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85章 你为我流的眼泪

    密密实实的怀抱,是陆谨轩的味道。

    那么一瞬间,天地间所有的声音似乎都消失了。俞桑婉只能听到耳边陆谨轩急促而沉稳的心跳,还有他粗重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情况紧急,支架倒下来,唐越泽慌忙冲上来,和陆谨轩一起撑起。q88e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陆谨轩闷哼一声,他只顾着护住俞桑婉,伤着是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唐越泽方寸大乱,“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,唐越泽还是保持着清醒的头脑,注意保护着陆谨轩的身份不被曝光。

    陆谨轩脸色铁青,只看着怀里的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已经吓傻了,支架就那么压在陆谨轩背上,刚才那么一刻,她都感觉到他往她身上重重压过来了!

    “哇——”俞桑婉回过神来,放声大哭,“谨轩、谨轩!”

    她这样哭起来,满脸都是泪水,简直没有任何形象可言……

    陆谨轩扯了扯嘴角,“别哭了,本来就丑,哭起来更丑!”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俞桑婉紧紧抱住他,胡乱摇头,“丑就丑!你怎么样了?我要怎么办啊?架子,对了……架子,我要把架子扶起来!”

    她才一动,就被陆谨轩紧拥住。

    陆谨轩一低头,稳稳的封住她哭喊的双唇,舌尖无比熟练的窜入,直把俞桑婉仅剩的那一缕魂也都给击的四分五裂。眼泪还没干,顺着脸颊滑到嘴里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陆谨轩蹙眉,“有点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俞桑婉怔愣的看着他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我说眼泪。”陆谨轩扯扯嘴角,“你为我流的眼泪,有点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没明白什么意思,这种时候,还在意这种细节?

    陆谨轩抬起手,擦拭着她的眼角,眸光难得的柔和,张了张嘴想问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别说话了……”俞桑婉急的不行,“不知道疼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陆谨轩皱眉,才感觉到背上的疼痛。

    身后一阵骚乱,唐越泽正在指挥工人帮忙,“快来!把架子抬起来!”

    “哎,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姜先生受伤了!”

    支架被移开,有连接部分的钉子扎进了陆谨轩背部。拔出来的时候,带出一股鲜血。陆谨轩皱着眉,轻声闷哼。俞桑婉却是吓得直哭,“啊……轻点啊!”

    陆谨轩只看着她,眸光越发深邃。她在哭……为了他,一直哭。

    “唐先生,救护车来了,快让姜先生上车吧!”

    “好!快上车!”唐越泽急的不行,却不好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陆谨轩死死抓住俞桑婉的手,不放开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一起去。”俞桑婉反握住他的手,这种时候,她怎么可能放下他?

    闹哄哄的一阵,现场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乐正生站在断垣残壁前,抬起了手。他刚才推支架那一下,手伤着了,虎口处被割破,血流不止。他看了一眼,摇头笑笑,“老婆,看你的了……这么做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被就近送到了附近的医院。

    急诊室外,俞桑婉抱着胳膊不安的来回走动。

    唐越泽在一旁接电话,“喂,慕小姐……您就不用过来了,这……那,那好吧!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唐越泽见俞桑婉这样,忙上去劝到,“俞小姐,您不用这么紧张……大少的身体,这点小伤不能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俞桑婉点点头,可还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唐越泽想了想,说到,“俞小姐,一会儿慕小姐会来,您……不要误会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微怔,慕青岚要来?也对,陆谨轩受伤了,她怎么能不来?

    扯了扯嘴角,神色颇为尴尬,“我在这里等着,谨轩没事了,我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唐越泽张了张嘴,大少的事情牵扯太多,他并不好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急诊室的灯还亮着,慕青岚就赶来了,显然是很着急。

    慕青岚的头发还没长好,头上戴着帽子,脸色倒是好看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唐先生!”慕青岚由看护扶着从门口走过来,她这两天已经下地走动了,恢复的状态不错。

    “慕小姐。”唐越泽忙迎上去。

    “谨轩怎么样了?”慕青岚满脸担忧,眼睛里蒙着一层雾气。

    唐越泽忙安抚她,“没事,大少只是受了点小伤,清理一下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慕青岚秀眉紧蹙,“怎么会出事的呢?”

