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73章 你喊一次我吻一次

    原舍,主卧。

    外面阳光正好,主卧的窗帘却是拉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房门从外面推开,唐越泽放缓脚步走了进来,慢慢靠近床沿。“大少?”

    中间的欧式大床上,陆谨轩双眸紧闭,声音却是清醒的很。“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atable的经理刚才来了消息,说是垃圾都收走了,去的晚了点,没能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蹙眉,应了一声,掀开被子下床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他本来应该立即去atable找那只火机,可是因为担心俞桑婉……就耽搁了。再派人过去,什么线索都找不到了。他是个极为谨慎、小心的人,为了一个女人犯这种错误,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陆谨轩抬手扶额,揉捏着睛明穴,这几天他一直没睡好。

    “青岚的治疗,是今天开始吗?”

    陆谨轩边问,边往衣帽间走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唐越泽点点头,几次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陆谨轩翻了他一眼,“有话就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唐越泽微微躬身,“大少,您别怪属下直言。其实那天的事不能怪俞小姐,即使她被乐正少爷给……那也是没办法。俞小姐一个女孩子,怎么能抵得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陆谨轩一把扯下衣架上的西服,爆发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唐越泽低着头,却没有停下,“大少,其实,俞小姐只是您用来‘助眠’的,她是不是干净……重要吗?大少,有俞小姐在,您的状态才能改善啊!”

    身为他的心腹,实在看不下去他这么干熬着,身体……会熬干、垮掉的!q1q0

    “我让你住口!”

    陆谨轩怒不可遏,径直上前,单臂伸直扼住唐越泽的喉咙,“你听着!她……不一样!不干净,不行!”

    愤而松开唐越泽,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唐越泽摇头叹息,或许,认真的早已不是俞小姐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sino网站,门口停着辆蓝色迈巴赫。

    驾驶座上,只陆谨轩自己坐着,没有司机也没有唐越泽。

    正是下班时间,不断有人从里面出来。陆谨轩修长的手指敲击着方向盘,眸光始终未曾移开,生怕错过了俞桑婉。但是,直到门口出来的人稀稀拉拉,也没有俞桑婉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今天休息吗?

    陆谨轩掏出手机,翻到她的号码。

    沉寂了几天的焦躁,终于按耐不住,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提示音却是——您拨的号码已停机!

    什么?陆谨轩惊异,是停机,不是关机!停机是怎么回事?指尖焦躁的点了点,拨给唐越泽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查件事!”

    “是,大少……您在哪儿啊?您怎么又单独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唐越泽把话说完,陆谨轩已经挂断了。

    基本上,唐越泽办一件事,速度和效率都是很快的。只不过,得到答案的陆总,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。

    东华大学。

    教研室的楼梯上,俞桑婉正和同学一起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俞桑婉,再见了!”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俞桑婉朝同学挥挥手,换了个方向走。

    她今天已经正式向sino网站递交了辞职信,刚才也来学校办理和终止实习程序。他们这种实习生,辞职是不必那么麻烦的,随时都可以结束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俞桑婉有更多的时间准备考研,还有兼职广告挣钱。

    俞桑婉没有直接往校门口走,而是拐去了校医院。左膝盖上的伤,还是有些痛,走起路来一脚高一脚底。

    起先并没有觉得什么,走了一段,感觉身后有人跟着。

    通往校医院的这段路,比较黑,几盏老旧的路灯早就寿终正寝。

    俞桑婉暗自嘀咕,“不会被人尾随了吧?”

    这么想着,她不由加快了脚步。岂料,她快、后面的脚步声也快!俞桑婉停下,那脚步声也跟着停下了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俞桑婉吓得捂住唇瓣,真的遇上变态了!

    要命啊,怎么这条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啊!大家都不会消化不良、发烧感冒吗?只有她一个人要去校医院啊!

    倏地,俞桑婉蹲在地上,假装系鞋带,捡起路边草丛里的一刻石子,“这个差不多吧?砸不死人的噢!”

    思想还在迟疑,人已经握着石子站了起来,迅速朝着身后扔过去,“跟踪狂!去死!”

    哪里料到,‘跟踪狂’抬起手,稳稳拨开了朝着他面门飞来的石子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俞桑婉看清眼前站着的人,顿时一股怒火升腾起来,冷哼一声迅速转身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陆谨轩黑了脸,长腿跨出几步就轻松将人追上了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!”俞桑婉扭着身子,横眉怒对着他,“不然我喊人了!”

