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96章 他有神经病

    七年前,慕青岚是见过陆夫人的。

    七年后,再见到这位夫人,慕青岚只觉得她比以前还要让人畏惧。

    小别墅的客厅里,慕青岚双手束在身前,低垂着脑袋,大气不敢出,也不敢抬头看陆夫人一眼。

    陆夫人勾了勾唇,却是没有一丝笑意。纤细的手指端起杯子呷了一口,便又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你很紧张吗?怕我?”陆夫人一抬眸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是……”慕青岚紧张的身子轻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陆夫人嗤笑,并不以为意,“你知道我来找你,是为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慕青岚缓缓抬起头,一脸茫然,“不、不知道。”q88e

    陆夫人紧盯着她,好像是想从她的答案中找出破绽,但慕青岚只是一副很畏惧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嘁。”陆夫人摇头轻笑,心中却是明了的,“你是谨轩的人,不用说……自然是站在她那边的。看来,唐越泽下手很快,已经告诉过你……你一定是不肯说任何事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慕青岚一着急,慌张的开口,“夫人,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!大少爷养着我,可是从来不跟我说他的事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夫人点点头,“我的儿子,自然是应该这样……可是,你就真的什么也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慕青岚怔住,她自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唐越泽知会过她,夫人来东华‘抓’大少爷,让她说话小心……现在夫人都找到这里来了,可见大少爷是刻意躲着夫人。大少爷能去哪里?慕青岚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有俞桑婉!

    可是……她不能说的。

    她的这些表情变化,陆夫人都看在眼底。

    陆夫人淡淡一笑,“你是在担心,若是从你这儿走漏了风声,将来谨轩要是知道了,会怪罪你?嗯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慕青岚愕然,她的心思这么简单就被陆夫人戳破了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陆夫人讥诮道,“你这个年纪也想跟我玩心思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敢……”慕青岚畏惧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陆夫人却站了起来,走近了,“慕青岚,你呢……我是完全不放在眼里的。陆家这么大的家族,谨轩要在外面养个把女人,我这个做母亲的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……知道我为什么容得下你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慕青岚仓皇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……够安分、够普通!”

    陆夫人眼眸低垂,眼里净是鄙夷,“你不会去妄想陆谨轩妻子的位置,会老老实实躲在他背后,我说的……对不对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慕青岚‘噗通’一声跪在了地上,“夫人,青岚发誓,从来没有想过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!青岚只求能够安安稳稳的留在大少爷身边!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满意的勾唇,弯下腰盯着慕青岚,“但是……眼下,你做的不够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慕青岚惊愕,原来夫人什么都知道,“可是夫人,我能做的很少……大少爷他毕竟对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要看你怎么做!”陆夫人站直了,咬牙恨到,“对自己不够狠,怎么对别人狠?”

    慕青岚茫然,“夫人,我不明白您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陆夫人眯起眼,笑的深沉,“你听着……想要留在谨轩身边,就得帮助他……走他该走的路,懂吗?我在这里逗留了这么多天,也该离开了……留在这里,也只会让我们母子关系更僵化。”

    转身之际,又看了看慕青岚,“就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陆夫人的背影走远,慕青岚身子失去重心,倒在了地上……靠她?她能怎么做?她对陆谨轩从来都是一厢情愿啊!

    回到原舍,陆夫人去看了唐越泽。

    “夫人。”唐越泽撑着背上的伤,起来行礼。

    陆夫人皱了皱眉,朝他挥挥手,“还是躺着吧!这次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夫人言重。”唐越泽不敢坐下,仍旧站着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拧不过谨轩,他又有你这么个兄弟,我能把他怎么样?”陆夫人笑容苦涩,“你们啊,总觉得我要害他是不是?天底下做母亲的,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唐越泽微怔,“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陆夫人抬抬手,阻止他说下去,“我马上回圣都,你让他不用躲着了,也让他想一想……我这么做究竟是为了谁!”

    说完,转过身要出去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唐越泽恭敬的低下头,“夫人慢走!”

