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15章 我不是第三者

    陆谨轩的双手,左手和右手是没有区别的!

    俞桑婉想起来,他是惯用左手的!那么……

    她惊奇的看过去,陆谨轩已然双手同时开工,精准率直教人咋舌,车子还开得这么不稳!

    后面的车子,‘吱嘎’一声滚向了路边,撞在了安全岛上。陆谨轩迅速收回身子,把枪一扔,握住了方向盘,车子这才慢慢平稳下来。俞桑婉捂着心口,完全一副小女生见着大英雄的表情。

    陆谨轩从后视镜里看着她,唇角微微上扬,对她这种眼神,心里是很受用的。

    距离危险远了,俞桑婉才盯着他,问到,“喂,你啊……神神秘秘的,不用装了!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了!”

    “嗯?”陆谨轩心头一跳,竟然有些紧张,“你……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俞桑婉眯眼轻笑,“其实啊,你不用自卑的!”

    陆谨轩一愣,“什么?自卑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俞桑婉皱了皱眉,大腿上的伤还是很疼的,“不就是混社团的吗?你是……哪个帮的啊?你这个年纪,应该不是老大,那就是老大的儿子?刚才那些人,是你们的对头啊?”

    这个说法……要陆谨轩说什么好?

    实在太过惊讶了,陆谨轩扭过头看着俞桑婉,“啧!你这小脑袋瓜……”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俞桑婉笑眯眯,“我说对了吧?我还是有点聪明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陆谨轩收回视线,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敲……这丫头,真是蠢出一定境界了!竟然有这么梦幻的想法。他对这种丫头,在有些方面,实在不能期待太高了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俞桑婉还没完,凑了过来,“说说看呗?社团好玩吗?对了,你是哪个社团的啊?”

    陆谨轩抽抽嘴角,斜睨她一眼,“坐好,不要乱动……想血流干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似乎是被她提醒了才觉出痛来,吸了吸气,乖乖的坐好。

    车子开到一半,前面有辆蓝色保时捷疾驰而来。俞桑婉不禁倒吸一口气,“呀,不会是又从前面包抄来了吧?社团少爷,你到底是得罪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陆谨轩这下子不只是嘴角抽抽了,他减缓了车速,迎着那辆保时捷开过去。

    “呃?”俞桑婉讶然,“你干什么啊?”q+;

    脚下刹车一踩,陆谨轩将车子停下了。

    开了车门,绕到俞桑婉这边,解开安全带,小心翼翼的将她抱下来。

    “喂!”俞桑婉还在疑惑,那辆保时捷里,唐越泽已经下来了。

    见是他,俞桑婉方才松了口气。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抱着俞桑婉往前走,唐越泽忙上来迎着,“这是……大少爷,属下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沉着脸没说话,倒是俞桑婉摇头摆手,“没有、没有,你来的很快了……你这么快就找到这里了啊!”

    唐越泽一脸疑惑,忙跑去拉开车门,“大少爷、俞小姐,请上车。”

    刚一上车,俞桑婉就忍不住皱了眉。其实,大腿上的伤一直很疼,她刚才是不想让陆谨轩分神、担心,才一直忍着的,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陆谨轩心头一跳,垂眸看她,语气软了下来,“疼的厉害吗?”

    “还、还好。”俞桑婉脸色苍白,哪里是还好的样子?

    她这么忍着,陆谨轩只能越发心疼,朝唐越泽吼道,“开快点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油门一踩,急速开出去。

    伤口不小,虽然无大碍,但清创室做不了,还是进了趟手术室缝合。这种情况,需要在病房观察一晚。

    在病房安置下,俞桑婉没有看到陆谨轩,只有唐越泽在陪着她。

    她伸长了脖子四处看着,却又不好意思问唐越泽。

    唐越泽看出来了,忍不住笑了,“大少爷去处理手上的伤口了,虽然不严重,但是也需要包一包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俞桑婉脸色有些不自然,闪烁其词,“我、我又没有问他……真是,谁问他了?他去干什么了,没必要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俞小姐。”

    唐越泽眉头微蹙,想了想说到,“我们大少的杏格是这样的,很多话他都是摆在心里不会说出来,他这样的人在感情方面很容易吃亏。俞小姐,你这么活泼,以后可要多让着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以后?”俞桑婉讪笑,“唐先生,别开玩笑了。”

    见她这样,唐越泽急了,“俞小姐,你还记得上次你因为慕小姐被抓去警局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一怔,笑容苦涩,“记得,怎么不记得?他……”

