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54章 他要我死啊

    原本就是为了俞桑婉的身体才会回去圣都,既然意外跑回了东华,也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出了车站,远远就看见唐越泽西装革履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俞小姐……车子开不进来,麻烦往外走一段。”

    经过这么一夜,两个人都有些疲态。唐越泽不明白,大少爷怎么选择这种交通工具回来了?他会买票吗?

    “谨轩。”俞桑婉挽着陆谨轩的胳膊靠在他身上,“饿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哄她,“回家就有好吃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想吃。”俞桑婉指指路边摊,“给我买个煎饼。”

    唐越泽听见了,忙上前,“大少爷,属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陆谨轩忙喝止住他,一脸的不悦,“叫你吗?是让你给买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唐越泽愣住,怎么了?他不就是个下人吗?下人主动干活还有错了?

    陆谨轩拉住俞桑婉,走到摊前,对着老板竖起一根手指。老板一愣,“要一个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点点头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呃,好的……”老板一愣一愣的,这人长的挺好看的,怎么不会说话吗?

    俞桑婉忍不住大笑起来,陆少爷还是很别扭,但是这样她已经很满足了。他能为了她坐绿皮车、吃泡面,站了一夜,还买路边摊,她又有什么不能为他做的?

    “走啦!回家啦!”

    原舍。

    俞桑婉泡在浴池里,感觉一夜的疲惫都在慢慢消散。

    浴室门拉开,陆谨轩走了进来。当着俞桑婉的面,一把扯掉睡袍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俞桑婉惊叫,捂住双眼,“你干什么?出去、出去!”

    陆谨轩抽抽嘴角,立即转身,“好,我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俞桑婉一愣,挪开手,朝着陆谨轩气急败坏的大叫,“你回来!往哪儿去?你不是说,所有的精力都给我吗?你留着要去耗在谁身上?不许走!”

    陆谨轩背对着她勾唇,真是……口是心非的小妖精!

    浴池里炸开水花,俞桑婉被高高托起。她的手覆上他的脸颊,弄得他一脸泡沫。

    “让我走,嗯?装的挺好啊!”陆谨轩坏心眼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俞桑婉低头咬住他的嘴巴,“等着瞧,我要把你榨干!每天!让你没本事再去招蜂引蝶!”

    “那快来吧!我……迫不及待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qb17

    回到东华,生活恢复了平静。离开这么长时间,俞桑婉得把很多事理一理。

    微博、微信很久没上了,这才一上去,就收到了很多信息。有裴珮的,竟然还有……安子皓的?

    但这一次,他们的留言竟然惊人的相似。

    ——婉婉,你去哪儿了?为什么联系不上?你爸爸,你不管了吗?看到信息快回复啊!

    俞桑婉一惊,她爸爸?临行前,她也是有顾虑的,但是陆谨轩说了他会照顾好的。以陆谨轩的能力,唐越泽那样的人……难道还会让她爸爸出事吗?还是说,爸爸的病情有了反复?

    她根本没有考虑第一种情况,几乎是肯定了父亲病情有反复。

    随即给裴珮打了过去,“喂,珮珮。”

    “死丫头!”裴珮的嗓音都快冲破她的耳膜了,“这么长时间,你都去哪儿了?手机不通,往上也找不到你!你这是要抛弃你老爸啊!不是我说你,你爸再不好,你也是他生的!你这次过了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俞桑婉把手机拿开一点,“珮珮,你说慢点,是不是我爸的病严重了?医生怎么说?这样,我跟谨轩说一声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裴珮冷笑着打断她,“你就别谨轩了!就是你的谨轩,让他的人来医院,把你爸赶走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脑子里嗡的一声响,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。但她知道,裴珮是不会撒谎的,“珮珮,你说……说什么呢?谨轩怎么会呢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裴珮口气很硬,“你自己来问你爸爸吧!他亲眼看见的,陆谨轩好狠啊!要了人家的女儿,竟然对父亲这么狠!天底下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?这回,要不是安子皓,你爸早没了!你现在才回来,哭都找不到地方了!”

    这话语里藏着太多的信息,俞桑婉一时消化不过来,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见到父亲。

    “我爸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着急了?”裴珮也知道不能怪她,“等着,我给你发地址!”

    收到裴珮发来的地址,俞桑婉收拾了就赶了过去。那是一家肾病专科医院,和以前住的那家,自然是无法相提并论的。

    匆匆赶到病房,推开门,却看到安子皓坐在床边,正陪着俞致远在说话。

    俞桑婉有点懵,她都多久没见过安子皓了?就连到最后,安子皓都没有给她留下过好印象,现在居然有脸坐在这里?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俞桑婉沉着脸、眉头紧锁,一副不想看见他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婉婉。”安子皓站起来,有些局促。

    俞致远拧眉,低吼道,“你还知道来?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对子皓说话?要不是他,我现在已经下去找你妈了!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俞桑婉还是很抗拒安子皓,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你为什么要转院?唐先生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俞致远冷笑着打断她,“别再提什么唐先生了!俞桑婉,我现在就明明白白告诉你……你必须马上跟那个男的分手!就是他把我赶出来,还不让我们联系的!他这是想要我死啊!”

    俞桑婉不能相信,也无法相信,摇头低喃,“不会的,这里面一定有误会!我给谨轩打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谨轩?”俞致远听到了,大笑,“怎么,不是姜硕了?俞桑婉,你还真是吃里扒外的东西!你知道陆谨轩是什么人吗?你还敢跟着他!分手,马上分手!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俞桑婉不听,掏出手机,“我问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“死丫头……咳咳!”俞致远异常激动。

    “爸!”俞桑婉慌忙上前扶住他,“你不要激动,我总要问问……”

    安子皓开口了,“婉婉,这件事……的确是陆谨轩做的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怔住,不敢相信……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