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06章 逃婚的朋友

    她们两个掉进整修的池子,岸上一下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俞小姐,你们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快,快上来!”

    工人忙丢下饮料,朝着这边涌过来。

    陆谨轩和乐正生本来正在商量着事情,听到动静都看过来,同时朝着她们跑过去。

    “婉婉!”

    陆谨轩一上去就跳了下去,下面的水只是灌了一些,试管道的,主要是淤泥。

    乐正生几乎是同时跳了下去,两个人同时朝俞桑婉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俞桑婉怔住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。陆谨轩怎么了?他……最牵挂的不是慕青岚吗?

    陆谨轩深邃的眼眸此刻只看得见俞桑婉,他丢下她一次,已经悔得肠子都青了,这一次又怎么能够重蹈覆辙?他朝她摊开掌心,薄唇动了动,分明就是在喊她的名字,“婉婉,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心念一动,慢慢抬起手伸向他。

    “谨轩!”

    慕青岚突然响起的声音,打断了他们片刻的失神。

    慕青岚捂着脑袋,羞臊的直哭,加上一身狼狈,此刻正满眼含泪,无助的看着陆谨轩。“谨轩,我要站不住了,我的头发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回头看了眼慕青岚,眉头紧蹙。

    看出他犹豫了,乐正生冷哼一声,走到俞桑婉身边、握住她悬空的手,“婉婉,怎么样了?来,我抱你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噢。”俞桑婉苦涩的扯扯嘴角,攀在了乐正生身上。

    “俞桑婉!”

    陆谨轩看不得他们这样亲热的抱在一起,咬牙低吼,那视线堪比利器,划过俞桑婉的脸庞,带起一阵刺痛感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满心委屈,这个人不能给她全心全意的感情,却又总要做出一副好像很在乎她的样子来。她头一偏,靠在了乐正生怀里,“你抱我上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乐正生答应着,顺便抬起手抚了抚她脸上的水和污渍,“看看你,弄得和小花猫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这样亲热,在旁人看来就好像一对小情侣。

    岸上已经有人在窃窃私语,“原来只知道慕小姐是姜先生的女朋友,原来总监和俞小姐也是一对啊!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话,陆谨轩妒火中烧,恨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谨轩……”慕青岚拦住他,哭得是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陆谨轩只能过来将她抱起来,“伤到哪儿了?上去再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哪里知道,陆谨轩才将她抱起来,慕青岚就疼的大叫起来,吓坏了陆谨轩。

    “青岚!伤着哪里了?”

    慕青岚皱着眉,很痛苦的样子,“我的腿……好像不能动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忙朝着岸上的工人吼道,“快叫救护车!”q+;

    “谨轩。”慕青岚抽抽搭搭的靠在陆谨轩怀里,到了岸上也没有停下来,一边还有意无意的瞥向俞桑婉,“俞小姐是不是不喜欢我?”

    陆谨轩蹙眉,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俞桑婉刚上了岸,正被乐正生用毛巾包住在擦头发,听到这话也看了过来,“慕小姐?”

    慕青岚低垂着眼帘,委委屈屈的样子,“我知道是我不小心滑到的,但我不是故意也把俞小姐拉下去的……你为什么……要把我的假发扯掉?都是女孩子,不知道女孩子最在意自己的形象吗?你明知道我刚手术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惊愕的张大了唇瓣,她这是什么意思?意思是她是故意的吗?

    “慕小姐!”

    “谨轩!”慕青岚根本不听她的,往陆谨轩怀里一靠,哭诉到,“我现在的样子,是不是很丑?大家都看到了,我没脸见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身子僵硬,又不好将她推开,只能生硬的劝着她,“你不要这么想,你病了才好……头发会慢慢长好的。”

    慕青岚哭着摇头。“我不知道我是哪里让俞小姐不高兴了,她要这样做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抬眸看向俞桑婉,只一眼,却让俞桑婉气的胸廓剧烈起伏。

    他这么看她是什么意思?也认为她是故意的吗?

    “姜先生,救护车来了!”

    车上担架下来,医生护士过来将慕青岚抬了上去。慕青岚紧握住陆谨轩的手,“谨轩,你陪我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陆谨轩朝她点点头,“你先上车,我马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慕青岚不甘心的松开手,狠狠瞄了眼俞桑婉。

    “哈!”俞桑婉这下子算是明白了,这个慕青岚光是看着一副柔弱外表,其实内里根本是蛇蝎心肠!这么表里不一、两面三刀、阴险狡诈的女人,陆谨轩还真是喜好特别!

