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47章 还是不行房的好

    “谨轩!”俞桑婉看到陆谨轩,立即发出求救,“他们、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走过来,把人连着被子一起抱进怀里,脸色阴沉,“你不是让你们好好照顾吗?你们就是这么办事的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医生为难的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,“是这样的,俞小姐已经醒了,昏迷这几天,她身上带着尿管……刚才只是要她配合,把尿管取下来而已。”

    取下尿管……陆谨轩低头看看俞桑婉,知道她为什么抗拒了。

    丝毫不避讳在场的人,低头吻了吻她的额角,“婉婉,我来……行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微怔,她的确是觉得不好意思,但是也没有想过他能为她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刚醒过来不久,但看这阵仗也能想象,陆家在圣都是个什么地位。俞桑婉不愿意承认,像陆谨轩这样的人,和她……似乎就是有着云泥之别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俞桑婉点点头。

    陆谨轩头没都没抬,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少。”

    按照医生交代的,陆谨轩替俞桑婉取出了尿管,“好了,有没有什么不舒服?”

    俞桑婉羞臊的满脸通红,咬着下唇摇摇头,“有、有点。”

    “多喝点水,过两天就好了。”陆谨轩忍着笑,“还不好意思?我对你什么没做过?等你好了,我还要继续做……到时候,你还不好意思吗?”

    俞桑婉嗔怪的瞪他一眼,“这怎么一样呢?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陆谨轩认真的点点头,“那个很舒服,你每次都缠着让我不要停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错愕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刚醒过来的不适,因为陆谨轩这些‘流氓话’而渐渐消散了。

    “来,起来。”陆谨轩用毛毯把人裹住,抱起来,“睡了这么久,身体里集聚的都是寒气,抱你去泡泡温泉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伸手圈住他的脖子,眼里有太多疑惑。比如他们陆家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家族?比如,她是怎么回到的这里?比如……那天那个自称他未婚妻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因为问题太多了,反而不知道从何问起。

    这座院子里就有温泉。

    观潮原本没有,而是从山涧引过来的。

    泡在暖呼呼的水里,那种舒适感一直延伸到头皮。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宠溺的看着她,抬手替她揉捏着关节,“酸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俞桑婉没什么力气,干脆整个人挂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陆谨轩亲吻着她雪白的脖颈,“对不起,让你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闭着眼,声音闷闷的,“那天,我以为……我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静默片刻,陆谨轩听她没继续说,便主动坦白,“宮雪妍,的确是……我家里看好的未婚妻。”

    趴在身上的人浑身一僵,俞桑婉抬起手想将他推开。陆谨轩察觉到了,抱着她不放,眉心微蹙,“婉婉!别动,听我说!我和她什么都没有,订婚不是我的意思……”qb17

    俞桑婉顿了顿,还是伸手将他推开,“放开!”

    “不放!”陆谨轩紧紧箍住她,哪里肯松手?

    温泉池里,水花四溅。

    俞桑婉发起狠来,陆谨轩不是第一次领教。她踩着他直接蹦高,狠狠的咬住他的肩膀,这一次真是用了很大的力气。陆谨轩掌心托住她的背,咬紧牙关、隐忍不发,任她发泄。

    “你这算什么?”俞桑婉感觉一拳头砸在了棉花上,松开他,“既然这样,为什么还要向我求婚?这就是你们富家公子的情趣?”

    “婉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话!”俞桑婉激动不已,她以为活下来能听到不一样的解释,“所以,我这次……货真价实成了第三者!你把你的未婚妻至于何地?陆谨轩,你不该救我的!你应该让我死在南极!唔——”

    陆谨轩低下头,强行吻住她。

    这样的吻,激烈的像是厮杀。牙齿碰撞,咬破肌肤,满嘴都是血腥味。俞桑婉拼命抗拒,可是陆谨轩却没有停下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是身体像火一样滚烫,俞桑婉意识到他要做什么,失声惊叫,“陆谨轩!这种时候,你还能对我做这种事?我不要、不要!你快停下,不然我不会原谅你!”

    “由不得你不要!”

    陆谨轩不想停,他也停不下来!他本意并不想在这个时候要她,但她病了这些天,他也忍了这么久……他对她本来就没有多少抵抗力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俞桑婉闭上眼,所有的抗争宣告无效。

    身子没在水面下,朦胧的水汽蒙上一层情热的色彩……

    事后,陆谨轩把俞桑婉清洗干净,俞桑婉已经一点力气都没了,埋首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婉婉。”陆谨轩把人抱回房里,放进被窝里,俞桑婉闭着眼不理她。

    一开始,陆谨轩以为她是跟他闹脾气,蹙眉道,“别多想,我说了她什么都不是,绝对不是敷衍你。”

    拥着她入睡,慢慢感觉怀里的人浑身滚烫。陆谨轩这才慌了,抵着她的额头,惊觉俞桑婉身体不对劲!忙掀开被子,“婉婉、婉婉?”

    “来人!叫医生来!”

    深夜,医生再度被叫来。

    陆谨轩身上只一件睡袍,松松散散,“她怎么样?”

    医生神色有些尴尬,支吾道,“大少爷,俞小姐发烧了——”

    怎么会?陆谨轩眉头紧锁,她只在刚回来时烧过,这两天应稳定了,怎么醒过来反而反复了?陆谨轩沉着脸,很不高兴,“你们是怎么办的事?怎么又烧了?”

    “呃。”医生斟酌着开口,“大少爷,您……咳咳,您是不是刚才那个行‘房事’了?”

    陆谨轩一愣,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医生明了,叹道,“大少爷,您太急躁了,俞小姐身体还虚弱,近一段时间还是不行房的好。”何必急在一时呢?当然这话他是不敢说的。

    “要紧不?”陆谨轩蹙眉,满是焦躁,“现在先处理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大碍,主要是虚弱,要养好身体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微一颔首,挥挥手,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看着床上的人,陆谨轩是后悔的,“对不起,但是婉婉……你不能离开我,绝对不能!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