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80章 她其实什么都不知道

    俞桑婉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乐正生,但有一点她很清楚,像他这样的人,是没有必要打车的。

    “你下去!”

    俞桑婉理直气壮的轰他。

    乐正生好整以暇的看着她,好似很震惊,“哎,老婆你别这么凶,我可是合理合法拦了车子上来的,你有什么道理轰我啊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俞桑婉坐着不动,“你自己不会开车啊?再说了,分明是我先拦的车子……你下去!”

    “我不。”乐正生嘴巴一瘪,也坐着不动。

    两个人正僵持着,车子却突然发动了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司机师傅,你怎么回事啊?”俞桑婉一着急,朝司机吼道。

    司机从后视镜里看看他们,显然是误会他们的关系了,“我说,小夫妻吵架回去吵,别耽误我做生意,我先把你们送到市区,你们再好好算计吧!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……”俞桑婉急的挺直脊背。

    刚要解释,却被乐正生一把捂住了嘴巴,“呵呵,司机师傅,我老婆年纪小,脾气不好,您见笑了——老婆,别闹,回家随你惩罚!”

    “唔唔……”俞桑婉嘴巴被堵住,什么都说不出来,只能干瞪着乐正生。

    司机叹息着摇摇头,“现在的小姑娘啊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想撞墙,现在的小姑娘怎么了?师傅,你把话说清楚了!

    车子开到市区,司机将车子停下。

    “放开!”俞桑婉终于获得自由,挣脱了乐正生,迫不及待的推开车门下车。

    她拖着行李,没往前走两步,就听见乐正生在叫她。“喂,老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闭着眼,恨得咬牙切齿,这个花花公子,到底想要怎么样?

    一跺脚,回头瞪着他,“你想死啊!不要乱喊了!”

    “老婆,我是想说,我们很快还会再见面的。”乐正生笑眯眯的看着她,还妩媚的朝她眨了眨眼,“老婆,不用太想我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俞桑婉握起拳头,爆喝一声,“你有完没完了!?”

    “师傅,开车!”

    车子开动,乐正生从车窗里探出脑袋来,还挥了挥手,用嘴型喊着,“老婆——”

    “哈?”俞桑婉哭笑不得,真是……哪儿来的莫名其妙的公子哥?

    东大,校园内。

    这一片是教师宿舍区,俞桑婉是来找教授的。

    从宿舍楼进去,没想到在电梯口遇见了慕青岚。

    慕青岚不是一个人,帮着她推着轮椅的,是个相貌和他有着七八分相似的男人,年纪在三十岁上下。

    俞桑婉觉得奇怪,陆谨轩不是说回来陪慕青岚做治疗吗?怎么慕青岚会出现在东大的教师宿舍?

    慕青岚看到俞桑婉,也是一愣,眸光有些躲闪。

    “哥,我们快点,谨轩要等急了——”

    男人点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慕青岚没有和俞桑婉打招呼,便由男人推着疾步离开了宿舍区。

    “嗯?”俞桑婉满脸狐疑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推着慕青岚的男人,是她的哥哥慕青扬,是东大哲学系的讲师,没有带过俞桑婉课程,所以俞桑婉并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兄妹两出了东大的门,站在门口等车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怕——”慕青岚抬头看着慕青扬,满是担忧,“我这么拖下去,迟早会被谨轩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慕青扬拍拍妹妹的肩膀,“你可千万稳住了,我们慕家的以后都在你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慕青岚恐惧的摇着头,“他要是知道,陆昱轩出事那天,我根本没有陪着他在车上,我是后来……我根本什么都没有看到,他不会饶了我的!”

    一句话,道出了所有事实。

    慕青岚的治疗一直受阻,真正的事实是,她已经想起来了!她那天根本没有全程陪着陆昱轩,所以……陆谨轩要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线索,根本是天方夜谭!

    “青岚、青岚!”