    唐越泽匆忙打断她,“俞小姐,不是你想的那样!大少爷为了你,奔波了一整夜!你之所以能一大早出来,那是因为我们大少爷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大吃一惊,不敢相信,“因为他?这……这怎么可能呢?分明是……乐正生他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确定的看着唐越泽,“不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唐越泽摇摇头,很肯定的告诉她,“不是!是大少爷!其中细节,请恕我不能告诉你,但确实是我们大少爷!那个乐正生的话,你不能全信啊!他和大少爷一直不太对付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犹豫着,“那天早上,大少去接你了,可是……却看到乐正少爷抱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浑身一震,震惊的看着唐越泽。

    被……陆谨轩看见了?那天早上,乐正生对她,确实是有些暧昧。当时她一心怀着对他的感激,就没有像往常那样狠心。如果唐越泽说的都是事实,那陆谨轩就真委屈了。

    俞桑婉闭了闭眼,心绪复杂。

    门外,突然想起了乐正生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婉婉!”

    随着这个声音,乐正生推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唐越泽一看到他,就皱了皱眉,“乐正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哟!”乐正生挑眉,邪气的笑着,“是唐先生啊!你怎么没跟着你的主人?影子离开了主人,还能单独活动?”

    唐越泽沉着脸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乐正!”俞桑婉喝断了他,看看唐越泽,“唐先生,我有话想跟乐正说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在暗示他,让他出去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唐越泽皱眉,“俞小姐,大少爷马上就要回来了,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唐先生,拜托。”俞桑婉摇摇头,态度很坚定。

    乐正生嗤笑,“没听见吗?让你出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唐越泽皱了皱,只能躬身出去。

    门一关上,乐正生就在床沿坐下了。“小婉婉,你怎么跟陆大少出去一趟就弄成这样了?你这样,我以后可不敢把你放到视线之外了!尤其是那个陆大少,你不许和他单独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神色复杂,正在想着怎么开口问他。

    乐正生看到床头摆着水果,忙拿起一个来,笑着说,“吃苹果吗?小爷给你削一个?”

    说完,拿起刀子削起来。

    房门外,陆谨轩包好伤口回来了,看到唐越泽在门口,立时皱眉,“怎么不在里面陪着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唐越泽很为难,“大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陆谨轩疑惑,抬头从门上的玻璃窗口看进去。

    里面,俞桑婉靠在床头,乐正生手里拿着苹果正笑嘻嘻的笑着、跟她说着话。

    落在门上的手,顿时就僵住了,陆谨轩脸色一沉、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唐越泽慌忙追上去,“大少爷!您不能就这么走啊!乐正少爷可以追,您也可以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猛地一回头,两眼剜着他,低吼,“闭嘴!你懂什么?”

    唐越泽当然不懂,不是全部的、完整的,他不要!他的女人,就应该是全心全意想着他、只看着他!若是别的男人三言两语就能哄走,那这样的女人,他要来做什么?

    “大少爷……”唐越泽无奈,眼睁睁的看着陆谨轩走远了。

    病房里,俞桑婉深吸口气,看向乐正生,“乐正,我问你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问。”乐正生专心削苹果,头都没抬。

    “我被警局带走那次,是你家里救的我吗?”

    乐正生闻言,手上一抖,竟然将手指划破了一道口子,鲜血顿时涌出来。他也不顾上,扯了扯嘴角,故作镇定的看向俞桑婉,“是啊!怎么了?这事不是已经过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过去了?”

    俞桑婉心下凉了半截,失望的摇着头,“其实,不是你……是陆谨轩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乐正生的笑容维持不住了,“你……怎么知道的?陆谨轩说的?”

    “所以,到底是不是真的?”俞桑婉直视着他的眼睛,一定要一个答案!

    乐正生避而不答,他捂住割破的手指,可怜兮兮的样子,“婉婉,我流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俞桑婉讶然,“现在这个是重点吗?”

    乐正生点点头,眼睛里饱含着祈求,“我流了好多血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一个小口子……俞桑婉失笑,“乐正生,你平时怎么在我面前嬉皮笑脸、开玩笑都不要紧,可是有些事,你不该瞒着我?你明明知道,我多喜欢他!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乐正生脸色一冷,嗤笑道,“知道了是他救的你,你预备怎么样?要飞去他怀里吗?俞桑婉,你满口仁义道德,要做第三者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第三者!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