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14章 此生不忘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俞桑婉以为自己听错了,不敢置信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陆谨轩拧眉,朝她点点头,“你坐下,吃东西吧!”

    他让她吃东西,可是自己却转身走开了。

    这个样子,俞桑婉一个人怎么吃得下去?跟在他后面,“你要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陆谨轩没空回答,四下看着。

    这是间完全封闭的房间,窗户上都用金属栏杆焊上了,想要从这里逃出去根本不可能。陆谨轩的视线落在窗户玻璃上,他抬手触摸了一下,眉头皱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材质很坚硬,想要撞破……几乎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俞桑婉跟着他,疑窦丛生,“你在看什么啊?”q+;

    陆谨轩没说话,径直往浴室里去。

    浴室里也很严谨,陆谨轩几乎找不到可以利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俞桑婉一头雾水,吼道,“你到底在找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啧。”陆谨轩蹙眉咂嘴,有些苦恼,“利器之类的,比如……刀子?”

    随即又说到,“可是,完全找不到类似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不明白他要做什么,俞桑婉往牛仔裤子口袋里掏了掏,把一面小小的梳妆镜子递到他面前,“这个……可以帮到你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瞥了一眼,顿时面露喜色,伸手要接过,“可以的!摔碎了、就是把刀子!”

    但是,没等到他拿过去,俞桑婉就猛地收回,背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陆谨轩诧异,“婉婉?”

    “给你可以。”俞桑婉昂着头,“你得告诉我,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陆谨轩拧眉,“他们不会真的让我有事,我得把自己弄伤,吸引他们进来,只要门开开、他们的人进来,我就有把握出去!”

    “只要把他们吸引进来就行吗?”俞桑婉不明白,“那一定要弄伤你自己吗?我们可以试试别的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嘁。”陆谨轩笑着摇头,“你啊!有些事你不懂,我只告诉你,有些战争……是需要靠鲜血来停止的!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,俞桑婉的确听不懂。可她只知道,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陆谨轩受伤。

    “快,给我。”陆谨轩朝她伸出手,“你也不想一直被关在这儿吧?若是我一直没有行动,他们真的会关着我们一直到死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样的眼神,严肃而庄重。俞桑婉有种直觉,陆谨轩一定是个很了不起的人……他的话,一定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俞桑婉犹犹豫豫的把手拿到身前来,却在递给陆谨轩的那一瞬,又收回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陆谨轩不解。

    俞桑婉支吾道,“这种东西,你不会开吧?我来……我帮你打开!”

    陆谨轩没说话,算是默许了。

    俞桑婉双手有些抖,慢慢打开镜子,而后……在陆谨轩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,蓦地的抬手将其砸碎。

    陆谨轩惊愕,“婉婉?”

    俞桑婉对着他露出惊慌的惨笑,陆谨轩意识到她要做什么,急忙冲了上去,可还是晚了!俞桑婉握着镜子碎片,一下子插进了自己的大腿里,顿时疼的她控制不住的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陆谨轩瞳仁一缩,上前握住碎片。碎片割破他的手指,鲜血四溢,混合着她的和他的。

    “婉婉!”陆谨轩眉头紧锁,看着俞桑婉心绪复杂难平。

    俞桑婉脸色苍白,仍旧强自笑着,“好疼啊!啊……我后悔了啊!我不知道这么疼啊!早知道的话,我一定不跟你抢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薄唇紧绷,一眼不发,这个女孩……已经让他感动、愧疚的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你别这样啊!”俞桑婉握住他的手,“我不光是为了你啊!你想想,你要是把自己弄伤了,一会儿他们进来了,难道要靠我吗?我除了吃饭,什么也不会啊!为了离开这里,你也要保护你自己啊!”

    陆谨轩掌心沾着血,扣住她的后脑勺、无声的将人摁进怀里。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呢喃,“傻丫头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闭上眼靠在他怀里,这一刻她竟然觉得无比满足,可以和他共同经历这些……真好。

    陆谨轩眨了眨眼,将俞桑婉抱了起来,冲到门口。

    扬起脚,狠狠踢上去,吼道,“快开门!我们要找医生!快点!”

    门外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
    陆谨轩这是真急了,把俞桑婉放下。径直走过去,拖了把椅子过来朝着铁门就砸过去!‘嘭’的一声巨响,仿佛整个房子都在震动!伴随着他低沉粗噶的吼声,“快开门!”

