的车祸吗?当时和我撞在一起的那辆车,里面坐着的就是他弟弟!你跟了他这么久,难道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弟弟!

    俞桑婉惊愕,竟然……是这样!陆谨轩那么紧张他弟弟,找了他这么多年,即使毫无音讯,也从来没有放弃过,现在对慕青岚也完全是因为想要找到他弟弟!

    父亲七年前的车祸,竟然还牵扯到了陆昱轩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不敢往下想,如果真是这样,那就不会错了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俞桑婉睁开眼,如果这真的是他做的,他却在她面前一点也没有表露?而且,还带她度假!等等……俞桑婉打了个冷噤,难道说,陆谨轩带她去度假,就是为了更好的对付父亲?

    要是真的……那他就,太可怕了!

    不行,她不能在这里胡思乱想,她得去见见他,亲口问清楚!

    “我要去问他!”

    一刻不耽搁,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婉婉!”

    “你站住!”

    俞致远和安子皓没能阻拦住她,俞桑婉离开医院,直奔东华总部。

    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总裁室,陆谨轩正在进行一个视频会议,抬眸见俞桑婉来了,匆匆对着话筒里说到,“今天就到这里,时间另外安排,以上就按照我说的做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看他关掉了视频,眉心微蹙。他一直是这么神秘,无论是工作还是家庭,在她面前始终都蒙着一层面纱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是在乎这些的时候,她得要知道,他有没有伤害她的父亲!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来了?”陆谨轩唇角勾起,“今天不是要去学校吗?”

    俞桑婉一错不错的看着他,“教授还没回来,我临时改了主意,去看看我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就注意着陆谨轩的表情。陆谨轩正在给她倒水的动作僵住,不过片刻,眸中已是了然。

    他背对着窗户,轮廓上覆着一层浅薄的阴影,使得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森冷。出口的声音也同样透着薄凉,“我不是说过,你父亲我会安排人照顾好,你这是不信我?”

    他怎么还能用这种口吻,如此冷静的说这种话?俞桑婉惊讶的看着他,那么一瞬,她想……这才是真正的陆谨轩。

    无论他怎么疼爱她、宠她,他都是那个高高在上,无所不能的陆家大少爷!

    “信你?”俞桑婉突然感觉,自己在他面前渺小的不值一提,“信你,就要看着我父亲被你逼上绝路吗?陆谨轩,如果我自己没有发现,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?那是我爸,你觉得可以瞒的了我一辈子吗?”

    “逼上绝路?”

    陆谨轩嗤笑,眼眸中有丝狰狞的色彩。

    突然一扬手臂,凶狠的瞪着她,“那我弟弟呢?他只有十二岁!又是谁把他逼上了绝路?”

    心底残存的一丝希冀也破灭了,陆谨轩果然是要她父亲死!qb17

    俞桑婉眼皮一耷拉,眼泪掉下来,“谨轩,我爸的车祸是意外,他不是故意去撞你弟弟的车的!就连当年的事故处理,也鉴定为多辆车追尾……当时的情况太混乱,我爸爸他也是受害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我不管!”

    陆谨轩不听,他步步走近俞桑婉,伸手把人抱进怀里,“事实是,的确是他!他已经承认了!”

    “不!”俞桑婉觉得此刻的他好陌生,“警方都没有给他定罪,他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蹙眉,很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,他深知继续下去,他们之间只会越发不愉快。“我们不要说了,行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哭着问,“我爸爸已经在床上躺了七年,现在又得了这种病,你要把他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一直问?!”

    陆谨轩怒不可遏,“他对你来说,算是什么父亲?从小没有疼爱过你!为了自己,可以不管安子皓是个什么东西,一次次逼你向他妥协!甚至是后来,只要是个有钱的男人,他都能把你推过去,你在他眼里,压根不是女儿!”

    “即使如此!”俞桑婉哭着摇头,满脸都是泪水,“他也是我父亲,我身上流着他的血啊!”

    抬起手搭着他的胳膊,想要挣脱,“你这么恨他,我说服不了你,但是……他是我父亲,我不可能放着他不管!”

    陆谨轩垂眸看着他,眸光丝丝冰冻,“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想着父亲躺在逼仄的病房里,他的身体已经那么差了,还没有人照顾,安子皓一个大男人,怎么能照顾的好?她是唯一的女儿,自然要去医院照料着。

    “我,要去医院陪着他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陆谨轩双手收紧,扼的俞桑婉肩膀生疼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俞桑婉错愕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不许去!”陆谨轩完全是命令的口吻,不是在和她商量。

    “不许去?”俞桑婉轻笑着摇头,“陆谨轩,他是我父亲!父亲病了,做女儿的理应守在病床旁!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”陆谨轩眉头紧锁,俞桑婉竟然从他眼底看到一种忧伤的色彩。“我也需要你照顾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讶然,“陆谨轩,你要什么没有?你别这样,你以为……你在这样对我父亲之后,我们还能继续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面色一凛,“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俞桑婉喉头发硬,缓缓说到,“你选择把所有的过错归结在我父亲头上,我不了解当年的事,所以我什么都不再说了……但是,在你和我父亲之间,我只能选择我父亲!”

    说完,推开他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“俞桑婉!”

    身后,是陆谨轩悲伤的低吼。

    俞桑婉顿住,听他压抑的控诉,“你说过,在有我的选择题里,你都选我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俞桑婉艰难的点头,“可是,是你先推开了我!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