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18章 这样的对手

    一句话,把俞桑婉想说的话都给噎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俞桑婉有些慌了,但是,这么多天了,她好容易鼓起勇气来找他……他们很久没有这样单独面对面了。

    手心里一阵冷汗,俞桑婉手伸进上衣口袋,那里面……是她珍藏的那枚亲手制作的‘巧克力’。

    陆谨轩眼眸垂了垂,迈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俞桑婉慌的拉住他,指尖相触的刹那,两个人都有心动的感觉。

    陆谨轩不动声色,瞥了她一眼,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俞桑婉把那唯一的一粒巧克力摸了出来,小心翼翼、战战兢兢的递到他面前,“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蹙眉,瞥了一眼她掌心里花花绿绿、圆乎乎的东西,勾了勾唇角,“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……”俞桑婉一开口又顿住了,她不好意思往下说。

    这和刚开始时还不一样,他们经历过‘分手’,中间又夹着慕青岚,俞桑婉也因此变得小心起来,她甚至不敢告诉他,这是她亲手为他做的……虽然不成功。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

    为了缓解尴尬,俞桑婉自顾自的剥开糖纸,递到陆谨轩面前,“啊……你把嘴巴张开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两只眼睛都要挤到一起了,视线里黑乎乎的东西……他辨别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俞桑婉更加不好意思了,“你尝尝,是巧克力啊!我不知道好不好吃,就这一……”

    巧克力?陆谨轩一听,脸色更是冰冷阴沉。qb17

    他好笑的瞪着俞桑婉,满含讥讽,“俞桑婉,你把我当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俞桑婉愣住,听不懂他的话。

    陆谨轩阴狠的一笑,抬起手将她举着的手打落,那枚从一堆成品里挑出来的唯一的一颗,此刻也滚落到地上,沾了灰尘。俞桑婉看过去,心头猛地往下一沉。

    “听着!这种不干不净的东西,我从来不沾!人是这样,东西更是!”

    陆谨轩怒不可遏,这个丫头……无法无天了!这算什么?给乐正那小子吃剩下的,分他一颗?他的他都不舍得给人看一眼!他会要别人吃剩下的东西?真是……气死他了!

    俞桑婉满心都是委屈,她听不进去他的话,追着那颗巧克力一路往前,抓住了捏在掌心里。

    身后,传来沉稳的脚步声……陆谨轩走了。

    俞桑婉死死攥紧巧克力,脸色很难看。这么热的天气,巧克力被她握在掌心,很快就化了……俞桑婉摊开来,已经没了原本的样子。心头堵得厉害,她抬起手一把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“你不吃,我自己吃!谁稀罕你吃!”

    夜晚,天台上。

    俞桑婉握着一袋子巧克力,一颗颗的往嘴里塞。这么甜的东西,她却是吃的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乐正生找到她,吓了一跳,“婉婉,你这是……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你来了?”俞桑婉强自扯出个笑容,嘴角都还是巧克力残迹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……”乐正生在她身边坐下,一脸担忧,“你在吃什么?晚饭的时候没看到你,就是一个人躲到这里来吃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了,拎起俞桑婉身边的袋子,“这是什么?黑乎乎的……什么烤糊了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一愣,随即嘴巴一瘪,大哭起来,“哇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需要好好发泄一下,憋在心里难受死了。

    乐正生怔住,抬起手想要抱住她,却迟迟不敢,最终只是轻轻的落在了她肩上,“婉婉,你别哭,好好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难吃啊!”俞桑婉摸了摸眼泪,抬起手来指着这一袋失败的‘成品’,嫌弃的要命,“跟毒药一样!因为太难吃了,所以我才哭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样的说辞,乐正生怎么会相信?

    “婉婉。”乐正生仔细看了看,“我猜一下,今天你给我的巧克力,是餐厅派发的,而这个……是你亲手做的,想要送给陆谨轩的?”

    俞桑婉没有直接回答,只是哭诉道,“做了这么多,只有一颗看得过去,我给他送过去……可是他不要,给我打落到递上去了!他知不知道,我做的多辛苦!”

    说着,拎起袋子,“不吃算了,我自己吃!”

    手刚伸进去,就被乐正生一把夺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一怔,愣愣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乐正生一副很铁不成钢的表情,“既然这么难吃,别吃了!”

