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02章 抢了谁的功劳

    晚上,各自安顿。

    俞桑婉脱了衣服下来,对着镜子检查伤口。

    她的体质其实不错,但是皮肤比较敏感,小时候摔破了膝盖,都要很长时间才能长好。这个伤口也是,本来以为没事了,没想到忙了一天,表面又有些渗出了。

    ‘咚咚’,门上有人轻轻敲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俞桑婉忙将衣服拉好,以为是乐正生,随口喊到,“乐正吗?还不休息,什么事啊!”

    门一开,却是黑了脸的陆谨轩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一怔,笑容僵住,二话不说就要关门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陆谨轩抬手挡住,“先别关门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左右看了看,蹙眉警告他,“你快松开,不然我喊人了!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要把这个给你。”陆谨轩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盒子,紫檀木包装,看上去古色古香。

    俞桑婉疑惑,这是什么东西?不过她并没有问,因为这是什么……她一点都没有兴趣知道!q+;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怕陆谨轩纠缠,伸手一把夺过,“你可以走了?”

    陆谨轩眉眼一松,闪过一丝喜色,不舍的看了看她,“好好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勾唇,无声的笑笑,那笑容满含嘲讽。

    陆谨轩满眼不舍,“我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走!”俞桑婉胳膊一指,根本不看他。

    陆谨轩下颌紧绷,无奈的转过身。他还没跨出两步,俞桑婉已经扬起手臂将那只盒子砸在了他背上!

    “谁要你的东西!”

    陆谨轩迅疾转过身,然而‘咣当’一声,俞桑婉已经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!”陆谨轩气的不轻,看看地上的盒子,身子一弯捡了起来,走过去再敲门,“俞桑婉,开门!你把门开开!”

    可是,这一次俞桑婉却再没理会他。

    陆谨轩莫可奈何,身后却响起戏谑的调侃声。

    “哟!”乐正生抱着胳膊斜靠在墙上,笑嘻嘻的朝陆谨轩一抬下颌,“姜先生啊,您这干嘛来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放下手,走向乐正生,抬起了个胳膊。

    乐正生本能的抬起手、护在身前,“你想干什么?打一架吗?”

    “嘁。”陆谨轩冷笑,把那只盒子放在了乐正生面前,“拿去,给她用。”

    “这什么啊?”乐正生狐疑的接过。

    陆谨轩没说话,看了他一眼就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走出去两步,却又突然顿住,微微侧过身子,侧颜掩盖在阴影里,鼻梁尤其挺拔,“你靠近她,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乐正生一愣,随即笑了,“她可爱啊!我喜欢她,有什么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陆谨轩显然不信,摇头冷笑,“这种话,从向来风流的乐正少爷嘴里说出来,还真是……可笑。”

    乐正生脸色一板,咬牙哼到,“我怎么可笑了?你又比我好到哪儿去?你好像是一副拒人于千里的样子,事实呢?你这么紧追着她不放……打算以后怎么安置她?”

    上前两步,靠近陆谨轩,“管好你自己!趁早离她远一点,看不出来吗?这个丫头,不是随便玩玩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蓦地的转身,乐正生已经去敲俞桑婉的房门了。

    但是乐正生的话却带给了他不小的震动,俞桑婉……不是随便玩玩的……

    房间里,乐正生把一盒药膏递给俞桑婉。“喏,拿去涂。”

    幸好他机灵,把外面的包装去了——里面原来是一只药膏,看样子就知道是‘观潮’那边的特贡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什么呀?”俞桑婉接过,拧开盖子就问到了一股浓烈的药味,立时挤了挤鼻子,“好难闻!”

    乐正生一拍她的脑袋,“不许皱鼻子,多好的东西……一般人看都看不到,抹上去,伤口很快就长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俞桑婉笑嘻嘻的吐了吐舌头,“知道啦!有个有钱的朋友就是好啊,这是你们家的私人订制啊?”

    私人订制?算是吧!不过,不是他们乐正家的。

    “是!”乐正生含混的点点头,“要好好用,女孩子身上留下疤痕很难看!影响嫁人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!”俞桑婉捧着药膏,感激的看着乐正生,“真的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被她用这种眼神看着,乐正生浑身不自在,他这算不算是……贪污了陆谨轩的功劳?

