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87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

    乐正生眼神一暗,这丫头……就这么抗拒被他亲吗?

    要知道,他和陆谨轩一样,排队等着他‘宠幸’的女人可海了去了!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乐正生皱眉,闷声轻呼。

    俞桑婉紧张起来,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这么一看,才发现他手上刚刚包好的伤口,纱布上已经渗出血来,才这么短的一段路……跑了那么一下子而已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俞桑婉大惊,一把扶住他的手,“你的手怎么会这样?怎么又流血了?”

    乐正生皱着眉摇摇头,“没事……死不了!**!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?明明一点消息都没走漏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他像是想到了什么,某种闪过一丝狠戾的神采,“呵!是他!一定是他!好个陆谨轩,竟然阴我!”

    虎口处的鲜血还在往下滴,在这安静的一隅,那‘滴答’的响声更是被放大。

    俞桑婉看着抵在地上的血滴,直觉触目惊心,“你的手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灌木丛已经被扒开了……那些黑衣人是循着乐正生手上滴下的血找到这里的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俞桑婉突然往乐正生身前一挡,身子吓得瑟瑟发抖,却硬扛着,“你快走!我挡住他们——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乐正生惊愕,这丫头……

    俞桑婉站了起来,张开双臂,对着那些黑衣人昂首挺胸,“你们要干什么?光天化日之下,公然掳人吗?不管他做了什么,请你们寻求正当的法律途径!我是个记者,你们这样乱来,我会曝光你们的行为的!”

    黑衣人愣住了,乐正生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黑衣人看看俞桑婉,又看看乐正生,样子呆呆的。

    “嘁……呵呵!”

    身后,乐正生笑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俞桑婉回头,茫然的看着他,“你……笑?”

    乐正生摇摇头,眸光异常柔和,“俞桑婉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俞桑婉怔住,这是他第一次这样正儿八经的叫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你啊!”乐正生勾唇笑笑,他俊美的样子,比起女孩来也更胜一筹,灿然一笑,俞桑婉都觉得有些晃眼。

    “真是蠢……”

    乐正生抬起下颌,指了指黑衣人,“我不是那种‘少爷’,我是圣都乐正家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怔住,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……他还真是那个乐正家的少爷啊!

    乐正生往前走了两步,抬起左手,扣住俞桑婉的后脑勺,把人摁进了怀里,“婉婉,我要回去了……谢谢你这段时间收留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眨眨眼,“我……我也没……”

    她其实也没怎么照顾他,借了个公寓,每天只用泡面、馒头和快餐打发他。

    乐正生举起受伤的手,凄迷的笑了笑、摇摇头。俞桑婉有一种感觉,这个总是嬉皮笑脸、油嘴滑舌的公子哥,其实一点度不像外表看起来的那么快乐。q88e

    “婉婉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他往前走,俞桑婉张了张嘴,“乐正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乐正生一挑眉,回头看着她,笑意盈盈,“婉婉,我后悔了。我决定了,不叫你二姨太……你还是我老婆,行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怔住,完全反应不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嘁……走了!”

    乐正生摇头轻笑,抬起受伤的手,挥了挥,“在我回来之前……一定好好照顾自己!”

    他走了,那些黑衣人恭敬的跟随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俞桑婉呆立了很久,直到都看不见他们的身影了,才想起来拔腿去追。她也不知道自己追出去要做什么,一口气跑到医院大门口,张着嘴大喘气,左右看着。

    乐正生已经走远了……

    他这样突然的离开,就好像他突然的出现。

    门口不远处的车上,陆谨轩支着前额,静静的看着这一幕,收回了视线……他的人,也有人敢抢?

    “开车!”

    前座上,唐越泽一愣。“是。”

    车子缓缓开走,唐越泽还是没弄明白,乐正少爷已经被家里人押走了,怎么大少还不追回俞小姐?大少究竟在想什么?

    原舍。

    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房门打开,季晴被赶了出来,唐越泽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越泽。”季晴皱着眉,无奈的看着唐越泽,“大少这么抗拒,不止是对精神,对身体也不好——你也看到了,他连续多少天睡眠不足两小时!背部那么小的伤口,都已经化脓了!”

