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91章 和平常不太一样的陆

    小餐桌上,俞桑婉把饭菜端上来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陆谨轩正在拿纸巾擦筷子。

    “嗯?”俞桑婉诧异,“很干净的,怎么还擦?”

    陆谨轩慌忙放下了筷子,那样子就好像犯了错误被大人逮住的小孩……俞桑婉摇头失笑,“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桌上只有很简单的几样菜,但胜在干净、卖相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唔。”陆谨轩蹙眉,嘟囔道,“你平时就吃这些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俞桑婉愣住,“这些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桌子上,都是一些家常菜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也太……陆家的下人吃的也比这好。”陆谨轩举着筷子,眉头紧蹙,很苦恼、不知道怎么下筷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讶然,在他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顺手拿起一旁的筷子,往他碗里夹菜,“别挑了!这就是普通百姓家!原舍那个伙食,一般百姓别说一般日子,就是过年过节也未必能吃得上。要饭还嫌饭馊?别废话,快吃吧!想吃好的,给唐越泽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皱着眉,看她把菜一股脑往碗里夹,拦都拦不住,“哎!我不要姜蒜葱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俞桑婉愣住,疑惑的看着陆谨轩,“你什么时候不吃姜葱蒜了?又不是头一次一起吃饭,你吃饭不挑的啊!今天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眸光一闪,像是在隐瞒什么。

    被俞桑婉瞪着,恼羞成怒了,“我就是不吃这些!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哈?”俞桑婉失笑,“不吃就不吃,发什么火啊?跟个孩子一样!行,我帮你挑了……少爷,行了吗?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拿过碗筷,低下头仔仔细细的把里面的姜葱蒜都挑出来。

    陆谨轩怔愣,呆呆的看着她。灯光下,俞桑婉一手别着头发,另一手拿着筷子,挑葱蒜的样子很仔细、也很有耐心,好像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。她的侧脸很漂亮,眼睛、嘴巴都小小的,鼻梁却很挺,气质整个就上去了。

    左脸颊上的那个酒窝,时隐时现……看多了,人会醉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迟疑着开口。

    “嗯?”俞桑婉没抬头,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陆谨轩目不转睛的盯着她,“你不会觉得不耐烦吗?做这种事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?”俞桑婉浅笑着摇摇头,“举手之劳的小事,再说了,不是给你挑吗?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立即感觉到不对——她这是说什么呢?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俞桑婉讪讪的摇摇头,“咳咳,你是客人啊!”

    慌乱中,她把碗筷递到他面前,“快吃吧!挑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拉开椅子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餐桌上,只剩下陆谨轩。他捧着碗筷,视线去跟随着俞桑婉。她往阳台上去了,正踩在凳子上收衣服。

    她的个子,在女生里不算矮了,可是站在凳子上收衣服,还是有些费劲。需要踮起脚,伸手去够。

    看她这样,陆谨轩不由蹙眉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俞桑婉抬起手、身子微微倾斜,要摔倒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惊险中,陆谨轩及时伸出双手,箍住她的腰身,将她扶住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俞桑婉双手搭在他肩上,她低着头、他仰着头,彼此的气息都交融在一起。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,好半天都没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还是陆谨轩先开了口,眼眸低垂,口气更像是在叹息,“他……以前不喜欢笨蛋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说什么?”俞桑婉没听清楚,“谁不喜欢笨蛋?”

    “呃?”陆谨轩像是回过了神,眸光一敛,“我说陆谨轩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俞桑婉怔住,“陆谨轩不就是你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扯了扯嘴角,苦涩的笑笑,“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不喜欢笨蛋?”俞桑婉歪着脑袋,反应过来,“你说谁是笨蛋呢?”

    生气了,伸手推开他,从凳子上跳下来,气呼呼的仰望着他,“我怎么笨了?”

    陆谨轩双手插在口袋里,气定神闲的看着她,“收个衣服都收不好不笨吗?”q88e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俞桑婉更气了。

    然而,陆谨轩的话还没完,“个子这么矮,姿色也没有到国色天香的程度,东大新闻系,这些条件都算不上特别好。”

    眉眼一抬,像是问俞桑婉,又像是自问自答,“……喜欢你什么?”

    说着,弯下腰,伸手捏住俞桑婉的下颌,很仔细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俞桑婉睫毛轻颤,一抬胳膊打落他的手,“是啊!我是很差劲啊!哪哪儿都不好!你快去吃饭,吃完了赶紧滚回隔壁去!”

