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97章 慕青岚的痴念

    车门打开,唐越泽走了下来,“大少,俞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不发一言,最后瞪了陆谨轩一眼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俞小姐!”唐越泽慌忙要追上去。

    “越泽。”陆谨轩却叫住了他,表情淡漠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?”唐越泽指指俞桑婉,“俞小姐走了,不追吗?”

    陆谨轩眼眸一动,审视着他,“我问你,关于我的病,你隐瞒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唐越泽猛的一怔,迎着陆谨轩的目光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见他这样,陆谨轩不由勾唇,嗤笑道,“不懂?”

    唐越泽摇摇头,“属下只知道,您的失眠症越来越严重、出现精神焦虑的症状,会有暴力倾向、短暂杏记忆缺失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让陆谨轩眉眼耸动。

    “记忆缺失,这么说,我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蹙眉扶额,“所以,我经常觉得脑袋一片空白,不是错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唐越泽心底重重舒了口气,还好……蒙混过去了!大少的病,为了他好,绝对不能让他知道真相!

    陆谨轩轻声喟叹,原来如此。那么,在他空白的记忆里,究竟对俞桑婉做了什么、说了什么?

    静默良久,陆谨轩转过身,往车上走。

    唐越泽猜不透他的心思,也不敢再劝。

    车子缓缓开出,陆谨轩合眼靠在后背上,轻声开口,“越泽,女孩子要是知道……男人有这种病,会不会害怕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唐越泽自然知道这个‘女孩子’指的是谁,“别人可能会,但是俞小姐她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摇头轻笑,“她不是女孩子吗?没听到她刚才怎么说吗?她说我……是个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这笑声,竟然饱含苦涩。

    “大少……”唐越泽从后视镜里看着陆谨轩,想要劝慰,却无能无力。

    陆谨轩闭着眼,叹道,“明天开始,让季晴回来……继续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唐越泽微怔,只好点点头,“是。”

    清晨、原舍。

    季晴把一份详细的治疗方案放在陆谨轩面前,“大少,您看一下,这是属下安排的治疗进度。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陆谨轩心不在焉的瞄了一眼,“你专业、你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季晴点点头,“那好,那我们就从今天晚上开始——”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?”陆谨轩蹙眉,翻开手机看了看,摇摇头,”今晚我有事,先往后推一推……”

    季晴愣住,“可是大少,您刚才说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她说完,陆谨轩已经站了起来,拿起外套往外走,“我今天一整天都有事……放心,我既然答应了要治疗一定会做到,只是今天情况特殊,你以后和越泽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大少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已经出了书房,今天是俞桑婉模考的日子,他记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这么重要的日子,他怎么能缺席?

    赶到东大,没想到却遇到了慕青岚。

    “谨轩。”慕青岚很高兴,精神看起来不错,“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陆谨轩浓眉微蹙,问了同样的问题,“这个该我问你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慕青岚笑着点点头,“你忘了吗?我大哥是哲学系讲师啊!我总不能一直窝在别墅里,也要出来活动活动,医生说这对我恢复很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点点头,想到了什么,“你对家里人的事,记得很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慕青岚一惊,吓了一跳,慌忙摇头,“不是的,我记得不清楚,只能大概知道他们,过去的事情我打都记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陆谨轩不免失望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昏迷太久……而且当年脑子受过剧烈震荡,慢慢会恢复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慕青岚点点头,仰望着他,“我一定会想起来,事发当天的细节!”

    陆谨轩难得勾唇,露出抹温暖的笑,“嗯——你是怎么来的?司机在外面等你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慕青岚点头微笑,“那我就先出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慕青岚低垂着脑袋往前走,却在经过陆谨轩时脚下一软,“哎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青岚!”陆谨轩慌忙伸手扶住她,将人整个拥在怀里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慕青岚抚着鬓发,抱歉的摇头,眼眶都红了,“对不起……我真没用,有的时候,脚会突然失去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无声叹息,“是大脑还没有恢复好,以后不要自己一个人,要带着看护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慕青岚偎依在他怀里,乖巧的点点头。这么仰头看着他,眼底的依恋更加浓烈了,为了留在这个人身边,要她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。

    ——哪怕,他对她的感情只是这么一点点。

    陆谨轩看了看四周,树荫下有长椅。

    “你的腿还能走吗?去那边休息一下吧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慕青岚点点头,试图迈开步子。

    可是才刚跨出一步,身子就往前一扑。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小心!”陆谨轩及时伸出手,将她懒腰抱起,“不能走就不要逞能。”

    他将她打横抱了起来,走向长椅。慕青岚靠在他胸膛,唇边一丝满足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好了,坐一会儿。”陆谨轩把人放在长椅上,自己就坐在她身边,“我让看护来……”

    伸手要去掏手机,却被慕青岚拦住了,“不用!我坐一会儿,就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想了想,没再坚持。

    慕青岚弯着腰,用手揉捏着双腿,“对了,谨轩……你来东大做什么的啊?”

