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94章 俞致远认错了人

    赶到医院,病房里热闹的很。

    俞致远的声音,隔着门老远就能听到。

    “给我换病房!还有,我要治疗!成天什么也不做,就让我躺在这里……你们这什么医院?挣钱倒是容易啊!”

    “俞先生,您还要做什么治疗?而且这病房也不是随便换的……”

    医生护士都被他折腾的不耐烦了,一脸的鄙夷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点着头,边道歉边往里走,陆谨轩就跟在她身后,这是他第一次见俞致远。

    “爸!”俞桑婉压低了声音,朝父亲摇摇头、使了使眼色,“你不要这样……治疗不是都安排的好好的吗?你又有哪里不满意啊?”

    “哼!”俞致远冷哼,“什么叫安排的好好的?给我换病房!就上次那个单间,很好!还有,我觉得身体不舒服,以前每天两次的营养液,我现在要恢复……要不,我就出院!”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这里这么多人,俞桑婉羞臊的无地自容,“你别这样!那些需要很多钱,我们没有那么多钱!”

    “没钱?”俞致远吹了吹鼻子,压根不信,“怎么可能?上次那个唐先生呢?你又和他散了?我就说你……总是抓不住值钱的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俞致远看到了俞桑婉身后的陆谨轩。

    陆谨轩今天这样的装扮,怎么看也不是个有钱人……只是这皮囊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俞致远脸色骤变,整个人都绷直了,唯一能动的右手还指了指陆谨轩,“你是谁?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这个人……这个人虽然穿的一身廉价,可是这长相……俞致远面露惊恐,瞳仁骤缩!

    “嗯?”陆谨轩蹙眉,他长的有这么可怕吗?以至于俞致远看见他,是这样强烈恐惧的反应?

    “你!”俞致远的惊吓还没有到此为止,声音变得尖利起来,“你到底是谁?!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爸!”俞桑婉也察觉出来父亲的异常,忙上前握住他的手,“爸你怎么了?他是我……朋友,叫……姜硕!”

    “姜硕?!”俞致远显然还不太相信,疑惑的看着陆谨轩,“姜硕?”

    陆谨轩眉头紧锁,微一颔首,“是,伯父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致远呆呆的看着陆谨轩半天,口中喃喃,“姜硕、姜硕……原来是姜硕——还好、还好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抬头看看陆谨轩,陆谨轩茫然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了?”俞桑婉问着父亲,“你……觉得他眼熟吗?”

    “不!”俞致远像是受了惊吓,慌忙摇头,“不!我没有!只是……只是认错人了。我很久没有见过外面的人,身体不好……认错了、认错了——”

    陆谨轩眉峰微挑,认错人了?他和俞致远并没有见过面,俞致远会把他错认成谁?

    这个问题暂且没有想透,俞致远下一秒又开始作了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!”俞致远瞪着俞桑婉就开始骂,“你就是为了这个穷小子,和那个姓唐的掰了吗?你也不看看自己家里什么情况!你看上这个穷小子什么了?不过就是皮囊好看!”

    “爸,不是……”俞桑婉直皱眉,让陆谨轩看到自己的父亲这样……她并不想。

    俞致远不听,“怎么不是?”

    他抬头去看陆谨轩,鄙夷道,“小子!你是个什么家底?现在这个年代,手上没有点本事……可别学人玩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!”俞桑婉听不下去了,厉声吼断了父亲,“我求求你,不要说了!你一定要让我活的这么辛苦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致远怔住,这是女儿第一次这样反驳他,此前从来没有过。

    俞桑婉眼睫毛潮湿了,“我是你女儿啊!你就从来没有想过,要我过得幸福吗?”

    压抑了很久的情绪,一旦爆发,便是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俞桑婉知道不能刺激病中的父亲,抬手擦了擦眼睛,一转身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婉婉!”陆谨轩一着急,朝着俞致远微微躬身,跟着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俞桑婉直跑到医院的人工湖,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。为什么?父亲一定要在她爱的人面前这样?她再怎么坚强,也受不了这种侮辱……陆谨轩会怎么看她?

    “婉婉!”

