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72章 有没有背叛我
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俞桑婉哭笑不得,他这是跟谁耍脾气?

    败下阵来,俞桑婉无力的摇头,“医药箱在哪里?”

    客厅里,乐正生举着手指头,凑到俞桑婉跟前。

    俞桑婉微微弯着腰,尽量不去压着受伤的左腿。

    她垂眸,秀眉微蹙,“啧!你的血这么难止住啊!是不是血小板有点少?”

    乐正生看她竟然看的有些发呆,一时间没听到她问什么。还真是奇怪了,他从小到大,无论是在男人、女人里都是最漂亮的,所以他也从来没有因为谁的相貌被吸引过。

    但这丫头……好像有些特别。

    俞桑婉没得到回答,继续往伤口上倒止血药。反复几次,终于是凝注了。

    “呼!”俞桑婉松了口气,抬眸看向乐正生,“好了、止住了,我包上了啊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乐正生呆呆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俞桑婉包好伤口,站起来要走。却发现乐正生盯着自己目不转睛,不禁疑惑的摸了摸脸,“看什么?我脸上有东西吗?”

    乐正生回过神来,脸上竟然有些烫。

    但口气很硬,“谁看你了?你有我好看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俞桑婉失笑,摇摇头,“是,我没你好看,这位少爷,我要走了——”

    把医药箱合上,俞桑婉扶着左膝盖,一瘸一拐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看着她纤瘦的背影,乐正生突然出声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喂,小不点!”

    “嗯?”俞桑婉回头,不解的看着他,“叫我?”

    乐正生想了想,说到,“给你个忠告!对陆谨轩别认真!你跟他认真,会没命的!记着,我不是危言耸听……是真的会没命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怅然,扯了扯嘴角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叹息着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她是对陆谨轩认真了,不过,陆谨轩有没有对她认真?以后,他们会怎么走下去?这些问题,她统统没有答案……

    偌大的客厅里,只剩下乐正生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嘁!”乐正生勾唇浅笑……

    通往北区的路上,劳斯莱斯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陆谨轩修长的手指抵住前额,闭眼锁眉,即使这样,他身上浓烈的焦躁还是一**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车子停下,唐越泽说话也不敢大声,“大少,到了。”

    客厅里,已经人去楼空。

    冲到楼上主卧,当中那张床上,一片凌乱!

    “?!”陆谨轩眉峰一敛,眸光急剧收缩。

    “大少!”唐越泽急道,“院子里,乐正少爷在院子里!”

    匆匆赶到院子,乐正生人已经靠在了直升机上。看到陆谨轩冲出来,邪肆的一笑,“陆大少,动作有点慢啊!果然换了地方,束手束脚的做什么都不方便吧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陆谨轩沉着脸,咬牙切齿,“她人呢?你把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乐正生大笑,并不回答,直升机飞起,他朝陆谨轩挥了挥手,“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怒不可遏,只觉得胸腔都要被穿破了,“越泽!枪!”

    唐越泽忙拦住他,“大少爷,不行啊!乐正少爷是乐正家的独苗!”

    陆谨轩眼底泛出血丝,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,快要把他逼疯!

    乐正生看着陆谨轩,神色颇具玩味……几近无所畏惧的陆家大少爷,终于也有弱点了呢!有意思。

    回到市区,都到了后半夜。

    俞桑婉没回公寓,而是去了atable。

    “开开门,麻烦你们开开门!”

    俞桑婉拍了半天的门,才有守夜的人绕到前面来开门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们早就打烊了……您要用餐,明天白天预约!”

    俞桑婉摇摇头,“我不是来用餐的,我是今晚和陆总一起来的客人……陆总有样东西丢在这里了,我是来找的。”

    对方一听这话,睡意和不满顿时消散了。atable一天只招待一位客人,今晚招待就是陆谨轩。

    “那您快进来吧!陆总丢了什么……快请!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!”

    俞桑婉忙不迭的道谢,跟着那人进了今晚用餐的包厢。

    晚餐的时候她还在包厢里见过那只火机,她还没到家陆谨轩就打电话来质问了,那么很大的可能杏就是丢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请问,你们收拾的时候,有没有找到一只火机?很旧了,是个古董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问着atable的人。

    那人只是守夜的,茫然的摇头,“这个我不清楚啊!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俞桑婉叹口气,“那我自己找吧!”

    那只火机,体积并不大,很可能是掉在某个角落了。

    俞桑婉顾不上膝盖上的疼痛,跪在地上,趴着身子四处找。站着的时候还不觉得,这么压在地板上,膝盖还真是钻心的疼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忍着疼痛,把包厢的每个角落都翻遍了,也没找到。

    那员工看着都不忍心了,“小姐,一只火机……找不到算了啊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俞桑婉抬手擦擦汗,“请问,你们的垃圾都扔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那人迟疑的指指后面,“应该都扔到后巷里了——”

    后巷!

