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11章 桃核哨子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俞桑婉心跳骤然失了节奏,抬手捂住鼻子,支吾道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说完,陆谨轩已经抬起手放在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看,好了……”陆谨轩像是个急需要得到大人肯定的孩子,满目殷切的看着俞桑婉。

    他的掌心里放着枚桃核哨子,眼神很清澈、很单纯……俞桑婉看着他,心一下子就软了。

    俞桑婉抬起手,不确定的看着他,“能吹响吗?”

    “吹一下不就知道了?”陆谨轩朝她眨了眨眼,顽皮的样子让俞桑婉又是一愣……这男人今晚见鬼了吗?

    陆谨轩说着将掌心一收,捏着哨子放到嘴边,作势就要吹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俞桑婉慌忙拉住他,急道,“别在这里吹啊?这周围这么多工人、职员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懵懂的看着她,俞桑婉笑了,小声说到,“你妈妈没有告诉你,做坏事要悄悄的吗?走……我们去外面大路上吹!”

    说着,她自己先往外小跑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我!”

    陆谨轩紧随其后,一同出了大门。

    东华旧址这一带,现在已经不怎么繁华了,入夜之后很有几分寂寥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前一后走着,路灯拖拽着影子、慢慢融合成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俞桑婉蓦地的停下脚步,张开双臂,“就在这里吹吧!试试看,一定要吹响啊!不然就没面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抿嘴浅笑,拿起哨子塞进嘴里,还拿手掌轻轻护着。看他优雅的姿态,带着一股贵气,俞桑婉不由轻声笑道,“真是贵公子啊……任何时候都不会狼狈。”

    ‘吁’的一声,从陆谨轩口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兴奋的捂紧了唇瓣,两眼崇拜的看着他,“真的吹响了啊!”

    见她笑了,陆谨轩更是兴奋,深呼吸,‘吁——’的一声拖的老长。在这安静的夜里,显得格外嘹亮,仿佛能冲破了天际去!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俞桑婉兴奋的直拍手,“真有意思,很久没有这样玩过了……给我试试!”

    说着,踮起脚朝陆谨轩伸出手。

    突然,对面一栋旧楼里,一扇窗户猛地被拉来,一个雄厚有力的女声粗噶的嚷嚷起来,“吵什么吵?这么晚了,你们不睡,别人还要睡!”

    俞桑婉讪讪的笑着,弯腰准备道歉,“太太、对不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,今晚的陆谨轩好像神经错乱了,格外顽皮。被妇人这样骂了,还是再次举起了哨子,‘吁——’的一下吹响了!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错愕的看着他,跺着脚,“你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妇人恼怒的不得了,“哪里来的混球,在这里滋事闹事?以为老娘不敢把你怎么样吗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只拖鞋已经从窗户口直朝着两人扔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陆谨轩一个旋身,将俞桑婉护在怀里,拖鞋砸在了他的背上,当然……其实也并不疼。

    “两个小孩,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窗口,妇人不见了!显然,是气不过下来逮他们了!

    俞桑婉抬头看着陆谨轩,突然惊叫一声,“啊!跑啊!”

    手上一紧,不自觉的拉住了陆谨轩的手,两人十指紧扣、大步往前跑!

    “死孩子!别跑!”

    身后妇人边跑边叫嚣,他们怎么可能听她的?

    俞桑婉腿短,到了后来就是被陆谨轩半拎着在跑。后来,陆谨轩看不下去了,索杏将人扔到了背上,“这样跑快点!你也太矮了!饭没少吃,怎么就是不长个子?”

    一趴到他背上,俞桑婉整个人都怔住了,他们这是……怎么又成了这样?

    一口气跑回去,两人还不敢放松,躲到了一旁的树丛里。陆谨轩依旧护着俞桑婉,将她整个密密实实的笼罩住。

    四周静谧的……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,甚至是……心跳声。

    “哈啊……”陆谨轩粗重的呼吸声在俞桑婉头顶,一声一声都像是在蛊惑着她。

    陆谨轩不时往外打量,小声说着,“好像没有来……她那么胖,跑不过我的。”

    彼此靠的这么近,俞桑婉感觉汗都出来了,整个人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陆谨轩一回头,即使接着月光和路灯的光芒,也能看到她脸上隐约的红晕。他喉结滚了滚,突兀的问到,“你……不是水杏杨花的女人,对不对?你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问完,俞桑婉口袋里手机响了,是乐正生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俞桑婉抱歉的低了低头,从陆谨轩怀里出去,接起电话,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乐正生在那边扯着嗓子,“你去看你爸,怎么还没回来?这都几点了?我去接你啊!”

