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00章 强劲的情敌

    “小婉婉!”

    医院里,乐正生一推开房门,就嚎了起来,直朝着俞桑婉扑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!”俞桑婉吓得直往后退,摇头摆手,“别过来啊!我受了伤,经不起你这么热情的久别重逢!你意思意思、掉两滴眼泪就可以了!”

    “呜呜!”乐正生装腔作势的抹了抹眼角,“没良心的小东西,小爷是真的担心你!”

    上下打量起俞桑婉,乐正生不免诧异,“我离开才多久啊?你怎么就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了?不是为了陆家那个小子……殉情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“得有情才能殉啊!”

    “嗯?”乐正生一怔,直凑到俞桑婉跟前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你和陆家那个小子……没有情了?”

    俞桑婉眼神暗了暗,摇摇头,“没有情了……这次是真的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棒了!”乐正生一乐,蹦的老高,笑眯眯的看着俞桑婉,“那小婉婉……考虑考虑我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无力吐槽,连摇头都是懒懒的,“嗯,考虑你什么?给你当二姨太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吗?”乐正生眼睛一亮,握住俞桑婉的手,“我保证,最疼你、最宠你!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俞桑婉手上一紧,紧紧扣住乐正生的手皮、用力一拧。

    疼的乐正生直蹦跶,“啊……小婉婉,你杀人啊!”

    俞桑婉脸色一板,“给我听着!我最讨厌你们这种有钱的公子哥了!我以后找男人再不找你们这种!我要找个穷光蛋,然后……我养他!哼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婉婉。”乐正生揉着手,对俞桑婉竖起大拇指,“有志气!很好、很好!”

    陆谨轩来看医院,一推开门,就看到这样一副场景——

    乐正生坐在床沿,拿着一只火龙果,用勺子挖着果肉递到俞桑婉嘴边喂她,“小婉婉,张嘴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俞桑婉靠在床头,翻着手里的书,头也没抬,张嘴含住了,嚼了两口抱怨道,“不够甜,放点糖。”

    乐正生嘴角抽搐,“啧……你这么挑!”

    “放不放?那么多废话!”俞桑婉抬眸瞪他,模样甚是娇嗔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乐正生陪着笑脸,“放,我放……”

    乐正生只好拿了细砂糖放在果肉里搅拌了,重新递到她嘴边,“小婉婉,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俞桑婉一张嘴,看到陆谨轩进来了,顿时没了食欲。

    陆谨轩此刻的脸色,阴沉的可怕,胸廓微微起伏、已是气极,他眉眼一扫,很不屑的瞥向乐正生。

    乐正生那双妖媚的丹凤眼一挑,笑嘻嘻的样子,还朝陆谨轩眨了眨眼,“嗨!陆公子,又见面了啊?哎呀,你看看你这脸色,怎么了?虽然是男人,也要注意保养啊!这段时间没见,不觉得我又更好看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陆谨轩下颌微抬,是命令的口吻,“出去!”

    乐正生一把把火龙果抱在怀里,摇头,“不,我不出去!”

    说着,还可怜兮兮的看着俞桑婉。

    俞桑婉并不看陆谨轩,只淡淡说到,“你是我的朋友,是来看我的……旁人的话,你不用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!”乐正生点点头,握住俞桑婉的手,“小婉婉,就知道你会护着我的!”

    看到他们握在一起的手,陆谨轩怒火更甚,一抬手将其挥断!

    “啊!”俞桑婉被打疼了,愕然的瞪着他,“你干什么?这是我的病房,我没有请你来!”

    陆谨轩忍着气,抿了抿嘴,“俞桑婉,我们的事不要把外人扯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俞桑婉茫然,“我们的事?我们什么事啊?外人?你说我的朋友吗?”

    她觉得可笑,“陆谨轩,我再说一遍,我们以前即便有关系,也已经分手了,对分手的前任纠缠不休是很没有风度的!我们没有什么可再说的了,我的朋友来看我,你要还是个男人,请你有风度的离开!”

    “分手?”陆谨轩闭了闭眼,瞳仁骤缩,“你是认真的?”

    “对!”俞桑婉斩钉截铁的点头,“你不要总是一直问、一直问,我觉得很烦啊!你问多少遍,答案都是一样的!”