    陆谨轩脚长,追上她自然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俞桑婉转过身背对着他,紧紧捂住脑袋,“不要看我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陆谨轩站在她身后,停下了脚步,“我不看你,但是你……不要再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仰着脸,无声的掉眼泪。“我爸说的,不是真的……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谨轩点点头,“我知道,唐先生不是越泽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俞桑婉应了,眼泪还是停不了,“之前就是安子皓,我没有……没有依靠过很多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陆谨轩不禁轻笑,“我知道,你是我300万一晚都买不来的女人……我怎么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慢慢走近,抬起手轻轻搭在她肩膀上,“现在可以看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垂着脑袋摇头,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陆谨轩没有强求她,“给你爸换病房吧!他要输营养液、就给他输……并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抬起头来,眼眶里还有泪水,“可是,我没有钱的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抬起手指,捏捏她的脸颊,“唐越泽没有给你钱吗?应该给的不少吧?”

    被他一语道破,俞桑婉有些羞赧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陆谨轩指指脑袋,“因为……不蠢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俞桑婉瘪瘪嘴,摇摇头,“那是你的钱……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究竟是谁!你神神秘秘的,这5000万,会不会就是你最后的家当?要是这样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唇瓣,被陆谨轩用手指挡住了。

    陆谨轩垂眸凝视着她,“用吧,就算是我最后的家当,给你父亲用,也是应该的。”q88e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俞桑婉脊背一僵,浑身像是过了电一样,他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来不及想太多,手已被他攥进掌心,“走……去给你爸换病房。”

    忙碌了半天,给俞致远换到了以前的病房,营养液也输上了,他也总算是满意了。

    从医院出来,外面下起了雨。

    “哎呀,没有带伞。”俞桑婉懊恼的看着外面的大雨,“要不,我们跑吧!”

    陆谨轩还没反应过来,已经被她拽着跑进了大雨里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笑着,一路跑到站牌才停下来。这个时间,站牌的人比较多,他们一站上去,就比较拥挤。

    陆谨轩本能的伸出手,将俞桑婉护在怀里,低头小声抱怨着,“非得坐这种车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仰头看着他,“钱要省着点用……”

    想了想又问道,“你到底什么人啊?从一开始,我就觉得你神秘兮兮的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看着她的大眼睛闪烁着好奇的光芒,忍不住笑了,“穷光蛋,现在真实身份被你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真的吗?”俞桑婉犹自不太相信,“可是,你不像……呀!车子来了,快上车吧!”

    从拥挤的站牌挤上拥挤的公车,俞桑婉完全靠抱着陆谨轩才能站稳。好在车上人多,也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们。人一多,难免就会觉得热。两个人潮湿的身子被烘出蒸汽来,有种异样的感觉在发酵。

    陆谨轩低垂着眼眸,渴望是那样浓烈、不加掩饰。

    抱着俞桑婉的胳膊不由紧了紧,俞桑婉红着脸,小声说到,“你……会这样一直对我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谨轩喉结轻滚,应了。

    俞桑婉心上轻飘飘的,羞涩的低下头,“……马上就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暗示的意味这么明显,陆谨轩眸底两簇火焰腾地点燃了!

    回到公寓,门才一打开,陆谨轩就把人摁倒了墙上,直接抱着她坐在玄关处的鞋柜上。细密滚烫的吻落下来,俞桑婉浑身都要烧着了,“别……等一会儿,我去洗个澡……”

    “洗什么澡?”陆谨轩要憋坏了,声音粗噶难忍,“做完再洗!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俞桑婉推开他,“听话……身上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极不情愿,“那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俞桑婉跳了下来,笑眯眯的样子,“你在这儿等着,我先洗。”

    “婉婉……”陆谨轩伸手想拉住她,俞桑婉却跑进了浴室,将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陆谨轩哭笑不得,“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外面,雨下得有些大。陆谨轩站在窗台前,等着俞桑婉出来。

    天际,‘轰隆’一声,一个响雷炸开!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猛地一抬头,整个人像是被定住了——

    浴室里,水声停了。

    ‘哗啦’一声响,俞桑婉拉门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穿睡衣,只拿浴巾裹了一下,拎着胸口朝陆谨轩走过来,“谨轩,你去洗澡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拧眉,直直的看着她走过来。

    俞桑婉心跳如鼓,她知道……这是她心甘情愿、并且主动的想要和陆谨轩做那种事,可是和相爱的人,这样也是美好的。

    她香肩微露,身姿摇摆,乌发如炭、肌肤胜雪,每一寸都在彰显着诱惑!

    陆谨轩喉结滚了滚,眼中却闪过强烈的抗拒……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