    “啊?”俞桑婉有些慌,“我回来了啊!i不用来接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?我在门口呢!怎么没见到你?”

    俞桑婉下意识的看看陆谨轩,好像一下子清醒了。她和陆谨轩这是在干什么?难道是因为夜晚……容易让人‘犯罪’吗?她怎么又对他心生起不该有的念头来了?

    “我马上就到了,你在门口等我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俞桑婉没再看陆谨轩,只低低说到,“我回去了,你……也回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喜欢那个乐正吗?”

    陆谨轩站在她身后,突然问到。

    俞桑婉没有回答,顿了顿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陆谨轩一把拉住她,掰开她的手心,把那只桃核哨子放在了她手心里,“这个……给你。”

    ——陆谨轩以前喜欢的女孩子,特别爱吃桃子,他用桃核给她做过哨子……今晚,他也给你做了!

    俞桑婉看着掌心的哨子,略有失神,一攥手心,“……谢谢。”

    话音还在空中飘散,俞桑婉人已经迈开步子跑远了。

    陆谨轩呆呆的站着,肩膀一下子垮了下去,看着她的背影,喃喃自语,“我这么做……有没有用?能不能帮到忙?”

    地上长长的影子,并不能给他回答……

    大门口,俞桑婉喘着气跑过去,乐正生一抬手摁在她脑门上,“这么晚再回来!不知道我会担心吗?下次不许自己去,还是我陪着你的好!免得牵肠挂肚的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心头一跳,眼前闪过陆谨轩的面庞,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“乐正,我,我对你……不是那种感情,我觉得你很好,是值得交往的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!”乐正生皱着眉,匆忙将他打断,抬手挠了挠耳朵,“打住啊!这话我知道!听太多次了,能不一再提醒吗?我们两个,男未婚、女未嫁的,我追你都不行啊?”

    俞桑婉摇摇头,“可是,我……”q+;

    “别说了!”乐正生伸出手指堵住她的唇瓣,“我知道,你现在还不喜欢我!不过,人都是会变的,感情也会变……也许有一天,你会喜欢上我呢?”

    俞桑婉瞪着一双杏眼,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见她这样,乐正生心尖一揪,改了口,戏谑道,“也许,我追着追着你……就烦了呢?也许以后我看你,怎么看怎么不如意!个子又矮,饭量有大!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俞桑婉一愣,扬起了手追着乐正生打,“好啊!你竟敢说我个子矮、饭量大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乐正生大笑着往前跑,“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他跑的远远的,对着俞桑婉吐吐舌头,“所以,小婉婉……你要珍惜机会,在我还没有嫌弃你的时候,快点爱上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追不上他的大长腿,只能停下来,看着他爽朗的样子……摇头笑笑。乐正声的确是不错,然而,她先遇到了陆谨轩……有些事是没有办法假设的。

    就好像,她不知道自己怎样才能忘了陆谨轩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里,洗漱收拾了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俞桑婉突然想起什么,起来从口袋里摸出那枚桃核哨子。拿去卫生间仔细冲洗干净了,放在掌心里,对着月光一遍一遍的看,嘴角越来越弯。

    “啧!”俞桑婉蹙眉咂嘴,有些烦恼,“这么个小东西,要怎么收藏呢?放在哪里很容易丢了——”

    想了想,“嗯,还是找根绳子穿起来挂在脖子上的好。

    翻箱倒柜的,俞桑婉找出来一根红绳,仔细穿过哨子,眯眼笑了,“嘻嘻,好像还不错的样子!我真是天才!”

    穿好之后,立即就套在了脖子上,还对着镜子照了照。想到今晚陆谨轩拉着她狂奔,身后还有肥胖的中年阿姨追逐的样子,俞桑婉不由捂着嘴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好萌啊!陆总裁也会那么萌!”

    捂着被子,笑声都遮挡不住。

    而陆谨轩一回到房里,季晴已经在等着了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此刻的陆谨轩,犹疑着开口,“少爷?”

    陆谨轩听到这个称呼,只扯了扯嘴角,“自己就醒了,我什么也没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季晴皱了皱眉,低下头,“是,那……属下再给少爷做一次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陆谨轩点点头,躺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季晴走近床边,刚要开始。

    陆谨轩蓦地的睁开了眼,盯着她的样子似乎能透视人心。“你……真的能治好吗?”

    季晴心头一阵狂跳,忙点头答应,“是,属下会尽力。”

    尽力?陆谨轩勾唇,几不可查的讥笑。这世上,真正体谅陆谨轩的——以前他坚信只有一个,现在,他想,或许又多了一个……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