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16章 我对你们的事情不感兴趣

    一吼出来,俞桑婉眼睛就红了。

    努力忍着,“不是那样的!我不是第三者……情况不是你想的那样!慕青岚昏迷了七年,难道她醒过来,就要把道德的帽子扣在我头上吗?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呢?”乐正生垂眸看着她,“别自欺欺人了,慕青岚确实横亘在你们之间!”

    俞桑婉摇头吼道,“这不是你欺骗我的理由!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做……会影响我的判断力!”

    乐正生怔住,割破手指的手慢慢垂下,鲜血一滴一滴、滴滴答答落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安静的环境里,这声音尤其显得突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一愣,终于看了过去,“你的手?”

    乐正生凄迷的一笑,“你终于肯看我了?婉婉,我流血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样,是想就这样糊弄过去吗?俞桑婉皱着眉,拉铃叫来护士。

    护士推门进来,“什么事?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护士小姐,他的手……”俞桑婉一指乐正生,“麻烦您了。”

    护士忙上来拉住乐正生,“哎呀……先生,跟我去包一下吧!”

    乐正生不看护士,只盯着俞桑婉,“你……不管我吗?”

    俞桑婉索杏往床上一躺,背对着他不说话。

    乐正生眸光哀怨,“婉婉,第一次……是你帮我包的,那时候我绑了你,你都没有嫌弃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乐正生!”俞桑婉一下子弹了起来,指着他吼道,“我可以帮助一个受了伤的陌生人,可是……朋友之间不应该这样!朋友应该彼此坦诚,你骗了我,还不知道错!”

    乐正生苦笑,“婉婉,我喜欢你……你以为我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“乐正!”俞桑婉无奈的叹息,“我也说过很多次了,我对你没有那种感觉,我只是把你当朋友……你要继续这样下去,我们连朋友都不要做了!”

    一句话,说的乐正生懵了。

    俞桑婉也惊住,定定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许久,乐正生才苦涩的扯了扯嘴角,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随即低下头,对着护士说到,“护士小姐,麻烦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乐正生的背影,俞桑婉心头有点空,却又有些放松。虽然话说的有些狠,但是好歹说清楚了,她并不希望乐正生对她认真……她心里,始终放不下陆谨轩。

    和乐正生闹翻了,他跟着护士出去之后,就再没回来。

    俞桑婉第二天一早自己办理了手续,从医院回去。

    大腿上的伤并无大碍,但走路的时候还是会有些不方便。

    坐车到门口,刚好裴珮打来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最近怎么总跑医院?要是医院能办年卡,你乘早办一张……省事儿,划算!”裴珮在那边调侃,但其实语气是焦急的,她是担心她。

    俞桑婉轻笑,“是是,你帮我办吧!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往里走,刚一进去就觉得里面有点乱。

    “不跟你说了,有事要忙。”俞桑婉匆忙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进去问着别人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乐正总监不知道去了哪儿啊?他手上有总项目表,还有各种钥匙也都是在他身上放着……”有人忙向俞桑婉解释着,“总监这一不见,我们这各种工作很难进行下去啊!”

    俞桑婉一愣,乐正不知道去了哪儿?

    她忙掏出手机,要给他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哎,不用打了……都打过无数遍了,关机的。”

    话虽然这么说,俞桑婉还是拨了过去,果然是关机!乐正生会去了哪儿?而且还把手机给关了!他消失在这个节骨眼上,俞桑婉自然想到是和她有关。

    就因为她说了两句?说他们之间没有可能?

    俞桑婉抬手捋了捋头发,无奈叹道,“真是,胡闹什么啊!”

    一转身、抬头,撞上了陆谨轩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一怔,她才知道了那天误会了他,加上刚刚经历了共患难,此刻的心情是难以形容的。

    然而,陆谨轩只冷冷的瞥了她一眼,哼到,“这里是工作的地方,你们谈情说爱、还是闹什么脾气,请不要影响到工作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俞桑婉讶然,知道他误会了,想要解释,“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?”陆谨轩嘴角一勾,分明懒得听她解释,他扬手一挥,指指周围的人,“你问问,这里有谁不知道,你和他是一对?”

    俞桑婉错愕,疑惑的看向大家。虽然没有人说话,但众人的眼神和表情已经说明了问题。

    俞桑婉百口莫辩,“我和他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!”陆谨轩一抬手,阻止她继续说下去,眼神冷冰冰的扫过她,“你们的事,我一点兴趣也没有!只不过,他继续这样不出现,耽误的工期……谁来负责?你、还是他?”