    慕青扬摁住妹妹的肩膀,冷声喝道,“冷静点!你只要记着,这件事……你不说我不说,永远不会有其他人知道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慕青扬打断了她,“没有可是,等到你成为他的女人,还有谁会计较这些……当年的事情,谁也说不清,还不是你怎么说都由你?不是有陆夫人撑腰吗?不用怕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……”慕青岚紧张的攥紧手心,手心里全是汗。

    校门口的路上,陆谨轩派来的车子来了。

    “来了,你注意别让他们看出破绽。”慕青扬拍拍她的肩膀,对着下车的司机扬起笑容,“我妹妹来看我,没想到误了诊疗时间,还请向陆总说声抱歉。”

    司机礼貌的笑笑,点点头,“慕先生客气了,慕小姐请——”

    东华临界,别墅。

    窗帘紧闭,为慕青岚治疗特别建的治疗室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慕青岚捂着脑袋,尖叫着睁开眼,满头大汗。q1q0

    “青岚!”陆谨轩就在一旁,慌忙上前,抽过纸巾递给她,“想起什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慕青岚摇着头,气喘吁吁,“我看到好多、好多人——可是,人太多了,我看不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一听这话,忙把手一抬,“来,把资料拿过来——”

    治疗师立即递上一沓资料。

    “青岚,你来看看……这些都是当年现场拍下的照片,你看一看,有没有和你想起来的重叠的部分?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慕青岚接过资料,看着上面的画面,那些场景似乎都还历历在目,可是,人……她却真的一个也想不起来了。当时那么乱,她回去的时候,车子‘轰’的一声直接炸响,她根本什么都没看清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慕青岚扶住太阳穴,“需要点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眸底有失望闪过,但却没有表现出来,只点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治疗进行了一下午,陆谨轩抬手看看腕表,惦记着俞桑婉,“青岚——”

    “谨轩。”慕青岚先开了口,“你每次都是治疗结束了就走,今天能陪我吃顿饭吗?你知道的……我昏睡了七年,没有什么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犹豫了片刻,他有求于人,不免要顺着点,只不过是一顿饭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答应了,“好,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慕青岚大喜,“真的?我太高兴了!”

    陆谨轩隐隐蹙眉,俞桑婉那边,只能晚点过去了。

    俞桑婉从东大出来,正准备回去。刚出了校门,就听见花坛边上有人吹着口哨。

    ‘吁’的一声,格外悠长……

    俞桑婉不禁被吸引,转过头看过去,这一眼,竟然看到了下午才和她抢过车子的乐正生!乐正生看她看过来,立即露出了邪气的笑容,朝她眨眨眼,“老婆!”
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俞桑婉白了他一眼,都懒得搭理他,转身就走!

    “嘿!老婆!”乐正生乐了,拔腿追上去,一把拉住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俞桑婉一瞪眼,用力甩开他,“我不认识你,你不要再乱喊了!”

    “噢?”乐正生耸耸肩,端的是玩世不恭,“我松手,不过……你是不是丢了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俞桑婉狐疑的看着他,见他笑的不怀好意,这才想起来查看一下背包。

    她这一下午都和教授待在一起,真没发现少了什么。这会儿打开背包一看,才发现钱包没了。

    蓦地,她想起来了,她打车的时候,钱包是拿在手上的,一定是忘了放回去,下车的时候丢在车上了!难怪这个人说,他们很快就会见面了,看来,他是当时就发现了!

    “还我!”俞桑婉把手摊开,放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正生弯下腰,握住她的手,低头在她掌心轻啄了一口,“好香啊!老婆!”

    俞桑婉吓了一跳,触电般躲开,哆哆嗦嗦的指着他,“你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乐正生哈哈大笑,从口袋里掏出钱包,拉开拉链,看了一眼,念到,“天底下最好心的人,您如果捡到了我的钱包,麻烦您按照上面的地址集寄还给我,或者打电话,我将按照钱包内证件和卡的数量,请您吃饭!”

    “还我、还我!”

    俞桑婉一边听他念,一边蹦跳着要去抢钱包。

    奈何,这个乐正生和陆谨轩一样,都是巨人国的。俞桑婉在他们面前,十足是个小矮子,蹦的再高也是徒劳。

    乐正生高高举着钱包,难得没有笑,一本正经的看着俞桑婉,“我是天底下最好心的人,现在把钱包给你亲自送来了……我数过了,里面你的银行卡加上学生证、图书证等等,乱七八糟的,一共七张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俞桑婉舌头打结,“那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乐正生弯下腰,拿着钱包的手却高举着,看着她笑眯眯的,“你得请我吃饭,一共七顿!”

    俞桑婉语塞,看着他满脸戏谑,直觉他是个麻烦!先把钱包拿回来再说。

    眼珠子一转,笑着点点头,“好,你先把钱包还我。”

    乐正生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,论坏水,谁有他多?

    他叹着气,“东华大学新闻系俞桑婉,电话号码……每周的上课时间是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一惊,这个人,竟然把她打听的这么清楚!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