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71章 我不是他老婆

    眼看着车子就要撞过来,俞桑婉就是这个时候跑都来不及了!

    虽然车子及时刹住,但膝盖处还是首当其冲,收到了撞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在这种猛烈的撞击下,俞桑婉手一挥,手机呈抛物线飞了出去,那‘啪嗒’的一声,淹没在喧闹的尘嚣中,根本听不见。

    俞桑婉随即跌落在地,膝盖处仿佛裂开般,疼痛难忍。

    电话那一头,陆谨轩突然听到了俞桑婉的惊叫,而后便是盲音!

    他猛地抬眸,眼底净是惶恐,咬牙怒吼,“俞桑婉!俞桑婉!你快回答我!”

    然而,哪里有人应答他?

    街头,司机从车上下来。

    一身cerruti休闲西服,领带松散开、斜斜的挂在脖颈上,微微露出锁骨的一段,再往上,是一张略带着玩世不恭的脸,美则美矣,但浑身上下那股放荡不羁的气场,活脱脱花花公子一枚。

    此刻,男人身上散发出一股浓烈的酒气。

    “呃!”他打了个嗝,丹凤眼眼角微微上挑,看都没看地上的人。“喂!小不点,你挡我道儿了!”

    因为喝太多了,手伸向胸口的动作有些不稳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这人黄汤灌多了吧?

    俞桑婉咬牙忍着疼,汗水从两鬓流下来,“别急,交警一会儿就来了!你酒后驾车,你要负全责!”

    男人好容易把钱包掏出来了,听到这话,不由嗤笑。

    “嘁!我对你做什么了?就要负全责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俞桑婉气结,这人是喝多了,还是天生就是个流氓?

    男人从钱包里抽出一沓大钞,直扔到俞桑婉脸上,“拿去!快给爷滚!”

    “你让谁滚?”俞桑婉不堪羞辱,扯着脖子跟他杠上了,“嘴巴放干净点!”

    “哟!小辣椒啊!”男人笑起来,丝毫不见惧怕。

    因为俞桑婉的态度,他不由弯下腰,仔细端详起她来。这么一看,酒意突然清醒了几分……这丫头!居然是这丫头!?呵……多奇妙的缘分啊!

    乐正生索杏往地上一蹲,托着下颌面对着俞桑婉。

    此前,他因为跟陆谨轩争rk博士、有过过结,游艇上那一次又被陆谨轩完胜——这丫头,这次是自己撞到他眼前的。

    上上下下打量着俞桑婉——

    嘿!漂亮是漂亮的,毕竟如果长得难看会直接影响生理反应。不过,这丫头怎么就好到了能让陆谨轩放进原舍、自己枕头边上?

    “喂!”乐正生一口酒气喷到俞桑婉脸上,“你……会的花样很多吗?”

    俞桑婉疼的冷汗直冒,哪里有空理会他,再说她对乐正生根本一点印象也没有,那一次在游艇上,她都没看清过他的正脸。她这个段数,哪里及得上乐正生这个公子哥一肚子坏水?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俞桑婉懵懂。

    “哟!”乐正生举起手,大笑起来,“哈哈……还是个清纯派啊!”

    陡然间,脸色倏地一变,狠意迸发出来,和刚才简直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乐正生伸出手,将俞桑婉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?”俞桑婉惊愕,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乐正生斜勾唇角,“没什么啊!你受伤了,我带你去看医生。”

    直觉告诉俞桑婉,眼前这个男人怪怪的,不太像是良善之辈。

    “不用!”俞桑婉急忙拒绝,“等交警来了,我们再处理!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乐正生及不可查的冷哼,陡然拔高了音量,“老婆,你生我的气没关系,但是你疼……我的心会更疼的……原谅我好吗?要骂我回去再骂!这儿这么多人呢!”

    俞桑婉直接懵住了,这个人……满嘴胡说八道什么?

    四周围观的人这才警觉,原来是一出小夫妻‘打情骂俏’的戏码,伤的都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本来还准备伸张正义的散去了不少,多是看热闹的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俞桑婉急的不行,抬起手朝着乐正生劈头盖脸扇过去。

    乐正生也不躲,口气委屈的不行,“老婆,只要你高兴怎么都行,现在快跟我去看医生,嗯?”

    转而向民众求助,“这位大姐,能帮我开开车门吗?我老婆跟我闹脾气!”

    被乐正生喊大姐的那位,都可以当他妈了!

    一听这话,乐的合不拢嘴,忙殷勤替他拉开车门,“行行行!快上车去医院吧!两口子过日子哪里有不吵架的?小姑娘,我看这小伙子挺好的,都这么诚恳的道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是他老婆啊?”俞桑婉又急又气,怎么摊上这个无赖了?

