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35章 真想咬死你

    机舱外,夜色正浓。

    “大少,快到了。”有人过来,轻声禀报。

    陆谨轩微一颔首,挥手屏退。看看怀里的人,脸上还是红红的,眼角的泪滴已经干了。即使在睡梦中,嘴巴也嘟着,想是做梦跟他生气?怪他不该在这种地方要她?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陆谨轩竟然笑了,低头去吻她。

    刚含住她的嘴唇,俞桑婉就醒了,一张嘴就骂,“禽兽,你有完没完了?”

    “亲嘴而已。”陆谨轩无辜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俞桑婉指指自己的嘴巴,“亲嘴也不行!嘴巴都肿了、肿了啊!”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陆谨轩自知理亏,清了清嗓子,“别生气,马上到了,我们来度假的,你绷着脸,我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俞桑婉冷哼,“你还会害怕?少装无辜了!真想咬死你!”

    陆谨轩闷声笑了,“好,晚上让你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放弃了,跟这个人哪有什么正常的话题可以聊?不管说什么,最后他总能绕到荷尔蒙的问题上去!

    私家飞机最终停在机场专属场地,下人把南极专用羽绒服拿上来,陆谨轩亲自替俞桑婉穿上了。她比陆谨轩矮了二十公分,穿上厚实的羽绒服,站在他身边就像只球。

    陆谨轩看了她一眼,眼角眉梢都是笑意。

    俞桑婉晃着胳膊,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可爱啊!”

    俞桑婉愣住,这个人……自从这次和好,他的嘴巴是抹了蜜了吗?但是不得不承认,她原来不知道恋爱的感觉这么好。回头再想想和安子皓的那些年,那都算什么啊!

    卡宴停在机场门口,载着他们回去别墅。

    俞桑婉一双眼睛合不上,看哪儿都充满了好奇心。“陆谨轩,你在南极也有产业啊?南极不是没有国家吗?”

    对这个问题,陆谨轩不想多说,“算是吧,不多……偶尔招待人会来,自然要有点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俞桑婉吃惊不已,玩笑到,“那你招待客人,会不会去非洲打猎呀!”

    陆谨轩没有正面回答,“你要是喜欢,下次带你去……只要你不怕晒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呃!”俞桑婉打了个嗝,有点吃不消,她随口说说的,没想到是真的。“土豪,我要和你做朋友!”

    陆谨轩抬手,爆了她一记栗子,“你是我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吃痛,吐吐舌头,羞涩不已,“小娇妻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乖。”

    卡宴停在一栋基地门口,司机和保镖把他们送到门口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走,进去。”陆谨轩拥着俞桑婉往里走。

    这里显然不常住人,但一直有人打扫、管理,倒是整齐干净,一点衰败迹象都没有。打开主楼的门,里面很暖和,扑鼻而来的是一股诱人的食物香气。

    “哇!”俞桑婉吸吸鼻子,“好香啊!已经做好吃的了吗?”

    陆谨轩脱下羽绒服,又来脱俞桑婉的,“嗯,吩咐他们准备好了,这么长的旅途,你不累吗?难道还要亲自下厨?就算你愿意,我也不愿意,我会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感觉自己已经被泡在了蜜里,感动的朝陆谨轩张开双臂,“亲爱的,抱抱!”qb17

    “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一扬眉,把人抱了起来走到餐厅。

    天气太冷,按照陆谨轩的吩咐,准备的是烧烤和火锅,时间控制的刚刚好,鱼肉在铁丝网上发出滋滋的响声,火锅冒着咕咚咕咚的热气。

    两人没有面对面坐,而是紧紧挨在一起。陆谨轩也饿了,但习惯杏的先喂饱食量明显比他大的俞桑婉,夹菜、蘸酱,喂进嘴里,“慢点,太烫,吹吹再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俞桑婉脸都要埋进碗里了。

    跐溜……鼻涕出来了!!吸一下,继续吃……

    陆谨轩抽抽嘴角,取过纸巾一把摁在她鼻子上,“俞桑婉,你今年是二十吗?确定不是两岁?”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俞桑婉被他伺候的很舒坦,在他面前已然是肆无忌惮,“我几岁你不知道吗?我要是两岁,那你对我做的那些事,足够你这辈子、下辈子、下下辈子把牢底坐穿了!”

    寒意散去,陆谨轩端着杯子,浅酌着vodka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是什么酒?给我喝两口,这里太冷了。”俞桑婉凑到他跟前。

    陆谨轩晃了晃手腕,把杯子递到她嘴边,“给,只许一小口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俞桑婉趴着杯口,咕咚一大口,“咳咳!哎呀,辣死了!你坑我!”

    陆谨轩哭笑不得,“都跟你说了,只许一小口!你还赖我了?”

    慌忙拿过水杯喂她,“喝点水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直吐槽,“这么辣的东西,有什么好喝的?”

    “能比你更辣吗?”陆谨轩满含讥诮,“不如你辣的够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脸一红,嗔到,“讨厌。”

    抬起的手被陆谨轩握住,他低头凝望着她,从口袋里掏出那枚‘月之瞳’,毫无预兆的、就这么套在了她手上。她的手指很细,这枚戒指也不是为她订做的,可是戴在她的左手无名指上却是刚刚好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怔住,视线移过去。很大的一枚钻戒,中央一枚硕大的粉钻,周围围了一圈白钻……她是不懂珠宝,但想到当初陆谨轩随意扔下海的那套亿万珠宝首饰,这个肯定也很贵吧?

    陆谨轩狭长的眼线眯起,嘴角含笑,“很适合你,大小也刚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好贵的哇!”俞桑婉心跳加速,她是喜欢陆谨轩,但她却绝对不是贪慕荣华富贵的人。

    但这么巧,她爱上的人……这么富有。

    陆谨轩点点头,“确实。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忐忑不安的表情,他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俞桑婉惶惑的摇头,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她真的可以收下吗?

    陆谨轩捏住她的下颌,薄唇欺近,“我这么贵,你不是也收下了?不要多想,你只要回答我,愿不愿意永远和我在一起,做我的妻子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望进他眼底,坚定的点点头,“我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乖。”陆谨轩满意的勾唇,“戴着它,永远不要取下来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眼睛一热,眼泪掉下来。“真是讨厌死了!”

    南极之旅、求婚什么的,真是……浪漫死了啊!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