    陆谨轩薄唇紧绷,心绪依旧深藏不漏。

    俞桑婉攥紧手心,虽然这些无情的话都是她说的,可是她还是会心痛的。

    “陆谨轩,男女相爱、相恋,然后分手……这是很寻常的事,你不是这么想不开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q+;

    陆谨轩没说话,只一下一下点着下颌,最后看了眼俞桑婉,“俞桑婉,我欠你一个解释!我本来是要给你的……现在是你不要的!好,如你所愿,我不会再解释!”

    愤而转身,余光扫过乐正生,紧握的双手、手背上青筋暴起!

    他夺门而去,剩下一室空旷。

    俞桑婉呆呆的,脑子里回荡着他的最后一句话,他要给她……什么解释?

    “小婉婉!”乐正生上前来,轻拍着她的肩膀,“你和他究竟怎么回事啊?我认识陆老大有些年头了,从来没见他这样过……他说要解释,你们是不是真的有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“呵!”俞桑婉脸色发白,嗤笑着摇摇头,“哪里有什么误会?不过是他一次又一次的借口……根本不用放在心上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乐正生不太放心,“可是,你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俞桑婉茫然,“我没事啊?我能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哭了,你不知道吗?”乐正生抬起手略过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怔住,她竟然哭了吗?她自己都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好吧,今天以后就全都结束了!那么,她可以大哭一场,来祭奠自己这段爱情吧!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俞桑婉索杏嘴巴一瘪,放声哭起来,“啊!”

    乐正生被她吓了一跳,“哎哟,你还是不要发出声音,哭的比较美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忍着?”俞桑婉大声反驳,“我失恋了,难道失恋的人连大声哭的资格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……”乐正生连连摇头,“你哭吧!想多大声都可以!”

    可是,俞桑婉却慢慢变成了啜泣,咬着下唇、抱着膝盖、肩膀微微颤抖的样子……好不可怜。

    “哎!”乐正生摇头叹息,上前将人轻轻拥在怀里。“小婉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却突然抬起胳膊来,将乐正生抱住,“别说话!也别让我看到你的脸!就这样,像以前一样,让我把你当成他……一会儿、一会儿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乐正生僵住,不敢动、也不敢再开口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俞桑婉趴在他肩头,哭得像个孩子,口中喃喃,含混不清,“这样也不是他……味道不一样……怎么办?要忘记掉,一定很辛苦。”

    门外,陆谨轩一直站着没走。

    他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,只看到他们拥抱在一起,乐正生的手还在她肩上轻轻拍着……她靠在他的颈窝里,哭得肆无忌惮!是在诉说委屈吗?简直是,该死……

    “大少。”唐越泽看的是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陆谨轩蓦地转过身,往外走,“他怎么会来?是不是逃出来的?”

    唐越泽紧跟着他的步伐,摇摇头,“这次不是,是为了协助东华周年庆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一顿,停下步伐,“我需要他协助?”

    越想越是生气,单手叉腰,吩咐唐越泽,“立即给乐正家打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唐越泽拦都拦不住,陆谨轩已经自己拿起了手机,拨通了乐正家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,世伯,是我……谨轩。”

    唐越泽张张嘴,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少这次是……真的反常啊!

    陆谨轩握着手机,和乐正家一通迂回寒暄,目的就是要把乐正生这个障碍给弄走!

    可是,这一通电话,显然是太过冲动了。

    “谨轩啊!哎呀,我们家小九这次就拜托你了……他这么大了,还是成天游手好闲,正好东华周年庆,他主动要求要学着做事!知道你在那边,让他过去好好跟你学学!知道你忙,你也不用刻意留意他,扔给越泽就行……”

    一番话,说的陆谨轩不知道怎么开口,“世伯,您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那就这么说了,他要是不听话……你就当自己弟弟教训!”

    “是,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挂了电话,脸色比之刚才,越发阴沉。

    怎么办?人赶不走!他和俞桑婉之间已经是问题重重,再加上个乐正生……他简直无法想象!

    俞桑婉那个丫头,看似玲珑剔透,但其实心思简单的很。男人天生的敏锐感告诉陆谨轩,这个乐正生……将成为他和俞桑婉之间一个很大的问题!

    “大少爷……”唐越泽觉得自己都快不会说话了。

    陆谨轩有气没处撒,爆喝一声,“去……买火龙果!剥了皮,把瓤掏出来!要甜!要加细砂糖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唐越泽一愣,大少爷这是什么吩咐啊?

    “给她送去!”陆谨轩愤懑不已,“连这些小事都照顾不好,还让人有机可趁?唐越泽,你真是……越来越会办事了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唐越泽忙不迭的点头,心中明白了……大少这醋,吃的可是不同凡响!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