    俞桑婉靠着墙根坐着,鲜血从大腿上直往下流,地上占的都是。

    动静闹得太大,那个用来送饭的暗门被拉开了,应该是有人往里看了看。

    外面有声音了,有人在说着,“是啊!一地血啊!怎么办?上面交代,只是关着,人要好好的啊!”

    他们还在商量,陆谨轩已经扬起椅子又狠狠砸了下来,那阴狠的气势、夹佑着杀意,绝对不是闹着玩的,“快开门!我们要看医生!否则即刻就来个鱼死网破!”

    外面的人嘀嘀咕咕的,不知道怎么商量的。

    门锁动了动,俞桑婉捂着大腿上的伤笑了,“谨轩!”

    陆谨轩看着她笑,心尖上却是抽着疼,这个傻丫头……把自己伤成这样,还笑?

    门锁动了动,往里推开了。

    有两个人一前一后进来,看到这血肉模糊的一地,还真是慌了,“这这这,怎么伤着的?快去、快去找医生来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不动声色,迅速移到两人身后,猛地跳起来,一记横扫腿,将两人踢翻出去。手同时抬起来,伸向两人腰间。果然,不出他所料,这两人身上都别着家伙!

    这么快的速度,让那两个人都惊住了!身子撞向墙壁,闷哼着捂住胸口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蹲下身子,将俞桑婉抱起来,“婉婉,我们走!”

    “你们跑不掉的!”那两个人挣扎着爬起来,“这里附近不通车,要走回东华,这一位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看了看俞桑婉,“恐怕坚持不住!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陆谨轩乌云罩顶,他像是炸药泡在了油桶里,这个时候谁要是惹他,纯属找死!话音刚落,他单臂伸直,朝着两人一人放了一枪,打的他们彻底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陆谨轩抱着俞桑婉转身往外跑,这两人还在哀嚎着议论,“,这人什么来头?这么能打?”

    “呸!到了血霉了,不是说富家少爷吗?哪个富家少爷杀气这么重!”

    他们只是收人钱财替人办事,现在事情办砸了,还得通知给钱的人。

    “喂,出事了!那个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陆谨轩抱着俞桑婉出到外面,放眼一看,果然是荒郊野岭啊!院子里,停着辆车,但是他没有车钥匙。

    陆谨轩抱着俞桑婉走过去,单手抱着她,长臂伸直,捂住她的耳朵,轻声嘱咐,“婉婉,捂住耳朵……会有点震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早已被他刚才飞身、踢人、夺抢的举动给弄得懵了,这会儿只会乖乖点头照做,“噢!”

    陆谨轩右臂伸直,朝着门锁一连发‘嘭嘭嘭’响。俞桑婉吓得直在他怀里瑟缩,这种场面……她何曾见过?更何况,现在是亲身经历?

    门锁被打破,陆谨轩低头,湿濡的吻落在俞桑婉额上,带着一种稳定人心的力量,“好了,别怕……上车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怔愣的看着他,眼底蒙上一层崇拜的色彩……他是这样的男子。

    上了车,陆谨轩把俞桑婉安顿好,弯腰替她系好安全带。看到她血迹斑斑的大腿,情之所至,贴在她耳边低语,“俞桑婉,你听着……我此生定不会忘记这一天!你为我做的这一切!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,一边指着自己的左肩。那里,刻着他的纹身……zero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咧嘴笑了,唇上的血色却在一点点消失。

    陆谨轩眨了眨眼,忍住喉头的哽咽,发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往前开了一段,俞桑婉突然揪住了陆谨轩的手,“谨轩,后面!”

    陆谨轩一看,后面有车子追上来了!看样子,就是冲着他!

    这种时刻,他实在顾不得太多。他看了一眼俞桑婉,“婉婉,你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神色茫然,对于要发生什么一点不知道,但却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,“嗯!”

    “好,你乖乖做着,我不会让你有危险!”

    陆谨轩把车速一打,车子顿时像开挂一样向前飞去!俞桑婉吓得拉住上面的把手,却不敢发出一点叫声,生怕让他分了神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俞桑婉却见陆谨轩打开了车窗,而后双手松开了方向盘,握住刚才那两只夺过来的枪支,接着……半个身子探了出去!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惊得发不出一点声音,这是真的吗?

    因为方向盘盘失去了控制,车子歪歪扭扭的往前行驶。

    陆谨轩强劲的腰身像是吸盘一样稳稳挂在车窗沿上,双臂伸直,眸底张扬而自信的的色彩,是俞桑婉之前从未见过的。甚而,还有着……疯狂的味道?

    形容不好,俞桑婉却有种感觉——好像这才是真正的陆谨轩!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