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99章 我现在不想听了

    俞桑婉撑着胳膊要下来,却被进门的看护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哎,俞小姐,你要做什么?我来!”

    俞桑婉看看她身上穿的衣服,知道不是医院配的护士,不免问到,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看护笑笑,“是唐先生让我来照顾你的,你有什么事,只管招呼我。”

    唐先生……那就是陆谨轩?

    俞桑婉想想刚才那一场车祸,只觉得讽刺无比。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很客气的对看护说,“谢谢你啊,对了,唐先生现在在哪里啊?”

    “他呀!”看护倒是没什么算计,“唐先生现在正在慕小姐那里呢!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俞桑婉有气无力的摇头笑笑,果然如此……唐越泽在慕青岚那里,那么陆谨轩也只会在那里!她这是怎么了?还觉得胸口的伤不够疼吗?这么上杆子的找虐。

    俞桑婉抿嘴,对着看护笑说,“谢谢你啊!不过,我不需要人照顾,你回唐先生那里吧!”

    “啊?”看护一愣,没料到会这样,“俞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不想再多说,秀眉微蹙、已有些不耐烦,“请你快走吧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看护很为难,但看看俞桑婉的表情,并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好讪讪的、犹豫着出了门,打算去问问唐越泽。

    岂料,一出门就撞上了回来的陆谨轩和唐越泽。

    “唐先生……”看护看看陆谨轩,对他的身份并不知晓。

    陆谨轩蹙眉,已然有了疑惑。

    唐越泽会意,忙问道,“怎么了?你怎么没在里面好好照顾俞小姐?俞小姐身上还插着管子,身边怎么离得开人?”

    “唐先生……”看护支吾着,“是俞小姐赶我出来的!她年纪虽然小,可是态度可坚定的很!我看着,有点发怵……”

    听不下去太多,陆谨轩一抬手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病床边,俞桑婉刚下了床,正费力的往洗手间挪动。她麻药刚醒,没有什么力气,身上的管子和排气瓶子都需要自己拿着,每走一步都需要耗尽力气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俞桑婉忍着痛,慢慢挪动。

    陆谨轩一看,又是气又是疼,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直接走上来,想要将她抱起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!”俞桑婉鬓侧都是汗,说话也很费力,“……”q+;

    “你这是胡闹!”陆谨轩不听,依旧跨步上前。

    “我说别过来!”俞桑婉惊叫,一把扯过排气管子,怒瞪着陆谨轩,“你再往前走一步,我就把管子拔了!”

    “你!”陆谨轩惊愕,生生止住了步伐。他气的扶额,“你这是要干什么?拿命在威胁吗?”

    “威胁你?”俞桑婉嗤笑,随即摇摇头,“不……如果是今天之前,我或者还会有这种天真的想法!但是,以后不会了……永远不会了!”

    她抬眸看看陆谨轩,笑的凄迷,“我对你来说,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婉婉!”陆谨轩知道,她一定是误会了,“你听我跟你解释,你以前不是想听我说……我和慕青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想听了!”

    陆谨轩只开了个头,俞桑婉却低吼着、生硬的打断了他,一双漆黑的杏眼,充满了仇视,“想跟我解释?呵呵……这是可笑!好!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!你回答我,你刚才从哪里来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垂下眼帘,感觉事情越来越乱。

    “呵!”俞桑婉嗤笑,仰起脖子,“说不出来?好,我替你回答!你从慕青岚那儿来!噢,对了,她伤的重吗?嗯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陆谨轩拧眉,摇摇头,“她没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什么了!”俞桑婉讥诮的笑着,再度打断他,“你陆谨轩奋不顾身、拼了命去保护她!她要是还出事的话,你岂不是要难过的肝胆俱裂?那样,你还能活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陆谨轩只觉得百口莫辩,他向来是不善言辞,却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无奈过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俞桑婉大笑起来,牵动了胸口的伤处,她猛地捂住胸口,“咳咳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婉婉!”陆谨轩跨步要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滚!”俞桑婉怒吼着,两眼狠狠剜向他,“给我滚!”

    陆谨轩闭眼扶额,却又偏生心疼的厉害。“婉婉,你就不能听我说一说吗?”

    “不听!”俞桑婉果断拒绝了,“你还记得吗?我曾经对你说过,喜欢一个人,是一种热情……这种热情,如果不好好发展利用,迟早都会退却的!你现在,就是把我的这种热情全部耗尽了!我不再喜欢你了!”