    吼完,抱着收好的衣服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陆谨轩站在阳台上,笑着摇了摇头,“真的好笨啊!说了这么多,她听到重点了吗?只听到‘笨’了?没听到说,陆谨轩喜欢你吗?陆谨轩那么聪明的人,以前真的不喜欢笨蛋的!”

    阳台的灯光下,陆谨轩的身影寂寞而孤单。

    一吃完饭,俞桑婉就急着把陆谨轩给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回去!回你的豪华公寓去!”

    “俞桑婉!”

    门正要关上,陆谨轩却伸手挡住了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俞桑婉瞪着眼,戒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陆谨轩无奈的耸耸肩,“我忘了带钥匙,进不去隔壁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俞桑婉哭笑不得,“这么说,你刚才一直在门口地上坐着,是因为进不去啊?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陆谨轩点了点头,还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俞桑婉摇头叹道,“你真是……还说我笨?我问你,你往隔壁搬东西的时候,换门锁了吗?”

    “门锁?”陆谨轩一脸茫然,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的可真多。”俞桑婉推开他,径直往隔壁走,在门口的花盆里翻找了一通,找出把钥匙,“呐……试试看吧!不行就给唐越泽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陆谨轩不由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俞桑婉弯着腰把钥匙对着钥匙孔插进去,可是却转不动,“咦?换了啊!”

    试了几次,都开不开。

    她无奈的看着陆谨轩,“开不开,也是,唐越泽那么小心人,怎么会不换门锁?你给他打电话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垂眸,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哎?”俞桑婉就奇怪了,“快啊!”

    陆谨轩憋出来一句,“没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没手机?”俞桑婉一瞪眼,从口袋里把自己的掏出来,“给……用我的,我存了唐先生的号码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只是看着,并不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啊?”俞桑婉疑惑从生,自顾自的翻到唐越泽的号码,“我来打!”

    她还没拨通,陆谨轩长臂一伸,将手机夺走了、高举在手里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啊?”俞桑婉疑惑大了去了,“你不给他打电话,你要怎么办?那要不,你自己回去吧!”

    陆谨轩蹙眉,低低说到,“不能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俞桑婉惊异莫名,觉得要好好和他谈谈,“你究竟有什么事?这么奇怪的出现在这里,和唐越泽还不联系了,原舍也不回……你有什么事?能说不?”

    陆谨轩薄唇紧绷,就是不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好!”俞桑婉撬不开他的嘴,拿他一点办法没有,“那你就自己在这儿站着!真是莫名其妙,都什么毛病?”

    摇摇头,绕开他自己进去了。

    隔壁的门‘嘭’的一声关上,陆谨轩像是个无家可归的孩子,失落的望着那扇门,一直看、一直看,却是不言不语。

    里面,俞桑婉是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怎么了?好奇怪啊!会不会还在门口?这么晚了……啧!怎么这么闹心?”

    足足徘徊了半个小时,俞桑婉还是走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一开门,吓了她一跳,陆谨轩那么大的个子,就那么直直的站在她家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俞桑婉吃惊到没有脾气,“你还真是就这么跟我杠上了啊?”

    陆谨轩低着头,很无助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行了,败给你了,进来吧!”俞桑婉摇摇头,转身要进去。

    身后却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觉得奇怪,回头一看,陆谨轩依旧站着不动。

    俞桑婉脾气上来了,上前拉住他,“进来吧?少爷!还要怎么请你啊?现在无家可归的是你!我是收留你的,还要看你脸色啊?行行行,就当我求你,少爷,进来吧?”

    陆谨轩被半拖半拽着又回了公寓,那么大的个子站在那里竟然有些局促。

    俞桑婉在忙着,嘴里喋喋不休,“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事,也懒得管。你睡床,我睡沙发……”

    他睡床?她睡沙发?陆谨轩讶异,她可真是一点做女孩子的优越感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瞪着我干什么?”俞桑婉抬头瞪他一眼,吼道,“你都快一米九了,沙发太小……你睡不下,不是你说的吗?我是个小矮子!别看了!收拾完睡觉去!”

    然后,各自收拾了躺下。

    陆谨轩能闻到空气里有固体香薰的味道,沙发上俞桑婉已经睡沉了。

    他掀开被子下了床,蹲在沙发边,静静的、仔细的看着她,喃喃到,“也许,喜欢你……是有道理的,确实……是不太一样。”

    端详良久,陆谨轩伸出手将俞桑婉抱上了床,自言自语,“要睡了……不然,身体会垮掉。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