    说着,扬起手又给了乐正生一巴掌。“你快把我放下!”

    乐正生根本不躲,这围观的一看,肯定是一对儿啊!不然哪个男的能让女的这么打不还手、骂不还口?

    “哎……小姑娘,脾气不要太大,尤其在外面要给男人面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你大姐。”

    后座门‘嘭’的一声关上,乐正生立即坐上驾驶座,将车锁落下。

    俞桑婉去拉,根本已经拉不动了,着急的嚷嚷,“你是谁啊?快放我下去!你要带我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乐正生森冷的一笑,“坐稳了!”

    车子急速开出,俞桑婉猛地往前一个踉跄,受伤的膝盖撞上椅背,疼的她几乎昏死过去……

    东华北区,云顶庄。

    俞桑婉睁开眼,左膝盖上温凉的一片,疼痛减缓了不少。只是,眼前的环境却是陌生的,这是……什么地方?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床尾响起个声音,俞桑婉一惊,猛地一挺腰身想要起来。可是,这才发现,手脚竟然都被绑在了床上!只有那条伤了的左腿是可以动的,她想也没想,抬起左腿就踢向床尾!

    乐正生适时抬起手,稳稳握住她的脚掌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乐正生讶异,戏谑道,“连脚都这么漂亮!难怪陆谨轩被你迷的神魂颠倒!”

    俞桑婉只觉得毛骨悚然,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,声音略透着惊慌,“你是什么人?我不认识你!你和谨轩……不和吗?”

    “谨轩?”

    乐正生更是诧异,“你这么叫他?有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,一边朝着俞桑婉凑近。那张妖孽般俊朗的脸,精致立体的五官、配上白皙的肌肤,惊艳到可以忽略杏别!一般女人都会被他比下去。

    俞桑婉眼底闪过一丝讶异,但只是稍纵即逝。

    乐正生斜勾唇角,抬手解着胸前衬衣的扣子,一粒一粒、慢条斯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俞桑婉看着他动作,越发慌了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乐正生扬声,“你虽然长的没我好看,不过……你既然是陆谨轩的女人,我还是很感兴趣的。放心,陆谨轩给你多少钱?我会比他给的更多!”

    ‘哗’的,乐正生扬起手,将衬衣抛向了半空。

    随即俯下身子,探出手开始解俞桑婉身前的系带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俞桑婉失措的尖叫,手脚被绑住,挣扎的惨烈,“你有病啊!你别靠近我!”

    细嫩的肌肤摩擦过粗粝的绳索,渗出血丝来。

    她这样不要命的挣扎方式,倒是让乐正生疑惑了。

    他停下了动作,丹凤眼上挑,“为什么?我是给不起钱,还是没有陆谨轩英俊?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”俞桑婉觉得,她这是继陆谨轩之后,又遇上一个无法沟通的人,“你是人吗?你跟任何人,都可以随意做这种事吗?”

    乐正生还是不懂,“那陆谨轩为什么可以?”q1q0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俞桑婉急的掉眼泪,“他是我男朋友!我喜欢他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乐正生愣了半天。而后,突然笑了起来,一发不可收拾,根本停不住。

    “哈哈、哈哈……哎哟!笑死我了!陆谨轩他……他是你男朋友!哎哟,乐死我了!怎么有这么好笑的事!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被他这笑声刺激了,想到她和陆谨轩之间那一团乱麻的关系,是啊……她算陆谨轩的什么人?

    “哎哟!”乐正生擦了擦眼泪,止住了笑,“小丫头,我放你走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一愣,没想到发生这样峰回路转的变化。

    直到乐正生给她解绳索,她还不敢相信,这个疯子……就这么放了他?

    绳索绑的太紧,乐正生用手没解开。顿时没了耐心,从抽屉里取出刀子来,挥手一割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一不小心,划破了自己的指尖,顿时鲜血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乐正生顿时皱眉,咒骂,“**!”

    俞桑婉手脚能活动了,左膝盖应该没裂开,敷了药并不是那么疼,虽然受限、走路还可以。她匆忙下了床,这个地方一刻也不想多留。直冲到门口,却鬼使神差的往回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乐正生扶着手,那血怎么也止不住。

    这人虽然油嘴滑舌,而且一副很难相处的样子,不过到底是没有把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喂!要给你叫下人吗?包一下伤口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乐正生冷哼,脸色比刚才还要白了,“没有下人。”

    什么?俞桑婉讶然,又是一个有钱又不请下人的公子哥。

    “那你快起来找医药箱,包一下啊!要失血过多而死吗?”

    乐正生一瘪嘴,“不会包,那就失血过多死掉算了!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