    她凝视着陆谨轩,一字一顿、清晰的说到,“你听着,我们彻底完了!是我甩了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眸光一敛,当初听到她的告白有多心花怒放,此刻就有多痛彻心扉!

    “俞桑婉!有些话,不能瞎说!”

    只可惜,他不清楚,他的这种威胁,对此刻的俞桑婉丝毫不奏效!

    “滚!”俞桑婉指着门口,喘息的艰难,“你要是想毁了我、让我无路可走!好,我统统奉陪!你要是气不过我甩了你,想要弄死我!更简单,你只要走近一步,我就会扯断管子、一了百了!”

    陆谨轩攥紧掌心,直盯着她握住管子的手!

    这丫头不是开玩笑的,她是认真的……他不敢拿她的命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陆谨轩点点头,浓眉紧蹙,“我出去,你不要乱来。”

    在他转身之际,俞桑婉终于支撑不住。刚才那一通叫嚣,已经耗尽了她的力气,她站不住了……

    膝盖一软,整个人往地上倒去。

    听到身后的动静,陆谨轩迅速转过身,疾步奔上前,“婉婉!”

    俞桑婉咬紧牙关,已经做不出反抗的举动,只是那眼神……依旧是仇视!

    陆谨轩伸手,想将她抱起来,这么一来,剧痛从指尖一直穿到他心尖。“呃——”

    陆谨轩蹙眉,还是咬紧牙关将人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!”唐越泽见状,急了,“您让属下来!您的手伤的那么重,医生才交代过……您的手不能负重啊!”

    “多嘴!”陆谨轩低喝,看了看怀里的俞桑婉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俞桑婉无声冷笑,在她面前说这些做什么?她会心疼他吗?他是因为谁受的伤,就去谁面前表现的可怜兮兮的好了!这些又和她有什么关系?心若不死,就没法断干净!

    这下子……算是干净了。

    躺回床上,俞桑婉闭上眼,压根不理陆谨轩。

    “婉婉,哪儿不舒服,嗯?”

    俞桑婉双眸紧闭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陆谨轩眉头紧锁,吩咐唐越泽,“去叫医生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医生急忙赶来,俞桑婉却拒绝治疗。

    “婉婉!”陆谨轩头疼不已,“不舒服要听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出去!”俞桑婉这是拿身体在维护着最后一丝尊严,“否则,我不治!”

    看她脸色苍白,陆谨轩到底是心疼的,只好由着她,“好,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刚一转身,就听俞桑婉说到,“你不要再来!否则,这样的情况,我不介意再给你多上演几遍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脚下步子微顿,迟疑着垮了出去。

    门口,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唐越泽小声劝着陆谨轩,“大少,俞小姐年轻,杏子不免刚烈,等她身体好些,您再好好哄哄……女孩子嘛,都喜欢男人服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疲倦的闭了闭眼,竟然应了,“嗯,照顾好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陆谨轩有些忙。

    因为陆夫人来东华期间,他躲在俞桑婉这里,堆积了很多事要处理,暂时都抽不开身,只能在晚上来看望俞桑婉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俞桑婉扒了管子,伤口也封上了。正在房间里慢慢走动,手机就在口袋里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掏出来一看,是个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“嗯?”俞桑婉疑惑的嘀咕,“谁啊?”

    电话一接通,里面就传来个活力无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小婉婉,想不想我啊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俞桑婉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,“你谁啊?有病啊!”

    “哦哟!”那头的人笑的越发厉害了,“听你这么骂我,真是浑身舒坦!小婉婉,你不想我,我可是想死你啦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嘴巴慢慢张大,她想起来了,这个人,“啊!你是乐正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乐正生朗声大笑,“是啊!你可算是想起我来了!居然用了这么长时间,小婉婉,我好伤心啊!你是不是……有别人了?”

    “去!”俞桑婉张嘴就是啐他,“你能有个正经吗?”

    乐正生呵呵笑道,“那行,说个正经的!小爷我又回来了!怎么着,今晚给我接风洗尘呗?”

    俞桑婉想起上次那些来抓他的人,心有余悸,“你该不会……又是从家里偷偷跑出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那不能!”乐正生一口否定,“我这次可是办正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吗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啊!”

    此刻,东华总裁室的办公桌上,正放着一份周年庆的合作方名单。

    那一串名单中,赫然就有着……i.c集团。那正是,乐正家的产业。长长的集团名称后,后缀着,负责人:执行总监乐正生!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