    她像是才看到俞桑婉,吓了一跳,“俞小姐,你也在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俞桑婉尴尬的点点头,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慕青岚上前来,握住她的手,轻拍了两下,“你也担心吧?不过,唐先生说了没事,一定没事的。谨轩的身体,一向是很好的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着俞桑婉的眼睛,讶异道,“你哭了?真傻,不用这么担心……会没事的,我们一起等他出来。”

    被陆谨轩的前女友这样安慰,俞桑婉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慕青岚越是这样,俞桑婉越觉得愧疚,她怎么能够跟这样的人抢男朋友?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俞桑婉不自在的抽回手,干涩的笑笑,“我还有事,就不在这里等他了,我……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咬咬下唇,不舍的往急诊室里看了一眼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俞小姐!”慕青岚作势要挽留她,却没能拦住。

    唐越泽皱皱眉,上前拦住她,“俞小姐,大少出来,一定想见您的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俞桑婉摇摇头,“我不适合留在这里,我还是走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俞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唐先生!”

    身后,慕青岚叫住了唐越泽,指指急症室,“好像好了,谨轩要出来了!”

    唐越泽看了俞桑婉一眼,“您不要走——”

    急诊室的门打开,都忙着去看陆谨轩了,慕青岚冲在了最前面。俞桑婉吐了口气,“呼……我还在这儿干什么?”

    陆谨轩被推出来之际,俞桑婉推开走道的门,跑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“哈啊……”

    医院门口的台阶上,俞桑婉扶着膝盖喘气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婆?”

    身前,响起个声音。俞桑婉抬头一看,乐正生举着右手站在她面前,右手受伤的虎口已经被包好了,纱布处还渗出血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俞桑婉诧异,“你的手怎么了?”

    乐正生看看她,浓眉紧蹙,“现在我的手是重点吗?你怎么在这里?不是陪着陆谨轩吗?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话,俞桑婉的委屈就憋不住了。眼皮一耷拉,无声的抽着肩膀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乐正生叹息着,走上前站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俞桑婉只是低着头哭,不说话,她连哭也都是没有声音的,这样子看着越发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乐正生抬起手,扣着她的后脑勺把人搭在肩上,“看你这么可怜,肩膀再借你用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一下子把额头抵在他胸口处,眼泪簌簌往下掉,“好想陪在他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乐正生眸光一闪,点点头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俞桑婉没有哭很久,抬起了头来,甩手擦了擦眼泪,“回去吧!”

    乐正生愣住,失笑,“恢复的够快啊!”

    “不然怎么办?”俞桑婉吸吸鼻子,“哭死了,不是我的也只能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是你的啊!”乐正生又开始不正经了。

    俞桑婉懒得理他,自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老婆,真不考虑做我的二姨太吗?我保证,正房我都不看一眼,只宠你一个!”

    病房里,陆谨轩正在四处张望,视线落在唐越泽身上。

    唐越泽明白他的意思,“大少爷,俞小姐刚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了?”陆谨轩错愕,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唐越泽不好明说,只能用眼神示意了一下……慕青岚。

    陆谨轩蹙眉,小丫头显然是误会了他和慕青岚的关系——从一开始,她就误会了!

    最先,他是懒得解释。那个时候,俞桑婉对他来说,不过就是一剂‘安眠药’。后来,是没法解释……慕青岚牵扯的事情太多,他解释不清楚。只是现在,还不解释吗?

    陆谨轩拧眉,坐起来掀开了被子。

    慕青岚慌忙扶住他,“谨轩,你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陆谨轩没有理会她,只吩咐唐越泽,“照顾好青岚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哎,谨轩……你的伤……”

    房门被拉开,陆谨轩忍着背上的伤痛,疾步往外跑,一边跑一边拨俞桑婉的号码。但俞桑婉的手机压根没带在身上,又怎么会有人接?

    急匆匆的从大门出去,看到了还在台阶上的俞桑婉。

    俞桑婉正在查看乐正生的手伤,小心翼翼的样子,“怎么划到的?血怎么还在往外流?很疼不?”

    “疼!”乐正生夸张的捂着胸口,“老婆,你的亲亲老公要死掉了!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俞桑婉抖了抖肩膀,眯起眼,突然抬起脚猛地在乐正生脚上一跺,疼的乐正生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谋杀亲夫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俞桑婉大笑着抛开,朝他吐着舌头,“让你满口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“老婆,你不爱我了!”

    “不许再这么叫我!不然不给饭吃!扫地出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婉婉,你不能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笑闹着跑开了,陆谨轩站在那里,脸色阴沉如墨……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