    陆谨轩沉着脸,拉住她不放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俞桑婉讶然,“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啊?来人啊……唔——”

    就这么被吻住,用一种似乎要将她咬碎吞下的气势!

    俞桑婉猝不及防,脑子里轰的一下,嘴巴被严严实实堵住,只剩下眼睛的感官还在。

    陆谨轩有著线条非常流畅优雅的额头,配上下面修长英挺的眉毛,像这样亲吻的时候,狭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缝,全情投入的样子实在很轻易就能蛊惑对方的心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放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根本不能说话,一说话,只能让这个吻变得更加亲密。

    然而,陆谨轩还是结束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深邃的双眸,隔着空气也一样散发着滚烫的温度。

    他薄唇紧绷,“你喊!喊一次,我吻一次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瞠目,哭笑不得,“你跟着我干什么?我们不是分手了吗?”

    陆谨轩没有回答,视线下移,落在她的膝盖上。刚才一路跟着她,发现她走路不对……应该是腿受伤了。

    “哪儿伤着了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俞桑婉微怔,随即冷笑,这句关怀来的太晚了!

    她抬眸,别有深意的一笑,“你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喉结滚了滚,没说话。

    俞桑婉勾唇一笑,很有几分妩媚,“可能是那晚上,太激烈了!”

    “你!”陆谨轩瞳仁微缩,手上猛地一用力,差点没捏碎俞桑婉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俞桑婉忍着痛皱眉,“可以放开了吗?”

    陆谨轩脸上顿时冷若冰霜,还带着一股鄙夷与嫌弃,“你很好,这么得意!不觉得脏吗?”

    “呸!”俞桑婉啐了一口,抬起手擦了擦唇瓣,“说得对,刚才……真是脏死了!”

    她这举动彻底惹怒了陆谨轩,他蓦地扬起右手,朝着她就要落下来。

    俞桑婉不躲,扬起脸迎过去,“来啊!打啊!你好能耐啊!打女人!怎么,我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‘嘭’的一声,陆谨轩的拳头落在了她身后的水泥柱上!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怔住,错愕的看着陆谨轩。

    只见他眸底暗红的一片,整个人好像笼罩在一片黑暗里……而且,身上那么浓重的忧伤,是因为什么?

    哼……不管因为什么,总不可能是因为她!

    “你。”陆谨轩抬起手,指了指她。

    俞桑婉等着他说下去,可是,他却什么也没说,就那么转过了身,背对着她走开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下意识的追上去两步,可是想了想,她追他做什么?对了,把那个该死的火机还给他!可是,手往口袋里摸了摸……是空的。这才记起来,那晚捡回来的火机放在公寓里了。

    眼帘垂下来,眼睫毛还是湿了……

    校门口的车上,陆谨轩疲惫的靠在椅背上。

    唐越泽的电话打了好几遍,他才划过接下。

    “说……”

    唐越泽口吻有些焦急,“大少,刚才atable那边打来电话,说是那天有个小姑娘来找过火机……他们餐厅里被翻遍了没有,小姑娘就去后巷翻垃圾了,至于有没有找到,他们就不清楚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?!”

    陆谨轩猛地坐直了,眼底一下子亮了。小姑娘……

    唐越泽说出了他心中所想,“大少爷,会不会是俞小姐啊?大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陆谨轩已经切断了通话,推开车门下车,在原路上狂奔。

    校医院门口,俞桑婉看了医生,拿了药出来了。

    刚下台阶,没想到又看到了陆谨轩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俞桑婉错愕,这个人不是走了吗?

    陆谨轩闭了闭眼,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两个人相对无言,俞桑婉走下台阶,擦着他的肩膀要过去。

    手腕一紧,被握住了。

    似乎是意料之中,俞桑婉叹道,“又要怎样?”

    “那晚……”陆谨轩斟酌着开口,“你去找火机了?”

    果然……是为了那只火机。也是,她和他认识不过短短时间,怎么抵得上他和慕青岚那么多年的光阴!

    不想吵架,分手也不要分的这么没有风度,即使这个人是陆谨轩。

    俞桑婉点点头,看向陆谨轩,“你要是有时间,就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眸底一亮,竟然生出一种孩子气的欢喜,“好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挣脱他,自己往前走。

    陆谨轩这才注意到,她的手腕上有新上的药水,顿时蹙眉,“除了腿,手也受伤了?”

    那天晚上,乐正生到底对她做了什么?

    这个想法,像成千上百只蚁虫,咬着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俞桑婉摇摇头,不想回答,“快走吧!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