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95章 一次又一次反反复复

    俞桑婉揪紧身前的浴巾,缓步走向他,羞怯怯的样子,“你……不去洗澡吗?”

    陆谨轩紧张的攥紧了手心,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,面露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“谨轩?”俞桑婉看他好像不太对劲,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别过来!走开!”陆谨轩抬起手,抗拒她的靠近,看她的眼神也分明的表达了这层意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懵了,他……竟然叫她不要靠近?怎么会呢?他一直不是喜欢她的吗?就算是不确定心意,可是对她这个人……他历来都是表现出强烈的兴趣的!让她走开?

    俞桑婉不敢相信,扯着嘴角干笑,“谨轩,你是不是不舒服啊?”

    说着,又往前靠近了两步,抬起手来伸向陆谨轩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陆谨轩像是被电了一样,浑身一震,深邃的双眸狠狠瞪向俞桑婉,“我让你走开!听不懂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俞桑婉仓皇的摇着头,面对这样的陆谨轩完全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陆谨轩薄唇紧绷,咬牙低喝,“你就这么低贱!主动往男人身上贴?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脸色骤然苍白,她此刻身上只裹了一件浴巾,但是却好像被扒光了呈现在他面前!自尊被他无情的甩在地上,瞬间摔的粉碎!她这是在干什么?

    咬紧下唇,太过用力,牙齿刺破了皮肉,鲜血溢出来。

    陆谨轩眉头紧蹙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俞桑婉喉头哽咽,点点头,“我……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毅然决然的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一慌,上前两步,想要拦住她,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。

    俞桑婉又停下了脚步,背对着他,头发还是湿的,水珠从发梢滴下来,滑过圆润的肩头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身份、又遇到了什么事,我答应了唐先生,这段时间会好好照顾你……你安心在这里住下,我会履行我的承诺,除此之外,我不会再多想!”

    字字清晰,听着的陆谨轩却是眉头紧锁、似是有难言之隐。

    外面大雨滂沱,公寓里,一个躺在床上,一个窝在沙发里,都是不言不语。

    俞桑婉背朝着里面,抱进自己。她在不停告诫自己,不要再多想了……这个男人态度反反复复,每次都给她一些希望,然后转身就会撕碎!她怎么能跟傻子一样相信他有真心!

    而床上,陆谨轩目不转睛的盯着俞桑婉,苦恼的抱紧脑袋。

    “快睡着啊!你这是怎么了?疯了吗?”

    他急的满头大汗,可是就是睡不着!能够让他睡着的人,此刻就躺在一步之遥的沙发上……

    陆谨轩痛苦的翻来覆去,口中喃喃,“快睡着啊!给她想要的陆谨轩……睡不着,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身后辗转的声音,俞桑婉也听见了,她忍着不让自己起来——这个男人有毒的,多看一眼,喜欢就只会增加一分!

    陆谨轩蜷缩着身子,头痛愈演愈烈,渐渐有些支持不住,身子竟然哆嗦起来,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自嗓子眼逸出痛苦的"shen yin"。

    俞桑婉没睡着,听着这声音不对,终于还是忍不住起来了。答应了唐越泽要好好照顾他,总不能放着不管。掀开毯子下来,往沙发边上走去,试探着问到,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头疼、冷、冷……”陆谨轩小声的回应着,样子看上去很不好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俞桑婉一着急,疾步走上前在床沿坐下,伸手抚上他的额头,掌心已然是滚烫的一片!

    “你发烧了?”

    “发烧……”陆谨轩眉头紧锁,神色茫然中透着无辜,“我……我发烧了?”

    俞桑婉又是着急又是无奈,“你身体这么差吗?你之前把我从火海里救出来,还有那次跳海,你都没事……只是淋了点雨,竟然就发烧了?你是小孩子吗?”