    这话问的很是时候,看起来就像是随意的一问。

    陆谨轩抬起腕表看了看,“婉婉……呃,俞桑婉,今天补习班模考,就快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慕青岚低着头,扯了扯嘴角,“嘻嘻,没看出来,谨轩你……挺细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陆谨轩微怔,被她说的挺不好意思,不自在的轻咳了两声,“咳!”

    “哎呀!”慕青岚突然惊叫,惹得陆谨轩忙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慕青岚摇摇头,“腿肚子有点疼,不知道是不是抽筋了!哎呀……好疼啊!”

    说话时,脸色变了,真是很痛苦的样子。

    陆谨轩忙蹲在她面前,伸手握住她的脚踝,“是这条腿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慕青岚忙点头。

    陆谨轩一抬手,猛地将她的腿绷直,“很快就会好,你是躺着太久了……一切都要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慕青岚低头看着他,越看越是舍不得。陆夫人给她的那个承诺,实在太具有诱惑杏了。q+;

    教学楼,铃声一响,学生们蜂拥而出。

    俞桑婉和同学们嘻哈一阵子,沿着小道校门走。没想到,就看到了坐在树荫下的陆谨轩和慕青岚。陆谨轩还蹲在慕青岚脚边,手握住她的脚踝!两个人一个低头、一个仰头,有说有笑!

    “嘁!”

    俞桑婉冷笑,“辣眼睛!”

    她权当做没看见,径直往前走。

    慕青岚一抬头,看到了她,“俞小姐!”

    陆谨轩一怔,立即站了起来、转身看过去,俞桑婉果然已经出来了。

    俞桑婉闭了闭眼,不情不愿的停下脚步,干巴巴的笑着,“呵呵,这么巧啊?东大真是好地方……什么季节都是出暖花开!”

    她这阴阳怪气的腔调,别人听不懂,陆谨轩却是懂的。

    陆谨轩径直上前,握住她的手,“考完了,给你庆祝!”

    “哈?”俞桑婉惊愕,奋力挣扎着,“你快放开!你搞什么啊?你神经病啊!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骂,陆谨轩突然停下了脚步,转过身正视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我要是真的……有病。”陆谨轩边说,边指了指太阳穴,“你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嘁!”俞桑婉嗤笑,根本懒得回答,“跟我有关系吗?你是荣华富贵、还是一穷二白,是聪明绝顶还是智障,都跟我没关系,我管你是不是真的脑子有毛病!”

    这个答案,显然不能让陆谨轩满意。

    他手上一紧,拖着人就走。

    “陆……陆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想要大声喊,可是又顾及他一向神神秘秘,不敢大叫他的全名。

    看他们这样,慕青岚咬紧下唇,站了起来跟上去,“谨轩、俞小姐,你们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陆谨轩一把将俞桑婉带到车边,“上车!”

    “不上!”俞桑婉倔强的顶撞他。

    慕青岚笑着插嘴,“这个时间了,正好到午饭点,不如……我们一起去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惊愕,看看陆谨轩又看看慕青岚,这对恋人,不管是过去式、还是现在式,都奇怪的很!一样的怪,真般配!

    想想气不过,点头答应,“好啊!这顿饭吃起来,肯定特别有意思!”

    说着,拉开了后座的门。

    陆谨轩拉住她的手,脸色阴沉,“坐前座!”

    俞桑婉若有所指,“不好吧?我有这个资格吗?还是慕小姐坐吧!”

    慕青岚好像是怕他们吵起来,“你们不要争了,我坐前座……可以吗?谨轩?”

    陆谨轩看了眼慕青岚,又怎么好直接说不行?只能生硬的点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车门关上,各自落座。陆谨轩的视线却一直落在后视镜里,他知道俞桑婉此刻闹什么……她一直误会了他和慕青岚的关系。此前他一直不屑于解释,但今天,他一定会找机会说清楚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