    陆谨轩朝着她走过来,他心里其实是期待的,就算是她故意这么做,也没有什么。若俞桑婉真是故意的,正好说明她还是那个会为他吃醋的丫头!

    “我问你……你是故意的吗?”陆谨轩承认,他是个卑劣的人,他希望她是故意的!

    “哼!”俞桑婉一把扯下毛巾,扔在地上,愤愤道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是故意的?让她出丑对我有什么好处?因为她是你的女人吗?嘁!别搞笑了!那是你的事!我们早就桥归桥、路归路了!你以为,我会因为吃醋做出这么幼稚的事?告诉你,不是我干的,休想冤枉我!”

    这句话的重点很多,俞桑婉想表达的是,她不是故意的!

    可是,在陆谨轩听来重点却是——她不屑于为他吃醋!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脸色阴沉,薄唇紧绷,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一转身,往救护车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愣住,看着陆谨轩的背影,仿若被抽走了魂魄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乐正生叹息着,走到她面前蹲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蓦地往后退了一大步,眼眶泛红,可怜兮兮的看着他,好像没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乐正生抬头看着她,指指她的脚面,“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俞桑婉错愕的瞪着他,依旧是魂不附体。

    乐正生无奈的摇摇头,“行了……你啊!那我们先到别的地方坐坐,你有什么委屈,也请告诉我,好吗?我是你忠实的听众。”

    夕阳下,长满荒草的花坛边。俞桑婉坐在上面,乐正生拿着药箱陪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是不是很没出息?”俞桑婉小声嘟囔着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正生点点头,“算是吧!一个男人而已,他不喜欢你……你也用不着这么跟没了他活不下去一样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猛地抬起头,“我有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乐正生还真是直接,说话毫不客气,“你知道吗?你这样一点都不可爱了,你还是豁达的样子最迷人……你快点振作啊,不然我二姨太的位置不留给你了啊!”

    俞桑婉一怔,随即笑起来,“哈哈……你这张嘴,这么占便宜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正生点点头,看着她,丹凤眼慢慢眯起——丫头,我要是说真的……你给吗?

    当然这话,他现在是不会问的,还不到时候。

    “啊!”乐正生跳下花坛,蹲在她面前,“牢骚吐完了,可以给我看看你的伤口了?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乐正生抬手将她的牛仔裤卷起来,俞桑婉忍不住皱眉吸气,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膝盖蹭破了一大块,血从上一直流到脚面。乐正生一看,立时皱了眉,瞪了她一眼,“你看看,还不让弄!简直胡闹!不许动,这下由不得你了!太不听话了。”

    他把她的脚紧拽住,用双氧水直接往上倒,俞桑婉疼的直躲闪,“啊……轻点啊!太粗暴了!”

    “轻什么轻?你再不听话,我弄折了你的腿!”

    乐正生佯装恼怒,手上的动作却轻了不少。

    俞桑婉托着下颌看他,好奇心一下子上来了,“乐正,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啊?感觉你好像成天无所事事的,上次还被你家里人抓回去……啊!你不会是逃婚出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乐正生乐了,大笑道,“哈哈……想象力还真是丰富!不过,你说的倒是也没错,我们这种人家,逃婚的人不少……不过,我就不是,有些人还真是很积极的逃婚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,一边不怀好意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俞桑婉有所察觉,“听你这话的意思,你有认识的人逃婚了?你朋友?”

    乐正生微顿,心想着……陆谨轩算他朋友吗?不能吧?再说了,陆谨轩逃得了一时,终归还是逃不掉,订婚日期都订下了……就在东华周年庆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想了想,乐正生笑着摇头,“我就是这么一说,反正有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俞桑婉点点头,“也是,你们这种人家,家族联姻的不少吧?”

    乐正生抬手捏捏她的鼻子,“问这么多做什么?反正我没有……你努力努力,还是有希望的。”

    “嘁……”俞桑婉莞尔,只把这当成个玩笑。“哎哟,轻点!”

    前面走道上,陆谨轩从夕阳里走过来。他刚回来,还是没能忍住想要来看看俞桑婉。没想到,就看到了这一幕……

    脚步突然就顿住了,眸中神色复杂。

    要说放弃俞桑婉,他从来没有放弃过,只是他们现在状况越来越糟糕,他确实不善于处理。这个乐正生偏偏又差在里面!可恨的是,他还轻易动不得!

    醋海啊,早已翻腾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