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10章 夜晚就不太一样的陆谨轩

    乐正生圆睁着一双丹凤眼,指着自己的鼻子,“你是让我……刷鞋子!?”

    陆谨轩一挑眉,“我说的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哈!”乐正生惊愕,嗤笑道,“你真是够了!你搞搞清楚,我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他抬手一指慕青岚,口气极为轻蔑,“这种下贱丫头,你让我给她刷鞋!”

    这完全鄙视的口吻,立时让慕青岚委屈的低下了头,拉着陆谨轩的袖子,小声道,“谨轩,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冷眼瞥向依旧蹲在地上给乐正生洗衣服的俞桑婉,胸口的闷气没法消散。继而看向慕青岚,柔声说到,“你别委屈,今天一定让他给你刷鞋子!”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乐正生震惊不已,脾气也上来了,狠狠将手里的盆往地上一掼,“**!来啊……看我刷不刷!”

    气氛一时间剑拔弩张,乐正生撸着袖子完全就是要打架的节奏。

    俞桑婉看不下去了,甩甩手上的水,站起来走过去拉住他,“算了……你这是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婉婉……”乐正生气不打一处来,“这个贱丫头,我早看不惯她这副贱兮兮的样子了!”

    “哎!”俞桑婉慌忙拽住他,“别瞎说了!”

    她一边拉过乐正生,一边朝着慕青岚伸出手,“脱下来吧!”

    “呃?”慕青岚愣住,看看陆谨轩,尴尬不已,“不用、不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扬唇笑了,“没事……我帮你刷,反正也不麻烦……你的鞋湿了,也确实不能穿了。”

    乐正生从后面拉拉她,“婉婉……”

    “啧!”俞桑婉瞪他一眼,“安静点!”

    他们这样亲昵的小动作,更是惹得陆谨轩火冒三丈。他脸色阴沉的弯下腰身,蹲在慕青岚面前,低声说到,“抬脚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慕青岚愣住了,可是又忍不住窃喜,让俞桑婉给她刷鞋,想想都痛快!

    可是嘴上却推辞着,“这不太好吧?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脱下来。”陆谨轩的口吻,几乎就是在命令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噢。”慕青岚怕他不高兴,实际上她心里巴不得这样,作势依着陆谨轩脱下了鞋,不好意思的看向俞桑婉,“不好意思啊!其实,我自己刷也可以的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懒得听她废话,一把接过,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一转身,拿着鞋子走了。

    乐正生跟在她后面,喋喋的说着,“小婉婉,辛苦你了!都是我不好,要不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俞桑婉豁达的一笑,“你还跟我计较这些啊!少爷你会刷鞋吗?我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乐正生笑笑,一偏头,朝陆谨轩投去一个挑衅的目光!想整他?现在得意的究竟是谁啊?

    陆谨轩眉头紧锁,他们都已经到了这样不分彼此的程度了?

    脑子一发热,伸手将慕青岚打横抱起,慕青岚也吓了一跳,靠在他怀里不胜娇羞的样子,“谨轩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没看她,视线落在俞桑婉身上,可是话却是对慕青岚说的,“你没穿鞋,我抱你回去……再说,你的身体也没有恢复,还很虚弱,少走两步是两步。”

    一旁,乐正生不由嘲讽,“哟,真是体贴啊!看的我都要感动了!”

    正在俯身刷鞋的俞桑婉脊背一僵,伸手将水龙头拧大了,哗啦啦的水声里,不太听清他们在说什么,心口的钝痛……好像会好一点。

    忍不住抬头看过去,陆谨轩抱着慕青岚往居住楼那边去了……

    俞桑婉不由自嘲,他这是为了替慕青岚出气吧?在他看来,是不是也认为是她想要害慕青岚?人心啊,怎么变得那么快?

    夜晚,陆谨轩的房里。

    他躺在床上,季晴正给他做完治疗。

    陆谨轩双眸合着,细长的睫毛搭在下眼睑上,看上去很平静,似乎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季晴伸手拉过被子,替他盖好,看着他的睡颜露出了微笑,“大少爷,晚安……季晴是一心一意为您好的。”

    季晴轻手轻脚的离开房间,带上门。

    房间里安静了片刻,床上的陆谨轩突然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这个样子的陆谨轩,哪里有一丝睡意?深邃的双眸、眸光发亮,分明是精神矍铄的样子。

    陆谨轩掀开被子下了床,走到衣柜前拉开,随手扯了件衬衣下来,又从阳台上拿了只盆扔进去,而后抱着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他一路出了居住楼,来到今天俞桑婉今天洗衣服的地方。

    空旷的场地上,拉着晾晒衣服的绳子,白天俞桑婉洗过的衣服就晾在上面。

    陆谨轩蹲下身子,面对着盆和里面的衬衣却不知道要做什么,茫然的样子……无措的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大门口,俞桑婉一手拎着袋子、一手拿着个桃子在嘴里啃着走进来,她下午洗完衣服又出去一趟看望了父亲,所以这个时候才回来。往里面走着,就看到陆谨轩蹲在地上,对着面前的盆。

    “大晚上,不睡觉,他干嘛呢?”

