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84章 大少放不下

    和陆谨轩之间算是结束了,但俞桑婉的工作还没做完。

    她把初步结构图和流程图都输入了电脑,想着要不要给陆谨轩打个电话?

    那天晚上,他羞辱她的场景还历历在目……俞桑婉实在没有那个勇气,最终还是决定,直接把这些发到他的邮箱了事。至于他会是什么反应,她已经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点开邮箱,摁下发送……俞桑婉觉得心里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这边,陆谨轩收到邮件,眸光闪了闪。

    唐越泽在一旁看着,小心翼翼的开口,“大少,这件事……是姜硕和俞小姐共同负责的,要不,属下让姜硕去?”

    当初为了靠近她,陆谨轩用了‘姜硕’的身份,现在他既然不愿意去见俞桑婉,这件事总还要有人负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指尖点了点,蹙眉沉声道,“多事!”

    唐越泽一愣,立即明白了,大少这还是放不下呢!只要大少心里还有俞小姐,就还有救……唐越泽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邮件发出去两天,陆谨轩这边都没有任何异议。

    俞桑婉想,他应该是随便她了。

    既然是这样,那么接下来,她就该去现场清理一下了。需要拆的拆,需要搭建的搭建。因为陆谨轩不在,前期所有的联系、分工、监督,都要由她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东华进入梅雨季节,开始连绵的下起雨。

    旧址现场,俞桑婉拿着话筒,对着正在拆除的工人喊着,“雨下大了,今晚还有台风,做完这些不要做了!大家早点下来休息吧!”

    脑袋上,撑起把伞。

    俞桑婉一回头,看着身后的人,不由笑了,“你除了跟着我,就没有别的事可做了吗?”

    “老婆,爱护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事……别光顾着别人了,也顾一下自己,淋湿了啊!”乐正生一脸戏谑,他虽然口中‘老婆’、‘老婆’的叫着,但却一点轻薄的意思也没有。

    他好像是真的无家可归,成天跟着俞桑婉。

    俞桑婉摸不透他,但直觉告诉她,这个花花公子油嘴滑舌、游手好闲,但并没有恶意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。”乐正生缩缩脖子,一把挽住俞桑婉,“去那边躲一下雨!”

    俞桑婉正拿着毛巾擦头发,乐正生抱着热咖啡送到她手上,“来,暖暖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俞桑婉抿嘴笑着接过,“你真贤惠!”

    乐正生玩心起了,弯下腰朝她噘起嘴,“那……给个热吻吧!”

    对他的招数俞桑婉都摸到门道了,迅速往后一仰,“想得美。”

    “小婉婉。”乐正生受伤的嘟着嘴,“我这么不得你欢心吗?反正你和陆谨轩也分开了……考虑考虑我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到陆谨轩的名字,俞桑婉的笑容僵住了,没了玩笑的心思,抱着胳膊幽幽的看着外面的大雨。

    “啧!”乐正生一拍脑袋,后悔的不行,“我真是,提什么陆少爷啊!脑袋被门夹了!”

    “老婆……小婉婉……”

    任由他怎么耍宝,俞桑婉的心情也好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乐正生叹息着在她身边坐下,拿肩膀撞撞她,“他就那么好啊?”

    俞桑婉抱着胳膊,闷声摇头,“不好……但就是喜欢!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乐正生无奈的摇摇头,伸手把俞桑婉的脑袋往自己肩膀上一靠,“肩膀借你用一下,你别看我……暂时可以想象一下,靠在他身上。不过我可告诉你,雨停了,就不许再想了!”

    俞桑婉心上一暖,慢慢闭上眼,弯起嘴角,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很感谢乐正生的好意,可是……闭着眼就可以把别人想象成他吗?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……

    哗啦啦的雨声中,突然嘈佑起来。有人在大雨中狂奔,奔走呼喊着。

    “那边旧楼塌了!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人在?快,去打电话!”

    “俞小姐呢?要告诉她一声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着雨声,俞桑婉听的不很清楚,只是睁开了眼,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急着就要往雨里跑。

    乐正生一把拉住她,“穿上雨衣再出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噢。”俞桑婉很着急,抓起雨衣匆忙往身上套。

    乐正生无法,只得跟着。

    两人赶到后面,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。旧址副楼有面墙坍塌,还有工人在上面,这会儿还不知道伤亡情况。

    “啊?”俞桑婉脸色都变了,她一个二十岁的女孩子,头一次负责这么大的事,没想到就遇到了这样的麻烦。

    乐正生忙往她身前一站,“大家不要慌,听我安排……”

    东华总裁室。

    陆谨轩正盯着窗外的雨景,脑子里混沌的一片。

    内室门突然被推开,唐越泽急道,“大少爷,旧址那边出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雨势渐渐小了,因为有乐正生在,情况倒不算糟糕。

    “俞小姐,清点过人数,大家都在……有个别受了伤,但都不是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话,俞桑婉猛地松了口气,“太好了、太好了——”

    她不由抬头看向乐正生,“谢谢你啊!”