    门口,陆妃萱探出半个脑袋来,依依不舍的看着唐越泽。

    陆夫人一看到女儿这样,不由皱了眉,“妃萱!一个女孩子,趴在男人房门口像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陆妃萱被母亲这么一吓,立即转身跑远了。

    “越泽。”陆夫人回头瞪了眼唐越泽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什么话都还没说,唐越泽已经明白了,躬身说到,“夫人放心,属下一心只为大少办事……其余的,什么都没有想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回答,陆夫人松了口气,点点头,“你是个好孩子,守好你的本分,陆家不会亏待你!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谨记夫人教诲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走了,唐越泽低着头许久没有抬起来,那些背上的伤……牵一发而动全身,真的是很疼!

    东大,教学楼。

    俞桑婉在里面上自习,陆谨轩趴在她边上合眼休息。

    桌上手机突兀的响了起来,闪烁着‘唐越泽’的名字。

    俞桑婉看见了,拿起来递给陆谨轩,“你的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皱着眉睁开眼,走出去接,“嗯,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大少爷,夫人回去了。”唐越泽如实说到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陆谨轩不免讶异,显然是没有想到母亲这次这么快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唐越泽也不太明白,“属下不清楚夫人怎么想的,但她确实是回圣都了——大少爷,您现在在哪儿?属下去接您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没说话,倒是往自习室里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两天,俞桑婉对他不理不睬,也不生气、也不闹,对他太冷漠了。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……要是这个时候回去,并不是时机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陆谨轩犹豫到,“我暂时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唐越泽微怔,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他立即想到了,应该是俞桑婉的缘故,“大少爷,您可以把俞小姐接回来啊!就像以前一样,夫人不在,没人能拦得住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蹙眉轻叹,“我得有这个本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唐越泽讶异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陆谨轩一转身抬眸,却看到原来俞桑婉坐的位子上空了!人呢?这么一眨眼的工夫,去了哪儿?

    “一会儿再说!”陆谨轩一着急,匆匆挂断了。

    自习室里,确实已经没有俞桑婉的身影。陆谨轩一下子慌了,跑出自习室,绕着一圈,“婉婉!”

    可是,哪里有俞桑婉的影子?

    洗手间门口,陆谨轩扶着膝盖、半蹲着,门开了,俞桑婉从里面出来了。看到陆谨轩气喘吁吁、额上冒着细汗,不免诧异,“你……你刚才跑步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去哪儿了?”陆谨轩一看到她,眼眶都要裂开了,上前一把拉住她,爆发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俞桑婉懵懂的指指洗手间,“你接电话,我方便一下啊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陆谨轩又气又恼,面上挂不住,“你就不能跟我说一声吗?没想过我会担心吗?”

    俞桑婉怔忪,“上个洗手间,你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

    “俞桑婉!”陆谨轩手上一紧,捏痛了她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俞桑婉惊呼,“疼啊!”

    陆谨轩也憋了几天了,“你到底对我是哪里不满意?我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?你怎么就这么对我忽冷忽热?”

    忽冷忽热?

    俞桑婉经不住笑了,“陆谨轩,这个话,你不说我还不想提……既然你说了,那我就不妨说明白!忽冷忽热的不是我!恰恰是你!你觉得我可笑吗?一会儿对我又搂又抱,一会儿又让我滚!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愕然,“我……说过这种话?”

    “是!”俞桑婉气上来了,回到自习室整理好书包要回去。

    陆谨轩脑袋空白,一路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俞桑婉蓦地的停下脚步,掏出手机给唐越泽打了回去,“唐先生!请问,他是不是可以回去了?你们的事情,告一段落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唐越泽猛地接到这个电话,都不知道怎么反应,“俞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愤恨的瞪着陆谨轩,“我们现在在东大,你快来把他接走!这个疯子,我一刻都不想再看见他!他有病,有神经病啊!”

    ‘啪’的一声,俞桑婉挂了电话,双眸冷厉的剜向陆谨轩。“你别过来,就在那儿站着!”

    路灯下,陆谨轩站的笔直,俞桑婉坐在花坛上,两个人隔得不远,可是却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婉婉……”陆谨轩尝试着往俞桑婉这边靠近。

    “离我远点!”俞桑婉朝他低吼,抗拒的很明显。她忘不了他那天晚上怎么说她的!

    ——你就这么低贱!主动往男人身上贴?!

    陆谨轩茫然无措,校门口,唐越泽的车子却到了,吱嘎一声打断了两人的对峙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