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74章 他和安子皓怎么一样

    公寓门口,俞桑婉掏出钥匙开门,陆谨轩紧跟在她身后,低着头,像是做错事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等着,我马上出来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转过身,把陆谨轩拦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陆谨轩绷着脸,并不情愿。

    很快,俞桑婉拿着火机出来了。举着递到陆谨轩面前,“给你——”

    只是这么两个字,声音竟然哽咽了。

    陆谨轩看到她掌心那只火机,松了口气。伸手接过——这只火机,对他来说,确实是极为重要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他的未婚妻送的,和他行过订婚礼,还被他抱着、哄着睡着过的女娃娃,她和她的家族,在当年确实是帮了观潮一个大忙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她是他陆谨轩第一个女人……

    薄唇嗫嚅,陆谨轩低低开口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喉头发硬,眸光躲闪,“不用,我碰过它就不见了,我找回来是应该的——”

    转身之际,再次被陆谨轩拉住。

    陆谨轩也说不清为什么,他因为俞桑婉已经放下了很多次身段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说,你不是愿意的!我可以不计较!”

    俞桑婉错愕,哭笑不得,“哈?不计较?陆谨轩,你的脑回路和普通人不一样吗?谁稀罕你计较不计较?你滚!拿上你的东西,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!”

    陆谨轩脸色铁青,忍耐已经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“你别闹!这是我的底线,如果你是心甘情愿的,我会弄死你!不要以为我是吓唬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被气的胸廓剧烈起伏,再也绷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一把掀起裙子,把膝盖处露给他看,还有脚踝、手腕,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痕,毫无保留的呈现在陆谨轩视线里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……”俞桑婉指着膝盖,“被车撞了,这些伤痕,是我挣脱绳索时候弄的……没错,我是不干净!我被你的给糟蹋了!你要把清白换个我吗?你怎么还!”

    其实,陆谨轩要的不过是她一句话!

    陆谨轩有点颤抖的靠过去,心脏撞击胸腔的声音他仿佛都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他的掌心锁住她的脸颊,深邃的双眸,柔情浓的化不开,“所以,是我的!我一个人的!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啊!”俞桑婉简直不能理解这个人,他的执念怎么这么奇怪?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被那天那个人玷污,和我是不是你一个人的,根本是两个概念!我是我自己的!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陆谨轩勾了勾唇角,竟然露出了笑意,“你就是我一个人的!”

    俞桑婉气结,“莫名其妙……我懒得跟你说!你走!”

    陆谨轩哪里肯放人?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,薄唇动了动,“那个,是……过去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微怔,他……什么意思?这么说算是解释吗?位那只火机?那还不如不解释!

    “陆谨轩。”俞桑婉好笑的摇摇头,“过去的事?她在你心里过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怔住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要说他对当年的那个奶娃娃有什么……也不实际,但这份感情却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说的根本不是一回事,可也没法说清楚。

    俞桑婉没力气了,垂下眼帘,“没有过去!要是过去了,你不会那么对我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俞桑婉眼睛有点湿,“你不要仗着我喜欢你,你就这么欺负我!我告诉你,陆谨轩,我和安子皓那么多年感情,他不忠我一样可以果断放弃,你……又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陆谨轩失神,不懂他们之间怎么成了这样?

    开始的开始,他不只是把她当成一剂‘安眠药’吗?

    趁着他怔愣的工夫,俞桑婉猛的推开他,进了公寓里,立即将门锁上。

    “俞桑婉!”

    陆谨轩抬手拍门,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俞桑婉捂着脑袋,痛苦的蹲在地上。

    陆谨轩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,俞桑婉也懒得去理,“我会忘了你的!就像忘了安子皓那个混蛋!”

    心底有个声音,似有似无的飘过——他和安子皓,是不一样的……怎么能一样?

    东华总裁室。

    “大少?”唐越泽说完了很久,陆谨轩都没有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唐越泽只好再次出声,“大少、大少?”

    “嗯?”陆谨轩回过神。

    唐越泽抽了抽嘴角,“您看这……”

    他指指手上的平板。

    “噢。”陆谨轩兴致缺缺,“你看着办,这些小事,一向是你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是。”唐越泽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啧!”陆谨轩蹙眉,咂嘴,“周年庆的case呢?怎么没下文了?sino那边,还没把详细报告拿过来?”