    第二天,要开工了。

    乐正生是总监,现场主要是他负责。

    里面的简易办公室里,俞桑婉和陆谨轩相对而坐,陆谨轩本来就是无所事事,只有俞桑婉还在反复推敲细节。

    ‘咚咚’,敞开的木门上响了两下。

    俞桑婉随口应道,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们好。”

    这个熟悉的嗓音响起,俞桑婉和陆谨轩才齐齐抬头看过去,站在门口的,竟然是慕青岚。

    俞桑婉立即低下了头,不是来找她的,她不需要理会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慕青岚慢慢走进来,站在陆谨轩身边,“你们在工作啊?”

    陆谨轩蹙了蹙眉,“青岚,你怎么来这里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慕青岚双手放在身前,很局促的样子,“我是和季晴一起来的,她说……我多接触以前的人事,会对恢复有帮助。我一睁开眼,看到就是你,而且我想,多见见你,回想起更多以前在陆家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低着头,心头一跳……以前在陆家的事?他们还真是有着很多可以回忆的过去啊!

    陆谨轩知道季晴要来,他的治疗已经恢复。此刻听慕青岚这样说,也没有拒绝……毕竟,他在慕青岚身上寄托了太多希望,不可能放弃。

    他站了起来,看了眼俞桑婉,“青岚,我送去房间……这里乱,对你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我想多和你在一起……”慕青岚仰望着他,“我不是来玩的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坚持到,“赶过来很辛苦,现在先回去好好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慕青岚一副病恹恹的样子,点了点头,“好吧!你送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才一离开,俞桑婉就忍不住一拍桌子,“来这里谈情说爱了?辣眼睛!”

    手上鼠标一移动,‘咯噔’一下,俞桑婉匆忙瞥了一眼,只看到一个对话框一闪而过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俞桑婉惊得蹦了起来,“删除?我把什么删除了?”

    急的一身冷汗,俞桑婉忙弯腰仔细核对,这么一核对,她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完了!”俞桑婉脸色骤变,抓住头发,“我闯祸了!”

    被她删除的,正是这段时间以来踩的点。要知道,东华旧址不小,踩一遍点……再根据实际位置来画图,并不是那么一件简单的事,从开始以来也耗费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!

    俞桑婉正急的没有办法,乐正生从外面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婉婉,你把图纸整理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啊?”俞桑婉怔忪,慌的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乐正生走进来,往沙发上一靠,抱怨道,“小爷我从小到大就没干过这么多活!真是累死我了!还好,我看外面支架都差不多了,明天细节施工方就会到位,你今天把图纸打印出来吧!重头戏才开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这会儿已经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图纸,是她这么长时间以来,和现场这么多人员合作的心血,却在她恍神间给删除了!

    还有,明天就该进行下一项,若是不能及时进行……消耗的都是东华的财务!

    见她半天不回应,乐正生察觉出异常来了,“小婉婉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俞桑婉慌乱不已,但在这里,乐正生是她唯一可以商量的人了,她急的拉住乐正生的手,“我犯错了,我刚才把……把图纸都删除了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乐正生一听,也惊得站了起来,看了看电脑,里面已经空了,“你没有备份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摇了摇头,急的要掉眼泪了,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乐正生扶额,片刻才冷静下来,“这件事是陆谨轩负责,没事……跟他说一声,他应该不会怪你,拖延几天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咬着下唇,不确定,“他会吗?”

    乐正生轻笑,“他那么稀罕你,这点钱对他来说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说着,拿起了电话拨给陆谨轩。

    俞桑婉心跳的厉害,暗自祈祷着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乐正生把事情说了,没讲两句电话就挂了,“哎……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俞桑婉战战兢兢的看着他,“他怎么说?”

    乐正生耸耸肩,“他说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门口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陆谨轩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他径直走过来,瞟了眼俞桑婉,“怎么会删除的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俞桑婉绞着手指,声音低低的,“我不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小心?”陆谨轩抬眸,毫无温度的看着她,“多少人的心血,你一句不小心就解释了?俞桑婉,你多大的人了?做事的时候都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愣住,他还从来没有这样严厉的指责过她!

    陆谨轩浓眉紧蹙,恨铁不成钢,“你真是……责任你承担的起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一动不动,像是吓傻了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