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04章 越来越好玩了

    慕青岚浅笑着走过来,还朝乐正生和俞桑婉点了点头,“你们……是在谈公事吗?”

    “嘁!”乐正生冷眼扫了扫她,瘪嘴冷笑,讥诮道,“说了你听得懂吗?”

    一句话,说的慕青岚脸上很是挂不住。

    陆谨轩一记眼刀扫向乐正生,转而看向慕青岚转移了话题,“青岚,这么晚了……快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慕青岚神色缓和了些,视线落在他手里的纸袋子上。不禁问到,“这个?”

    好像有些熟悉感,慕青岚想了想,讶异的喊出声,“这个是……以前……”

    她曾是陆昱轩的家教老师,对陆昱轩的事情自然了解一些。

    陆谨轩不免惊喜,“你想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慕青岚笑着点点头,“是,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一着急,追问到,“那其他的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慕青岚扶着额头,无辜的摇摇头,“还……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眼神一暗,但还是挤出个笑容,“没关系,慢慢来……不是正在好转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慕青岚点点头,掌心已经捏了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陆谨轩眼角瞥了瞥和乐正生并排站在一起的俞桑婉,心念一转,把纸袋递给了慕青岚,“这个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我?”慕青岚喜不自禁,“你是特意……给我买的吗?”q+;

    陆谨轩犹疑了片刻,点点头,“还是热的,趁热吃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慕青岚接过纸袋,珍视的抱在怀里,仰头看着他,“你也快回去吃点东西,一直忙到现在,都没吃东西……我叫了你喜欢的菜点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陆谨轩微一颔首,虚扶着慕青岚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身后,俞桑婉直直的站着,双手垂在身侧,不知不觉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乐正生轻叹着,抬起手落在她头顶,“走远了,看不见了……别看了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猛的回过神,倔强的反驳,“谁说我在看他?他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“是,我也没说你在看他啊!”乐正生戏谑的低下头,“小婉婉……你不打自招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怔住,嘴巴一瘪,“你和他很熟的噢?”

    乐正生不解,点点头,“算是吧!”

    “他、他……”俞桑婉支吾着,睫毛轻颤,“他和慕青岚……很多年了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乐正生眯起眼,嘴角含笑。

    慕青岚啊!他记得当年就是陆家一个兼职家教,算起来……也就是陆家的下人吧!但至于为什么现在陆谨轩这么看重她,他就不清楚了。但以他对陆谨轩的了解,不会是喜欢就是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点他为什么要告诉俞桑婉?

    “呵。”乐正生丹凤眼一挑,端的是风流无限,“是……很多年了。这么多年,陆少爷身边人换了多少,这个……倒是雷打不动。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,仿佛一记重锤,狠狠砸在俞桑婉心上。

    俞桑婉嘴巴紧抿着,努力让自己不要失态,“散步结束了,我还要去忙。”

    “喂,小婉婉……”乐正生没喊住她,看着她倔强的背影、笑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,陆谨轩简单用了餐,继续忙碌。

    季晴站在他面前,恭敬的说到,“大少爷,您该治疗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陆谨轩抬眸,摇了摇头,“今晚就算了……我要通宵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季晴一愣,“大少爷,您要忙什么?这里不是有人负责?”

    陆谨轩脸色沉了下来,勾唇冷笑,“季晴,你是我的治疗师,守好本分!其他的事,轮不到你管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季晴立即低下头,“是,属下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季晴慌忙出去了,将门带上。

    陆谨轩烦躁的揉了揉眉心,他虽然同意了季晴的治疗,但对她这个人始终是不放心的……季晴是母亲的人,而母亲在一些事上和他总是持有不同的观点。

    低头看看电脑,陆谨轩摇了摇头,还是先解决俞桑婉闯的祸吧!

    一直到了凌晨,才算初步完工。

    陆谨轩抬起腕表看了看,指针已经指向四点。他站起来走到窗户边往对面旧楼看过去,点点灯光下,依稀能看到俞桑婉拿着手电,一层层的走过。

    “嘁。”陆谨轩莞尔,摇了摇头……该去终止她这种愚蠢的行为了。

    出了房门,走到对面。

    俞桑婉手里一堆纸,还只完成了一部分。一旁,乐正生靠在墙壁上,已经是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俞桑婉看着好笑,“喂!醒醒!总监大人!”

