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52章 所有的精力都给了你

    俞桑婉跑出来,随手拦了辆车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去哪儿?”

    听司机这么问,俞桑婉脑子里一片空白。是啊,她要去哪儿?她是在昏迷的情况下被陆谨轩带到了这里,现在……应该要回东华吧?但是她没有带证件,买不了机票。

    “师傅,去火车站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人来人往的火车站,到处充斥着一股混杂的气息。俞桑婉一身奢华的礼服站在这里,是这么格格不入。她突然觉得心酸,她和陆谨轩之间不也正是这样?

    终究……是不相配的吧?

    由于没有证件,俞桑婉只能买最普通的客车票。坐这种车的,基本都是生活底层的民众,俞桑婉这样的穿戴,上车就被挤到了角落。更惨的是,她是临时买的票,连个座位都没有。

    正踌躇着该怎么办,身后一中年妇女带着孩子撞了过来,“哎呀,杵在这儿干嘛?让让,别当道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看他们大包小包的,慌忙让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视线里看见个空位,车子已经开了,应该是暂时没有人。俞桑婉想了想,走过去准备坐下。

    “哎!让一让,起来!”

    又是刚才那中年妇女,对着俞桑婉的口气很是理所当然。俞桑婉张了张嘴,疑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说的就是你!”中年妇人嗓门很大,把自己那个十几岁的儿子往俞桑婉面前一推,理直气壮,“你也是站票吧?刚才就看见你了,既然是这样,是不是该给孩子让个位?”

    孩子……俞桑婉看看个头都赶上她的男孩,觉得很无语。

    她现在心情很不好,也知道他们生活不容易,想想忍住了,“好,你坐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中年妇人抢到了便宜,嘴巴里还不饶人,“穿的跟个贵妇一样,跑这儿来体验民情来了吗?装!”

    这话,俞桑婉也听到了。她身子微微僵了僵,仰起脸来、眼眶越发酸涩了。现在所经历的一切,无不在提醒着她……她和陆谨轩的差异,有多么大。她生下来就是和这些人一起挤绿皮车的,而陆谨轩随杏去哪儿却是要私人飞机的。

    没有位置可以坐,俞桑婉走到车厢交接处,靠着车厢站着。脑子停不下来,全是宮雪妍穿着陆谨轩的衬衣,而陆谨轩一副刚出浴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叹息着,抱紧了胳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大少。”

    “刚开出?”

    “是,俞小姐穿的很特别、很显眼,应该是她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微一颔首,神色淡淡,却没有人敢质疑他的话,“让车停下来!”

    “是,已经发出通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俞桑婉靠在车厢上,车子没开出多久,就感觉突然又停了下来,里面乘客们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怎么突然停车了?”

    “上面的通知。”列车员正在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时候发车?”

    “也要等通知。”

    列车员简单解释,和乘警一起却好像是在搜寻什么。俞桑婉看了一眼,心想这阵仗,应该是有什么案件吧?这么低调,应该是不想引起乘客们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列车员走到与桑拿身边,盯着她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俞桑婉疑惑,这么看着她做什么?

    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列车员笑着摇摇头,和身边的乘警说了什么,乘警点点头,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看着他们走开,一头雾水。车子很快正常开出,摇摇晃晃,好像并没有什么事发生。

    直到——

    身后脚步声传来,俞桑婉感觉手臂被人一拉,随即靠近一个熟悉的怀抱,那股青木香让她瞬间想要流泪。陆谨轩心跳的很快,开口时小心翼翼,“说了不会离开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!”

    俞桑婉伸手抵着他的胸膛,无奈却推不开。她眼睛已经红了,“你也骗了我!你和那个宮雪妍……”qb17

    “要我在这里吻你吗?”陆谨轩打断她,灼热的气息喷在她脸上,绝对不是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俞桑婉怔住,胸腔里憋闷的厉害,“你怎么这么不讲理?”

    “我解释。”陆谨轩哪里舍得她委屈,他现在姿态放的这样低,为了她他真的把以前没做过的都做了一遍,比如,为了来解释,竟然头一次上了这种绿皮车。

    陆谨轩捧着她的脸,指下的肌肤光滑细腻、看不到一个细小的毛孔。

    “我承认,是我失误了,否则,不会中了他们的计。他们设计弄湿我的衣服,我怕你看到会胡思乱想,才想去洗干净、换身衣服,没想到他们就是设了套让我往里钻!”

    俞桑婉凝望着他,不知道该信还是不该信。

    “不信?”陆谨轩猜到她的想法,拉着她进了一旁的洗手间,“进来!我证明给你看!”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啊?”俞桑婉急的挣扎,“要说就在外面说,进洗手间干什么?”

    洗手间的门被锁上,陆谨轩二话不说握住她的手就去解他的腰带。

    俞桑婉慌了,“你……你不要在车上耍流氓!”

    “不这样,你怎么会相信我?”陆谨轩深邃的眼眸看不到一丝虚伪,“婉婉,我是个男人,所有的精力都给了你了……没有多余的再去应付别的女人,这个你还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俞桑婉脸颊一热,倏地的偏过头。

    他的精力……她是最清楚不过的。今天,他也不止要了她一次。

    “婉婉,要吗?在这里……我对你,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俞桑婉惊慌的立即高声拒绝,脸颊红透,“你还有没有节操了?”

    陆谨轩勾唇笑了,“那……相信我了吗?”

    俞桑婉嘴巴抿紧,秀眉紧蹙,“你的生活,我觉得……离我好远,紧紧是一个还没订婚的对象,都让我……我恐怕应付不了。陆谨轩,你有没有想过,我们或许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脸色沉下来,却没有阻止她说下去。

    俞桑婉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,顿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了?继续往下说啊!或许什么?”陆谨轩呼吸急促,扼住她手腕的力道也慢慢加重,她要是敢说分手,他……他该怎么办?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