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45章 伤我爱者,必付出代价

    俞桑婉没有立即醒过来,这两天陆谨轩都陪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因为隐秘工作做的好,这件事并没有引起骚乱。

    期间,陆夫人好几次按耐不住,来找陆谨轩。

    “儿子,你既然人在‘观潮’,有些事就得你自己来完成。”陆夫人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,“你已经在东华待了那么长时间,积压的事情太多了。很多人、多少双眼睛盯着你,就等着你出错啊!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,陆谨轩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。

    “妈,你看着处理吧,我现在抽不开身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陆夫人知道他是为了俞桑婉,但儿子大了,无论是能力还是人脉都非往昔可比了,再说,她的确是要靠着他的。几番思量之下,明白症结在哪儿。

    于是转了话题,“那女孩还好吗?这几天了,我去看看她……”

    陆夫人只是往前迈了两步,陆谨轩立即抬手拦在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夫人怔忪,疑惑的看着儿子。不由冷笑,“你这么聪明的孩子,怎么做出这么不理智的行为?你应该明白,你在我面前越是表现的在乎她,我只能越发不喜欢她!”qb17

    陆谨轩不以为意,勾唇道,“无论我怎么做,你都不会喜欢她。既然如此,我也不必要委屈她、委屈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好、很好!”陆夫人脸色骤变,“那么,你打算把她怎样?养在身边?如果是这样,你能护着她一辈子吗?就不怕我对她怎么样?你知道的,我总有机会!”

    陆谨轩眸光冰冷,“是,她永远不会离开我。至于母亲,除非你接受她,否则……我不会让你有机会靠近她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因为一次疏忽,让宮雪妍对她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,再来一次……陆谨轩无法想象自己会做出什么!

    “陆少爷,你……好样的!”陆夫人无计可施,“果真是我教出来的好儿子!”

    陆谨轩微一颔首,并不辩解。陆夫人气结,只得愤愤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观潮府邸,危机四伏。

    俞桑婉还没醒过来,不该来的人却来了。

    陆谨轩从温泉池出来,刚回房就看到了宮雪妍。

    宮雪妍显然也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再次见到他,陆谨轩没来得及穿衣服,只在腰间系了条浴巾,堪堪遮住重点部位。英俊的五官,配合着无可挑剔的健硕身材,宮雪妍只看了一眼脸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陆谨轩无声冷笑,厌弃的神色无可遮掩。

    推开房门,准备进去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宮雪妍走起路来还不太协调,陆谨轩那几枪虽然不致命,但着实给她带来了不少的痛楚。“陆谨轩,你怎么一看见我就走?你把我打伤了,难道不应该说声抱歉吗?”

    陆谨轩蹙眉,他的脑回路无法理解眼前这个人,她凭什么认为,在她伤了他的爱人之后,他还会愿意多看她一眼?

    他一个字都不想跟她说,转身要关门。

    “喂!陆谨轩……”宮雪妍急忙伸出手挡在门缝里,“我们谈一谈,我知道上次是我不对,伤了你的小"qing ren"……但我不是故意的,我知道你现在对她的兴趣还没有淡,我不会让你现在就跟她断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陆谨轩终是忍不住,冷笑出声,“你,不止下贱,还是个疯子!滚!”

    手上一紧,握住宮雪妍的手腕,将人扔了出去!

    可宮雪妍却还没有停止,双手不停在门上拍打,“喂,陆谨轩!快开门!我让你开门听到没有?不然我就一直在这里喊,要是吵到你的小"qing ren"就不太好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她竟然还敢这么说?要不是她,婉婉会到现在还没醒吗?

    陆谨轩怒火中烧,拉开了门。

    见他出来了,宮雪妍脸上露出得意之色,“我就知道,你会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看了看四周,低吼道,“来人!”

    “是,大少爷。”空无一人的长廊上,立即从四面涌上来整齐着装的黑衣下属。

    陆谨轩抬抬下颌指着宮雪妍,“把这个贱人给我丢出去!她要是再进来,进一只脚、废一只脚!进一只手,砍断一只手!进来半个身子……”

    他稍作停顿,眸光阴狠,慢慢吐字,“拦、腰、折、断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宮雪妍惊愕,“你说什么?陆谨轩你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指着她,无比清晰道,“听着,伤我爱者,势必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一个转身,只留给她一抹冷硬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宫小姐,请吧!”

    宮雪妍咬住下唇,心情复杂而微妙。陆谨轩,你越是这样,我越是舍不得放手了。凭什么放手?你本来就是我的!只要我们订了婚,你就是我的未婚夫!

    那么,我就你所爱者,你……也会这样对我的吧?

    房间里,俞桑婉情况良好,生命体征很平稳。为什么还没有醒过来?医生说,她是在那一晚受寒气太过,细胞尚未苏醒。至于还会不会有其他的后遗症,需要醒来后做详细的检查才能确定。

    陆谨轩没有换衣服,就那么裹着浴巾上床将人抱住。

    他埋首在她颈窝里,哧哧笑了,“婉婉,快点醒吧!你身上的味道都变了,一股药味、消毒水味,你再继续这样下去,迷不住我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当然是玩笑话,陆谨轩也觉得疑惑。当初他看上她,是因为她身上的体香,但这两天呢?体香都被遮盖住了,但他在她身边依旧能够安然入睡。

    手机在床头柜上震动,陆谨轩蹙眉,伸手接起。

    “妈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尽量心平气和,“儿子,宫小姐回来了。你这孩子,既然都要回来的,怎么这次没有带着她一起?”

    陆谨轩不耐烦,“你要是说这些,我挂了……”会吵到婉婉。

    “别挂!”陆夫人慌忙阻拦,“今晚宫先生、宫太太回来用餐,就算你再怎么不情愿,也要过来应付一下,其中的道理不需要我跟你多说吧?”

    陆谨轩握着手机,慢慢收紧,低头看看怀里的人。要保护好她,现在绝对不能轻举妄动。母亲虽然强悍,但和外人终究有区别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