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38章 你可真下贱

    一见钟情这种事,竟然就发生在了宮雪妍身上。

    她心跳的厉害,面对着陆谨轩靠近的手,什么反应都没了,就那么呆愣楞的站着。

    岂料,陆谨轩只是伸出了一指,轻轻落在她肩上,而后将她推开,满脸不悦,“你站出去点,影响我关门!”

    宮雪妍脚下一个踉跄,惊愕的看着即将关上的大门,不管不顾的冲了过去,一只胳膊伸了进去,阻挡住门合上。宮雪妍气急,“陆少爷!陆谨轩,你这是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陆谨轩蹙眉低吼,“拿出去!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未婚妻!你就是这么对待未婚妻的吗?”

    宮雪妍气势汹汹,她觉得很委屈,从小到大哪里受到过这样的冷遇?更何况这个人,还是即将要和她订婚的人?

    陆谨轩闻言冷笑,“未婚妻?真可笑,我不记得我和你订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宮雪妍怔住,脸色不太好看,“我们马上就要订婚了!而且,我们的婚事两家已经说定了!”

    陆谨轩神色淡漠,他其实是一点都不想理会她。但是俞桑婉就在楼上,要是吵到了她……他的小恋人超级爱吃醋,他一点也不想这种乌七八糟的事情破坏了他们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你等着!”

    陆谨轩扯过外套,拉着宮雪妍出了大门。院子里寒风凛凛,宮雪妍跺着脚,“不能进去说吗?”

    “嘁。”陆谨轩嗤笑,口气极为鄙夷,“我有洁癖!”qb17

    他这种把她视为脏东西的口吻,成功激怒了宮雪妍。宮雪妍好歹是个女孩子,“陆谨轩,你不要以为只是你不想跟我订婚!我现在就把话给你挑明了,我也不想和你订婚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陆谨轩挑眉,淡淡道,“很好啊!既然这样,我们都不用烦恼。你可以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!”宮雪妍感觉自己那点骄傲都被他踩在了脚底下,“陆谨轩,我以为你身为陆家长子,‘观潮’继承人,会和别的男人不一样,没想到……你也这么幼稚!”

    幼稚?陆谨轩还是第一次得到这样的评价。不过,他无所谓。

    淡扫了宮雪妍一眼,“说完了就走吧!别在我的地盘制造噪音!”

    他一直在这里说她吵,宮雪妍也明白了,抬手指着屋里面,“你是怕吵醒你的小"qing ren"吧?”

    小"qing ren"?陆谨轩蹙眉,已然不悦,他的恋人怎么能用小"qing ren"来形容?想必宮雪妍把俞桑婉当成了那种女人。不过,陆谨轩并不想解释,他们的事情不需要对不相干的说明。

    宮雪妍见他不说话,气焰越发嚣张。

    “陆谨轩,我知道像你这样的出身,身边没个把"qing ren"是不可能的,但是……请你注意一下影响!你知道这是哪里吗?南极有多少国家的人?有多少基地、工作站?你竟然带着女人来这里?你恨不能让全世界都知道,你作风不好吗?”

    陆谨轩眸光一敛,凶狠的剜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那眼神太过吓人,宮雪妍不自觉往后退了退,吞了吞口水,“我随便你要怎么玩!但是,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和使命!今晚,基地会有转播,你要到场!‘观潮’的人都在看着,你想清楚了!”

    陆谨轩狭长的桃花眼眯起,这就是母亲给她订的未婚妻?还真是……没什么水准!

    陆谨轩勾唇,竟是笑了,“你是说,我有多少个女人,你都无所谓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宮雪妍突然听他说话,还是这样和颜悦色,不由愣了,“呃……是,你放心,我从小接受过教育,会识大体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陆谨轩摇头轻笑,慢慢俯身靠近她,温和的声音、话语却是极为恶毒,“你可真是……下贱!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就走。宮雪妍脸上像是被打了一耳光,半天都没反应过来……

    回到房里,俞桑婉还在睡。

    陆谨轩脱了外衣躺上去,把人抱进怀里。他属于冬暖夏凉的体质,俞桑婉寻找到热源,立即往他怀里钻了钻。陆谨轩无声笑了……怀里这个才像个女人啊。

    宮雪妍说什么他有多少女人都无所谓?真是可笑!

    想起他的小女人,他跟慕青岚什么都没有,她都能打翻醋坛子。若是心里有那个人,怎么能忍受他还有别人?陆谨轩接受不了他的小恋人被别人觊觎,他的小恋人也不高兴他多看别的女人一眼,这才是相爱的常态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枕头底下,陆谨轩的手机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陆谨轩拿起来看了一眼,是母亲陆夫人发过来的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——儿子,去南极了?正好,宮雪妍在,她是基地研究员,晚上有个转播,你去出席一下。

    陆谨轩看完,完全没当回事。只是心里对于宮雪妍更加不齿,这么快就打报告到‘观潮’了?

    停了片刻,又进来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——儿子,听说你还带着个女人?宮雪妍大度,你不要让她太难堪了!否则,我不保证对你的小"qing ren"怎么样!你知道的,我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蓦地,陆谨轩攥紧了手心。

    又是这样!他们母子关系怎么会这么僵?因为他的母亲陆夫人,每次只顾及自己的意见和感受,口口声声为了儿子好,只要意见不合,就会对儿子用这种强制手段!

    偏偏……这个人,是他的母亲!

    陆谨轩思索片刻,回了母亲一个字。

    ——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俞桑婉一直睡到傍晚才醒过来,这次是睡饱了,眼睛都睡的肿肿的。一睁眼,就看到陆谨轩盯着她看。脸颊一下子红了,“看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看你呀!”陆谨轩学着她的口吻。

    俞桑婉赧然,“你不是这样一直盯着我看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谨轩点点头,“看你快要睡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俞桑婉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,“我们起来吧!不是说,要带我去看极光吗?竟然能亲眼看到极光,想想都激动!”

    说着,掀开被子下了床。

    “婉婉。”陆谨轩坐起来,自后抱住她,“可能要晚一点,我有点事要处理,要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俞桑婉怔住,“什么事?这里是南极啊!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