    “嘁!”乐正生傲娇的一抬下颌,“看到我的魅力了吧?你现在弃暗投明,投入我的怀抱,我还给你留着二姨太的位置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!”俞桑婉白他一眼,抬手捅了他一下,“你能正常点吗?成天嘴上占便宜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乐正生激动起来,作势扑过来要抱她,“小婉婉,我还可以身体上占便宜吗?那现在来啊,抱一个!”

    俞桑婉懒得理他,一弯腰躲过了。

    “小婉婉……老婆……我受伤啦!”

    雨势小了,现场还是需要清理一下。

    俞桑婉没有耽搁,跟着工人们在一起,乐正生寸步不离的跟着她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乐正生看俞桑婉要往坍塌的地方去,急的拉住她,“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俞桑婉一脸狐疑,“我进去看看情况,我要了解一下进度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婆!”乐正生真要败给她了,“别这么有羽任感好吗?”

    俞桑婉不依,坚持要进去,“这是我的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婉婉!”无法,乐正生只好跟着一起过去。

    大门口,唐越泽和陆谨轩一起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唐先生?这都惊动您了?”门卫看到他们,吃了一惊,尤其见到陆谨轩,“姜先生?您来了?这几天,都是俞小姐一个人,她一个女孩子,实在有些辛苦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蹙眉,根本无心听这些,疾步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后面副楼。”

    两人赶到后面,场面看起来还是很混乱的。

    陆谨轩随手抓起一个人,沉声急问道,“俞桑婉呢?”

    “俞小姐?”工人不认识他,指了指里面,“她在坍塌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坍塌的地方?陆谨轩眼皮一跳,太阳穴鼓起来!小丫头……

    “俞桑婉!”q88e

    “俞小姐!”

    俞桑婉正对着图纸,计算白做了多少,不防耳边听到熟悉的声音。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,转过身一看。灯光打过的地方,陆谨轩像是周身皮了层金边朝着她狂奔而来。

    她立即就愣住了,“谨……轩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陆谨轩一口气跑过来,在她面前站定。上上下下、仔仔细细的将她看了个遍,确认她完好无损,才开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怕吗?这种地方,需要你来吗?坍塌啊!是楼房,是石砖啊!你以为是积木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俞桑婉被骂的懵住了,动了动嘴唇,“我没事啊!”

    这一路上的担心,陆谨轩不知道该怎么宣泄,这丫头还根本不害怕?

    他抬起手,扼住她的肩膀,情绪有些失控,力道不免大了,“没事?非要等到出事了,你才会怕?要是真的伤着了,怎么办?有人能替你疼吗?长没长脑子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愣住,他这是怎么了啊?突然跑来,骂她?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陆谨轩拧眉,知道自己失控了。他怎么会这么狼狈?在一个勾三搭四、水杏杨花、狠心抛弃自己的女人面前?他陆谨轩还从来没这么丢脸过!

    薄唇抿了抿,陆谨轩愤而转身。

    手上一暖,却是被俞桑婉拉住了。她小小的手,塞进他宽大的掌心里,并不用力,却让他再也挪动不了一步!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闭了闭眼,咬牙低喝,“放开!”

    “谨轩。”俞桑婉不放手,紧盯着他的后脑勺,眼睛有点湿,“你……是特意因为我来的?你担心我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给不出答案,他是什么人?怎么可能因为一个水杏杨花的女人……担心?笑话!

    手一抽,要走。

    “谨轩!”

    一个踉跄,俞桑婉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陆谨轩猛地停下脚步,微微侧过身子。

    “谨轩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僵持着,正坐在墙外支架上的乐正生将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。他饶有兴趣的托着下颌,勾唇笑了,“呵……有意思!老婆,你好像不是单相思哎!要不,我帮帮你吧!谁让你是我亲亲老婆呢?”

    右腕猛地抬起,乐正生一挥手,将一侧已经松散的支架打落……

    “谨轩……”

    “婉婉!”

    陆谨轩眼角余光里,看到支架朝着俞桑婉倒下来。行为快于思维,陆谨轩朝着俞桑婉扑了过去……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