    “呃!”俞桑婉打了个嗝,点点头,“那好吧!我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乐正生站了起来,朝俞桑婉伸出手,“走吧!回去,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……都告诉你让你不要哭,哭起来真的丑的不能看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瘪嘴,嘟囔道,“你是我朋友吗?这个时候应该安慰我!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乐正生把带来的袋子递给她,“吃点东西吧!你喜欢的大鸡腿……辣的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俞桑婉接过,吞了吞口水,她确实是饿了,哭了这么一场……着实消耗体力。

    把俞桑婉送回房间,乐正生抬手揉揉她的脑袋,“别胡思乱想……吃饱了,洗个澡好好睡一觉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俞桑婉点点头,神情恹恹的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乐正生看着手里的那一袋‘惨不忍睹’的巧克力,咬了咬牙,走向陆谨轩的房间,抬手敲门。

    门一开,陆谨轩眼底的不可思议来不及掩饰,随之而来的是厌恶。

    “你有事吗?”

    乐正生斜睨他一眼,嗤笑道,“你不想看见我,以为我就很想看见你吗?我来找你,是不想再让婉婉失望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陆谨轩眉头皱的更紧了,极不耐烦的要送客,“你们的事,我没兴趣……”

    “陆谨轩!”乐正生低吼着,挡住了即将要关上的门,把那袋巧克力放在他面前,“拿去!你的东西!”

    陆谨轩扫了一眼,并没有接,“什么?”

    乐正生双手紧握,手背上青筋暴起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!但我乐正生从来不是什么阴险小人,也不必要为了你一再破例!我是喜欢俞桑婉,但是她不喜欢欺骗,所以,我才明明白白告诉你……这是她亲手给你做的!包括你今天中午打掉的那颗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一愣,他说什么?

    乐正生长舒口气,很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这不知道我这么做是对还是错!明知道你给不了她未来,我还是要说……你不知道,她一个人在天台上抱着这袋东西,哭得都不像她了!她说,只有中午给你的那颗做的像样,她满心欢喜的给你送过去,你却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激动起来,抬手一把揪住陆谨轩的衣领。

    这一次,陆谨轩竟然也没有躲闪,事实上他现在全部的心思都在……俞桑婉为他亲手做巧克力这件事上!

    “陆谨轩,你遇到这样的女孩……你要怎么收场?”

    乐正生隐忍不发,透着无奈,“你不要以为,我会就此放弃!除非,你最后能牵着她的手走进教堂!否则,我乐正生绝对会和你抢!”

    手上一松,放开了陆谨轩,愤而转身。

    “乐正。”陆谨轩却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乐正生没有回头,闷声吼道,“干嘛?”

    陆谨轩扬扬手中的袋子,轻笑道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嘁!”乐正生嗤笑,“收起你谦谦君子那一套!”

    又往前迈了两步,听到陆谨轩在身后说到,“乐正,有你这样的对手,是种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乐正生摇摇头,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陆谨轩把门关上,拎着袋子走到沙发边坐下。巧克力这种东西,他从小就不爱吃。但是,此刻他的手指却伸了进去,捞起一颗,塞到了嘴里……顿时,五官纠结到了一起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皱眉,忍不住吐槽。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?毒药?!”

    难吃的要命,陆谨轩却慢慢露出了笑容。清朗的笑声在他胸膛里震荡,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抬手扶额,陆谨轩想起来打饭阿姨跟他说的话——"qing ren"节,是男生给女生送花、女生给男生送巧克力的日子啊!

    看了看腕表,现在是九点……今天还没过!

    陆谨轩忙拿起手机,拨了个号码。“越泽,我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正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,突然见窗口一阵亮光扫来扫去。“嗯?”

    她不免疑惑,坐了起来。那束光线又跟着晃了晃,俞桑婉确定不是自己眼花,忙下了床走到窗前,推开窗户往外一看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不由捂住了唇瓣。

    只见楼下那两棵刚刚移栽好的桃树上,已然是‘桃花盛放’!这当然不是真的……一看就是人工所为。为什么?桃花会突然开了?

    俞桑婉捂住心口,突然想起来……有一次在东华,她曾经告诉过陆谨轩,说她最喜欢的花——是桃花!

    那么,这件事是和她有关系吗?不可能吧?他今天才那样对过她!可是,终究是心潮彭拜,爱慕之心……并未曾死去。俞桑婉披了件衣服,连鞋子都没换,就匆匆忙忙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门口时,撞见了乐正生。

    “婉婉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来不及理会他,“有话以后再说!”

    说完,就往外跑了。

    乐正生看着她的背景,又看看外面璀璨的亮光,自嘲的笑了,“乐正生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伟大了?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