    愤而转身,“他今天不出现,我会保留东华总部追究的权利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怔住,抬手贴在额头上,焦躁不已,“乐正啊,你到底去了哪儿?”

    对于乐正生能去哪儿,俞桑婉一点头绪也没有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他是从医院走了之后就没回来,那么她唯一的线索就是回医院去问那个带他去包扎手的护士。

    岂料,那个护士一听,忙摇头,“那位先生啊?他很奇怪的,虽然是跟我出来了,可是……他没有包扎,直接就走了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俞桑婉怔住,难以置信,“你没给他包,他的手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想起来了,乐正的血好像比一般人难止住。第一次她替他包伤口时就发现了……如果他昨天没包扎就走了,那他现在在哪儿?不会是一直流着血,不知道在哪儿晃荡吧?

    越想越担心,乐正嘴巴是坏了点,但人并不坏啊!

    “乐正,你去了哪儿啊?”

    出了医院,俞桑婉满腹忧愁,她要去哪里找人啊!拖着伤了的腿,她走路都艰难。

    东华这种季节,眨眼就能下起雨来。俞桑婉沿着医院一路往前走,漫无目的,可也不能就此不管。

    头顶上轰隆一声,要下雨的架势。

    俞桑婉抬头看看天,加快了步伐,想先找个地方避避雨。但她走不快,雨已经落下来了。qb17

    “啧!”俞桑婉忍不住咂嘴。

    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俞桑婉没在意,头上已经被人用东西盖住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疑惑的抬头一看,震惊之余哭笑不得,顿了顿扬起手捶向对方。

    乐正生被她一拳头推搡的,直往后退了好几步,那么大个男人,在她面前束手束脚、低着头不敢看她也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儿了?”俞桑婉愤恨的朝他吼着,质问道。“把工作丢在那里,像话吗?知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你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乐正生垂眸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雨势渐渐大起来,他犹豫着走过来,扬起外套盖在俞桑婉脑袋上,“下雨了,你不能淋雨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被他弄的没脾气了,“我问你话呢!你怎么不回答?不回去你到底是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乐正生怯生生的看着她,“我做错了事,我以为……你再也不想看见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语滞,顿了顿,“乐正,你欺骗我这一点就很不成熟,不是男人应该做的事。现在还枉顾自己的职责,让所有人等着你开工……这同样很幼稚!”

    乐正生一听,急了,“你别生气,我……没有想过不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赶快跟我回去!”

    俞桑婉气的不轻,头也不回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乐正生急忙跟上,还小心翼翼的替她遮着雨。

    再大的气,走了一路也该消了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,俞桑婉抬头瞪一眼乐正生,乐正生立即像是受惊的小兽一样、自觉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俞桑婉摇头叹息,手伸向乐正生。

    乐正生吓了一跳,手被俞桑婉握住的瞬间还抖了一下,看着她仔细而小心的样子,他的脸颊不自觉的又热了……心尖颤动的感觉,怎么都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伤口没有正规处理,只用一堆创可贴绑了,到现在还是湿濡濡的。

    “走吧,去医务室……”俞桑婉瞪他一眼,责备道,“自己的血很难止住,还不知道小心点?”

    听她说话柔和了,乐正生抿嘴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医务室里,是俞桑婉给他包的伤口,医生要来,他偏不让。

    俞桑婉将最后一道绷带裹上,系了个松松的结,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站起来要收拾东西,手却被乐正生抓住了。俞桑婉怔忪,回头看着他,“干什么啊?我告诉你啊,别再说那些话了……我的态度,你应该很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乐正生眼神暗了暗,点点头,“我知道……那么,我们还是朋友吗?从小到大,我没有什么朋友,只有你对我好。”

    他这委屈的样子,看的俞桑婉什么怨气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她摇头叹息,抬起手落在乐正生脑袋上,“算了……我和他的事并不能怪你,像你说的,问题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原谅我了?”乐正生抬起头,又是一副嬉皮笑脸、神气活现的样子。

    俞桑婉不禁莞尔,“我说你,刚才一直是装的吧?这么快就好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外面门口,陆谨轩扶着慕青岚刚好经过,看到的就是——乐正生拉住俞桑婉的手,俞桑婉的手放在他脑袋上,两个人相视而笑的画面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