    唐越泽蹙眉,摇摇头,“那也没有办法,就是夫人在……大少不肯接受治疗也是枉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季晴急了,“现在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先回去吧!”唐越泽摇摇头,“这件事我来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季晴狐疑,“你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唐越泽看她一眼,冷哼道,“季晴,你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,别坏了大少的规矩——”

    他这脸色一冷,季晴不敢再问了。唐越泽的身份,也是她不敢造次的。

    季晴走后,管家仲叔为难的看着唐越泽,“唐先生啊,您有什么办法啊?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唐越泽蹙眉沉吟,“解铃还须系铃人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看似意味深长,但其实他和管家都是听懂的。

    大少爷这是在较劲呢!较劲的对象,自然还是那位俞小姐。

    “仲叔?”唐越泽看了眼管家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管家点点头,“我这就去给俞小姐打电话——”

    “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接到原舍的电话,俞桑婉正趴在茶几上对着陆谨轩之前打印出来的那张照片发呆,电话铃声响起,她还吓了一跳,“喂?”

    “俞小姐,是我,我是原舍的管家啊!”

    “仲叔?”俞桑婉下意识的紧张起来,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仲叔的声音听起来可不得了,“我们少爷不太好啊!背上的伤化脓了,还发着烧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”俞桑婉腾地一下站了起来,茶几上的水杯也被她泼到了地上,“怎么会这样?不是说,是小伤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仲叔叹息着,“可是再小的伤,也架不住大少爷几天几夜不睡觉啊!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不睡觉?为什么?”俞桑婉愣住,下意识的握紧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俞小姐。”仲叔很焦急,“自从您走了,大少爷就没好好睡过一觉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腾地一下站起来,着急却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很想去看他,可是……她用什么立场?如果没有慕青岚,她是一定无所顾忌的。

    “俞小姐……”仲叔在那边明示了,“您来看看大少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秀眉紧蹙,犹豫了很久,“不,你们好好照顾他,我不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俞小姐!”仲叔愣住,没能成功,怎么办?

    主卧里,唐越泽正在点香薰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陆谨轩皱着眉,摇摇头,“不用费劲,一点用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大少爷,还是让俞小姐来吧?您这样,会把身体熬坏的——”

    陆谨轩面色一僵,冷哼着摇摇头,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唐越泽语滞,大少这是……

    出了房门,管家仲叔也摇头,“这两人……是在相互较劲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不行。”唐越泽想了想,“您在这儿守着,就算是大少爷不高兴、俞小姐不情愿,我也得把人弄过来!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您去!”

    公寓楼里,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俞桑婉开开门,看到唐越泽不免讶异,“唐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俞小姐!”唐越泽微微躬身,“属下……恳请您去看看大少!”

    “唐先生,您别这样……我承受不起。”俞桑婉慌忙伸手虚扶了他一把,“其实,您何必特意来一趟?难道,少了我就没人能照顾他吗?”

    唐越泽有很多话说不了,“俞小姐,身为属下,您和大少的事,我不好说什么。但就看在这一次,他是因为您受伤的份上,您也该去看看他……这个要求过分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皱着眉,犹豫不定。

    “您跟属下走吧,好歹让他把药吃了,把背上化脓的伤口处理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怔住,“他不吃药、不处理伤口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唐越泽点点头,“我们这些下人,就算是劝也难……您说呢?”

    俞桑婉咬着下唇,想着陆谨轩倔强而冷漠的样子,心里已经动摇了。

    “俞小姐……车在楼下,抓紧时间吧!”

    俞桑婉拿起包,稀里糊涂就出了门跟着唐越泽上车了。她握紧了双手,在心里默念着:我只是去看看他,就算是朋友,去看看受伤的人总是没有什么的。

    原舍,主卧。

    “俞小姐,您自己进去吧!”唐越泽将房门推开。

    俞桑婉深吸口气,跨步进去、慢慢靠近床边。

    房里吊灯打开,光线很好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几天没睡,头疼欲裂。此时见到俞桑婉,顿时浓眉紧拧,还以为自己看错了,该不会是伤口感染、烧糊涂了吧?想他堂堂陆家长子,何曾因为一点小伤如此狼狈?

    俞桑婉看他脸色灰败,立即小跑着在床沿上坐下,什么话都没说,抬起手伸向了陆谨轩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一偏头,躲开了,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