    这话问的,什么sino那边?分明就是想问俞桑婉。

    唐越泽支吾着,觉得有些难以启齿,“大少爷……恐怕要多等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陆谨轩不能理解,略不耐烦,“她不是说很快就好?”

    这事是瞒不住了,唐越泽只好直说,“因为俞小姐辞职了,这个case现在交给了另外的人在处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愣了一下,霍地站了起来,“辞职了?为什么不早说?”q1q0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唐越泽支吾着,“您没问啊!而且,您和俞小姐不是分手了?您还说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爆喝一声,“闭嘴!越来越会办事了!”

    唐越泽噤若寒蝉,他跟着大少多年,挨骂的次数都不及俞桑婉出现之后多。

    “所以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扶额,来回徘徊,唐越泽猜不透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陆谨轩停下脚步,“想办法让她接这个case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唐越泽很为难,“俞小姐本来就还是在校生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才不管,“那就和她学校联系!想办法让她回来接!”

    这个倒是行得通,不过唐越泽还是不明白,“大少啊,属下不明白,就算是俞小姐重新负责了,意义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眯起眼,不怀好意的看着唐越泽。唐越泽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……

    “越泽,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陆谨轩的话,唐越泽脑袋摇的像拨浪鼓,神色慌张,“不行啊!大少,属下天天这么小心,还担心您有个什么意外,您这不是天方夜谭吗?”

    唐越泽忙不迭的摇头,“不行不行!说什么也不行!这一天您有多少事情要处理啊!哪儿也离不开您啊!”

    “越泽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沉声说到,“东华的琐事,一直是你在负责,至于‘观潮’事务……我并不需要出面,在哪里都是一样处理。你不用过分担心,认识我的……屈指可数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唐越泽是特助,再坚持也拧不过陆谨轩。

    陆谨轩抬手阻止他反驳,“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东华大学。

    “啊?”俞桑婉吃惊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“教授,您说什么?”

    教授挥挥手,示意她坐下,“别激动……怎么了?太高兴了是不是?也真是好事啊!正好赶上东华周年庆了,听说这个case一开始就是你提出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俞桑婉点点头。

    教授笑笑,“东华太讲究了,为了确保周年庆效果,坚持要你负责到底。你看,为了保证你的学业,特意建立了奖学金!这是多好的事儿啊!”

    俞桑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以她对陆谨轩的了解,这个只怕又是他的‘手笔’。

    “教授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教授打断她,劝到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在准备考研,还要兼职,为的也是学费。你只要做好这件事,不但解决了学费问题,而且还为以后的学弟学妹们带来了福利,是多好的事?我会向系里申请,给你考研加分。”

    被教授这么一说,俞桑婉还真不好推脱了。

    学费是现实的问题,而且奖学金这个项目确实对学校有利。当然,最诱人的,是考研加分啊!

    再说了,她就算接下这个case,陆谨轩又能把她怎么样?

    他一个集团总裁,又那么神神秘秘的,不可能和她有什么瓜葛……

    那就,接了?

    俞桑婉点点头,“那好,教授,我就……努力吧!”

    “哎,好的。”教授很开心,看俞桑婉的眼神完全是优等生啊。

    从学校回去,俞桑婉还在暗自高兴,想着教授到底能够给她加多少分?学费和分数都没问题了,前途简直一片大好啊!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开了公寓门,站在阳台上放声大笑,谁说她的生活只剩下阴霾?这不是好运就来了吗?

    门外,有人在敲门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俞桑婉答应着去开门,“谁啊?是珮珮吗?”

    没人回答,难道是邻居?隔壁不是空着的吗?自从荣锦搬走了之后,好像没有租出去啊!

    “来了……”俞桑婉一拉门,猛地顿住了。

    这……谁啊?

    陆谨轩一身休闲居家服,站在她面前,头发是湿的,上面好像还沾着……泡沫?

    俞桑婉怔忪,大总裁这是什么形象?不对,关键是他怎么又出现在她面前了?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陆谨轩扯了扯嘴角,抬起手指嫌弃的捏了捏沾满泡沫的头发,“我们的房子,结构一样……我洗澡洗到一半,没水了,帮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大张着嘴巴,眼睛一动不动,她是瞬间智障了?为什么陆谨轩说的每个字,她都懂,可是……谁来告诉她,拼在一起是……神、马、意、思!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