    小孩子……陆谨轩一听这三个字,吓得一哆嗦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怔忪,赶忙握住他的手,“没事,淋雨发烧不是大事,我去找药……吃了药,发发汗就会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陆谨轩点点头,眼睛里蒙着一层雾气,要不是这具27岁成熟男人的身体,俞桑婉真要怀疑他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俞桑婉去拿了体温计和药来,量了体温,有些低烧,“来,把药吃了——”

    陆谨轩听话的照做,又被俞桑婉用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。

    “睡吧!”俞桑婉替他掖了掖被子,“我去冰箱里拿些冰块来,给你敷一下、降降温,应该不会有大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安静的看着她忙碌,始终不曾说话,乖巧的很。

    俞桑婉取来冰块,敷在陆谨轩额上,看他还睁着眼,低声劝到,“快睡吧!我在这儿看着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只是看着她,没有照做。

    俞桑婉心头一跳,眼神暗了暗,“你是不是担心我会对你做什么?你放心,我没有那么下贱,说好了不会多想……就一定不会多想,我只是在……履行对唐先生的承诺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……”陆谨轩仓皇的摇头,可是又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俞桑婉苦涩的一笑,“是什么都好,闭上眼、睡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谨轩怕她多想,又像是不敢面对她,立即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叹息着,托着下颌靠在床沿,不适替他更换冰块。终于是掌不住困意,靠着床沿睡着了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,陆谨轩就睁开了眼。他静静的看着俞桑婉的睡颜,眉心微蹙,许久才喃喃,“刚才还那么委屈,现在又不计前嫌……你这样,不怕到最后什么都得不到吗?哎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她睡熟了不会醒来,陆谨轩握住她的手贴到脸颊上,慢慢合上眼。

    清晨醒来,两个人的手是紧握在一起的,几乎是同一时间睁开的眼。

    目光撞上,俞桑婉迅速移开了,顺带着也把手抽走了。q88e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蹙眉,对眼前的情况感觉很陌生。昨晚他们……怎么她在床边趴着?床头又是药、又是冰袋?

    俞桑婉一言不发的站起来,收了冰袋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婉婉!”陆谨轩慌忙叫住她,可她依然没有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脑仁一阵抽痛,陆谨轩伸手抚了抚,那种大脑一片空白的感觉又来了!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昨天回来的时候,他和她分明就要‘进入正题’……那么之后呢?怎么就断片了?后来他怎么她了?

    陆谨轩蹙眉,很努力的想……但却是徒劳。

    他掀开被子下床,俞桑婉已经在准备早餐。

    “婉婉。”陆谨轩走过去,斟酌着开口,“昨晚,我是不是……伤着你了?”

    他还以为,是那件事太过激烈了。

    俞桑婉正在切豆腐的手一顿,扯扯嘴角苦涩的笑笑,“没有,你没伤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陆谨轩敲了敲额头,“你不高兴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俞桑婉回过头,强自扯出个笑容给他,“我很好……对了,我要这样照顾你到什么时候?唐先生有明确指示吗?”

    直觉她很不对劲,她的笑不应该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手一抬,扼住她的手腕,“你怎么了?昨天我们不是还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昨天?他还好意思跟她提昨天?这个人的心到底什么做的?

    俞桑婉努力做了几次深呼吸,摇头笑笑,“没事啊!我们现在也好好的啊!我好好的照顾你,你忙好你的事……等你忙完了,离开了,我们就两不相欠了!”

    挣脱他,去端早餐,“吃饭吧!”

    看着她的侧影,那种浓重的倔强正在散发出来。陆谨轩自认为,他对这个女孩已经有了些了解——昨晚一定有事!

    而且,他内心隐隐有感觉,只怕是和他的病有关!他的病,究竟到了什么程度?这个时候也不能联系唐越泽,否则真要好好问一问,他的病,除了失眠……还有什么症状?

    原舍,唐越泽的房里。

    房门被悄然推开,陆妃萱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,大气不敢出。

    “越泽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唐越泽正趴着处理公事,听到陆妃萱的声音,立即停下了,“三小姐!”

    他挣扎着要起来,牵动背上的伤口,不由痛苦的皱了眉,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“哎!”陆妃萱吓了一跳,忙跑过来,直接扑倒在床沿,着急的皱着眉,“你不要紧吧?别乱动啊!”

    唐越泽看一眼被她握住的手,不动声色的抽了出来,“多谢三小姐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妃萱一怔,神色黯然。“越泽哥,你生我的气了?”

    唐越泽讶然,“三小姐说什么呢?属下不敢。”

    陆妃萱噘着嘴,嘟囔道,“是我不好,不该总在妈面前说要来大哥这里的……闯祸了!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唐越泽失笑,摇摇头,“三小姐,你想多了……夫人要做的事,不是别人能左右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妃萱一听这话,扬起了笑容,“那这么说,越泽哥你不生我的气了?”

    唐越泽怅然,“属下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陆妃萱一拍手,激动的说到,“对了!我是来告诉你!妈她去了‘小别墅’!”

    小别墅,指的自然是慕青岚那里!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