    俞桑婉立即站了起来,动作太猛,差点摔倒。幸而那人扶了她一把,“你小心点,你的腿……是不是有伤啊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俞桑婉摇摇头,吃力的往后巷走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那人打了个哈欠,“小姐,你慢慢找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点点头,“谢谢你,我自己找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摇摇头,转身进去,将后门带上了。

    这条后巷,遍布的都是垃圾,附近的几家餐厅都把垃圾往这里扔,堆在一起,她根本分不清哪儿是atable的。怎么办?只能一袋一袋找!一想到陆谨轩的口吻,俞桑婉就觉得心口刺痛!

    垃圾弥散着难闻的气息,俞桑婉顾不得,好几次都要被熏的吐出来。

    疼痛、焦躁、各种不适缠绕着她,她满脸都是汗水,没空擦一下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俞桑婉越来越着急,天不亮就有人来收垃圾,她得快一点。

    “出来啊!你倒是出来啊!陆谨轩那么宝贝你,你快出来啊!”

    然而,整整几个小时,一无所获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俞桑婉没力气了,重重的跌坐在地上,大口大口喘着气。

    已经是凌晨五点,巷子口有人过来收垃圾了。

    看到俞桑婉这一团脏兮兮的坐在这里,不免多看了一眼,满脸的嫌弃。

    脚步不停留,抱起垃圾袋便往车上扔。

    俞桑婉看着他,急着站起来,“大叔!那个我还没翻过,你先收这边的,行吗?”

    收垃圾的看了她一眼,嘟囔道,“有病吧你!”

    压根不理她,抱着就走。

    “大叔!”俞桑婉急了,上前跟他抢。“我求求你,先收那些,我有很重要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松开!你这丫头有病啊!”

    撕扯间,垃圾袋送开了,一股恶臭涌出来,垃圾也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收垃圾的急了,“你是来惹事的吧?这你收拾啊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、对不起,我收拾!”俞桑婉忙蹲到地上,把垃圾都拢到一起。

    突然,指尖摸到一个坚硬、冰凉的东西——

    忙拿起来一看,俞桑婉一下子就哭出来了,“找到了!找到了!”

    收垃圾的吓了一跳,哆嗦了一下,怎么一大早的遇到这么个奇奇怪怪的丫头?

    “快收拾!”

    “好,大叔……”

    手上捏着那只火机,俞桑婉带着一身恶臭、精疲力尽的回到公寓。

    浑身上下太臭了,她立即脱了衣服,钻进了浴室里,打了四五遍沐浴露,那股恶臭味才洗干净,整个人清爽多了。

    刚从浴室出来,公寓门就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陆谨轩从外面走了进来,他脸色发黑,眼底布满血丝、下眼睑黑眼圈浓重,更重要的是,浑身上下冲忙戾气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疲倦的瞥了他一眼,心中芥蒂难消。他是来质问她的吧?

    陆谨轩眯起眼,上下打量着她,这么一副刚刚出浴的模样,端的是撩人。她为什么一大早洗澡?是为了洗掉身上什么痕迹吗?

    手上一紧,已是被他扼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俞桑婉皱眉,她的手上还有绳索磨出的伤口。

    陆谨轩浑然未觉,他现在最在意的问题,是她到底有没有被乐正生给……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背叛我?”q1q0

    “什么?”俞桑婉冷眼瞥向他,只觉得好笑,她太累了,没力气吵架。

    “陆总,我想,我应该提醒你……我们之间用不着‘背叛’这个词!”

    陆谨轩下颌角紧绷,眸光锐利的一扫,“我们在交往!彼此忠诚,这是你说的!”

    俞桑婉摇摇头,“一,我们不是在交往,你忘了……是你在追求我。二,即使交往,你对我又忠诚吗?我还没有你的一个火机重要吗?既然这样,你去找那个火机的主人好了!”

    她太激动,只差直接喊出慕青岚的名字。

    一句话下来,已是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指着门,“滚!我背叛你了!我就是背叛你了!”

    陆谨轩脸色冷了下来,咬牙问到,“你……真的不干净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胸口憋闷的要炸开,一咬牙,“是!我是不干净了!”

    静默,异常静默。

    陆谨轩盯着俞桑婉看了半天,终于,点着下颌,“好。”

    果断转身,摔门离去!

    俞桑婉怔住,良久,眼泪串串滑下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干净,是你让我不干净的!混蛋!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