    俞桑婉嘀咕了两句,不由又多看了两眼。q+;

    走近了,才发现他是在对着盆里的衬衣发呆。

    “啧!”俞桑婉更觉得奇怪了,忍不住走上前,斟酌了半天,看他一动不动的,才开口,“喂……你在这儿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陆谨轩抬起头来,眼神很空洞,一时间好像不认识俞桑婉一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不清什么原因,俞桑婉觉得这样子的陆谨轩又好像变了个人——和那次坐在公寓门口,还有那个大雨晚上的他有些相似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俞桑婉心头一跳,不由蹲在他面前,指指盆,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陆谨轩面色无波,平静的说到,“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俞桑婉一愣,有些惊讶,“那……那脏了就洗啊!”

    想想不对,他哪儿会啊?

    “你不是带了人吗?那个季小姐,还有……慕青岚,她们不给你洗衣服啊?”

    陆谨轩定定的看着她,冒出来一句,“以前,是你洗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俞桑婉顿住,虽然吃惊,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,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,你不给洗了吗?”陆谨轩的声音低低的,又因为蹲在地上,没有白天看起来那么盛气凌人,倒像是很委屈,“因为那个乐正生吗?你喜欢他吗?”

    俞桑婉本能的就要反驳,“你瞎说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一张嘴又停住了,她有什么必要向他解释?

    拎着袋子站了起来,“那你慢慢洗,我回去睡了。”

    一转身,身后陆谨轩拧开了水龙头,‘哗啦啦’的水声听着就吓人。

    俞桑婉回头一看,这哪儿是洗衣服啊!照他这放水的架势,没一会儿就要水灾了!

    “哎!”俞桑婉无奈的摇摇头,又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她把袋子放在地上,先拧上水龙头,三两口把右手的桃子啃完了,桃核一扔,朝陆谨轩抬抬下颌,“让开!我来吧!大晚上的,非要洗什么衬衣啊?就这一件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谨轩像是个拿到糖的孩子,乖乖的移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俞桑婉卷起袖子,熟练的放水,到洗衣粉、柔和剂忙起来。

    陆谨轩却走到一旁,将她刚才扔掉的桃核捡了起来,拿在手上仔细看着。他迎着月光的样子,周身仿佛被镀了一层金边,不是那种耀眼的,而是那种很柔和的。

    好像他这个人,很干净、很清澈,俗世轻易沾染不得。

    俞桑婉不经意的抬头看了一眼,脑子里闪过一句话——宗之潇洒美少年,举觞白眼望青天,皎如玉树临风前。

    此刻的陆谨轩,美好的像是遥远的贵族。

    见他手里握着桃核,不由问到,“你拿着那个干嘛?上面都是我的口水,还沾了泥土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陆谨轩微垂着眼帘,“小时候没有用这个做过哨子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俞桑婉怔忪,随即点点头,“有啊!当然有……不过,你这么问,难道你也有?不会吧!你这样的富家少爷,也会这些玩意?”

    陆谨轩幽幽的点点头,叹道,“会的……有人教我做过……他说,他喜欢的女孩子特别喜欢吃桃子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俞桑婉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听起来很浪漫啊!不过,那是别人喜欢的女孩子,和你有什么关系啊?”

    陆谨轩突然转过头来看着她,“是啊……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一愣,糊涂了……他这是问谁呢?

    “来!”陆谨轩没有淤继续这个话题,而是凑到了水龙头下,“用水冲一冲,我给你做个哨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不及反应,他已经打来水龙头冲洗起桃核。

    这还不止,陆谨轩兴冲冲的四处晃了晃,找了块光滑的石头,一边沾着水、一边磨,还不时抬头看看俞桑婉,“要这样,沾水慢慢来,要把两边都磨通了,里面的仁掏出来才行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更是迷糊了,眼前这个人,真的是陆谨轩吗?

    盆里的衬衣就一件,俞桑婉慢慢洗着,等着陆谨轩磨桃核,看他专心致志的样子,俞桑婉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,却又……实在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俞桑婉把衬衣洗好、拧干,晾好。一转身,陆谨轩就站在她面前,靠的太近,她的鼻子顶在了他的胸膛上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