    “啊?”乐正生吓醒了,匆忙看向她,“怎么了、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擦擦口水吧!”俞桑婉调侃他,“你不用陪着我的,你快回去睡吧,天都要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乐正生摇摇头,突然捂住肚子,“哎呦,要上个厕所!小婉婉,你自己待一会儿,不要害怕啊!我马上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人已经捂着肚子跑远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俞桑婉哭笑不得摇摇头,“硬要陪着我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她在台阶上坐下,面对着一堆纸惆怅起来,“哎……他骂的没有错,我就是没用!做事的时候,为什么要胡思乱想?这种做法简直蠢透了!就是再给两天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一直熬夜到现在,俞桑婉也很困了。

    放下纸张,坐在台阶上靠着墙壁,俞桑婉眨眨眼、已然是昏昏欲睡。她抬头看看下面,正对着两片规划出来的空地——那是她策划的要用来移植桃树的地方。

    突然,就想起了母亲。

    俞桑婉伸出舌头,舔了舔嘴唇,小声喃喃,“妈妈,想吃桃子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悄无声息的来到她身后,刚好听到她这么说……小丫头想吃桃子了?

    “嗯,要那种一口咬下去好多水的水蜜桃。”俞桑婉喃喃自语,眼皮耷拉下来睡着了。

    地面上,veilisr手工皮鞋纤尘不染、落地无声。陆谨轩走到俞桑婉身边,看了看脏乱的阶梯。像这种席地而坐的行为,在他从小的家教里就是被明令禁止的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他只是皱了皱眉,就坐在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陆谨轩凝神看着俞桑婉,小丫头睡着的时候,嘴巴是上翘的,很像撒娇的模样,看的他心头软软的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,陆谨轩抬起手将俞桑婉的脑袋托住,靠在了自己肩上,这样会舒服点吧?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俞桑婉没醒,反而舒适的哼了哼。

    陆谨轩无声轻笑,掏出了手机,翻到唐越泽的号码——开始打字。

    想起一开始学打字,还是为了俞桑婉……没想到现在为了她又排上用场了。

    对着屏幕操作了一番,摁下发送。陆谨轩松了口气,低头静静凝望着她……那眼神,浓的化不开。

    身后,乐正生已经上完厕所回来了,但他看到这一幕便顿住了脚步,闪身躲在了墙壁后面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俞桑婉自睡梦中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现在是凌晨,东华的天气还是有几分寒意的。

    陆谨轩小心翼翼的扶正她,脱下外套给她披上,手机便震动了一下……是唐越泽的消息——他要的东西来了。

    陆谨轩把俞桑婉靠在墙上,自己下了台阶去门口取东西。

    他一走,乐正生就从暗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阿嚏!”俞桑婉猛然打了个喷嚏,惊醒了,看到乐正生,又看看自己身上的外套,“你的啊?”

    乐正生微怔,他身上正好没有外套,男人的西服嘛……样子都是差不多的。乐正生笑着点点头,“是啊!不是看你冷的缩成一团吗?”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俞桑婉笑着扯下来还给他,“你真体贴,我也去上个厕所。”

    “婉婉!”乐正生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“路黑,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噢,好啊!”

    两个人才走开,陆谨轩便拎着一只袋子回来了——里面是唐越泽刚让人送过来的桃子,现从培植果园里送来的,很新鲜,是俞桑婉想要的那种多汁的水蜜桃。

    不过,人呢?

    陆谨轩四处看看,原来的地方放着手电筒和纸上,他的外套也被随意搁在那里。

    等了有一会儿,听到俞桑婉嘻嘻哈哈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还说陪我?你一个男的,胆子那么小!”

    乐正生反驳,“我不是胆子小!是突然看见蟑螂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我懂的!你不用不好意思!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不是胆小!”

    听到这对话,陆谨轩眉心紧蹙、眼神暗了暗,捏紧了手上的袋子,弯腰放下、转身疾步离开。

    俞桑婉停下脚步,看着地上的袋子,弯腰拎起、打开一看,奇道,“咦,是桃子啊!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她转身笑眯眯看着乐正生,“嘻嘻,是你吗?”

    乐正生眸光一闪,未置可否,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刚好想吃呢!”俞桑婉坐下来,掏出来一个,赞叹道,“已经洗过了啊!”

    张嘴咬了一大口,满嘴都是桃汁,嘟囔着,“好甜啊!你自己也吃……”

    乐正生毫不客气的伸手拿了一个,咬了一大口,心中却是明了的。好一个陆公子,他这么在意的东西……看来越来越好玩了!真没白来这一趟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