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57章 理直气壮的恋人关系

    俞桑婉身上绑着绳索,就这么落入海中,必定是沉了下去!

    陆谨轩心头一震,疾走两步上前。

    却被男子给拦住了,“哎,陆大少,您要做什么?我这里这么多人,您是想把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吗?别开玩笑了,谁不知道您……向来最低调?嗯?”

    闻言,陆谨轩冷眼瞥向他。

    “我最恨别人威胁我!”

    一抬手,推开男子,“越泽!”pywq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陆谨轩动作很快,迅速冲到围栏边上,单手搭在围栏上,身子轻盈的跃起,朝着俞桑婉坠落的位置纵身一跃!

    唐越泽带着人跟过来,看了看那男子,“乐正少爷,您还是想着一会儿警察来了,怎么向他们解释吧?”

    说着,带着人尽数跳进了海里。

    被称为乐正少爷的男子怔住,警察?什么警察?他要解释什么?

    “九爷!”

    前面手下疾步跑了过来,慌张的说到,“不好了,码头上警察让靠岸……说是有人举报,游艇上有非法集会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男子一惊,眼角上挑,咬牙骂道,“好你个陆谨轩,玩儿我是吧?行,走着瞧……咱俩没完!”

    难怪陆谨轩带着他的人全部跳海了,显然是早有婴谋!

    海水里,俞桑婉的身子在慢慢下沉。她手脚被绑、嘴巴被堵,心想……这一次是必死无疑了!

    海水涌进肺里,呼吸渐渐困难。俞桑婉闭上眼,意识正在慢慢抽离……

    模糊的视线中,陆谨轩飞一般游过来,伸出胳膊揽住她的腰身。或许是因为在海里,他的胳膊像绸缎一样柔软。

    嘴上的胶布被撕开,海水尚来不及灌进去。

    陆谨轩欺身靠近,薄唇包住她的……肺部的刺痛感瞬间缓解……

    唇齿相依,他一点点把氧气渡给她。这种感觉……和火灾那天晚上一模一样!

    陆谨轩扬起手臂,修长的指尖夹着锋利的刀片,手起刀落的瞬间,割开绑住她的绳索。几乎是没有任何停顿,俞桑婉倒进了他怀里……这么温暖而结实的胸膛……是他,就是他!

    无意识的,俞桑婉伸手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醒过来,脑袋昏昏沉沉的。

    头顶上是镶嵌在纹路里的吊灯,是在原舍了。

    外间,好像有人在说话。

    “喝了点海水,醒过来如果发烧就吃点药,如果没发烧,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微一颔首,挥挥手屏退医生,转身进了里面。

    床上,俞桑婉已经睁开了眼,正迷迷糊糊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醒了。”陆谨轩在床沿上坐下,低下头,额头抵住她的,“嗯,好像没发烧……还是量一量,也好放心。”

    他站起来,要去拿体温计。

    却被俞桑婉一把拉住了,俞桑婉看着他,眼神和以往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陆谨轩蹙眉,“怎么了?哪儿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摇摇头,粉唇动了动想说话,却发现嘴巴太干了,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。

    粉嫩的舌尖,在微翘的唇上那么一勾勒,特别有种撩人的意味,反正在陆谨轩看来是这样。

    陆谨轩放弃了去拿体温计,重新俯下身子罩住她,双眸灼灼,嗓音低沉喑哑,“是你不让我走的……女人在床上叫男人不要走,是什么意思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点点头,应答的很小声。

    瞳仁微微一缩,陆谨轩的身体一麻。

    眼前这女孩,没有任何精心的修饰,最杏感的地方也只有领口暴露的那几寸锁骨,却要命的吸引着他!陆谨轩呼吸逐渐加重,修长的手指落在上面,两个人都是一震!

    俞桑婉清淡的体香一阵阵袭击着陆谨轩的大脑皮层,再不等待,陆谨轩一把掀开了被子……

    阳光正好,俞桑婉睡到十点多钟才起来。

    陆谨轩一早就出门了,她裹着睡衣站在阳台上给裴珮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珮珮,我恋爱了!”

    裴珮捂着耳朵,满腔嘲讽,“我去!你不是早就恋爱了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!”俞桑婉笑的合不拢嘴,“讨厌,人家跟你说真的,我喜欢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完了完了!”裴珮吓得惊叫,“小婉婉,你发骚啊!”

    “嗯!”俞桑婉笑着点头,“是啊!那怎么了?单身狗怎么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情?”

    “喂!久幺幺啊……这里有人残害动物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女孩笑闹了一阵,裴珮的口吻严肃起来,“你想好了?认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俞桑婉点点头,“我们是正当恋爱关系,当然要认真对待。”

    “天了噜,我怎么有种闺女嫁人的沧桑感?”裴珮感慨,“他的风评可不太好、绯闻那么多,真不要紧啊!”

    俞桑婉想了想,“只要我们以后好好的,干嘛揪住过去不放?”

    “啊!”裴珮深吸一口气,“行,我反正是永远支持你的!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俞桑婉拍了拍脸颊,“洗澡去,不用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对陆谨轩的感情,初初发酵,但这滋味太美好,俞桑婉此前没尝过……

    下午,她去医院看了父亲,回来的路上接到陆谨轩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谨轩标志杏的简短作风,“晚上我回去用晚饭。”

    这意思,就是要俞桑婉等着他了。

    俞桑婉心头一喜,笑道,“那我来做,你想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尝过她的手艺,其实觉得她做什么都好吃,不过出口就变成了,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“嘁……”俞桑婉瘪瘪嘴,嗔到,“说句好听的话会死啊!”

    陆谨轩一愣,僵硬的改了口,“……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俞桑婉很容易满足,立即笑了,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一心想要给新鲜出炉的恋人做顿爱心晚餐,俞桑婉从下午开始就窝在厨房里忙碌了。

    管家和厨子看着她,直干瞪眼,“俞小姐,您让下人来吧?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俞桑婉摇头拒绝,忙的很开心,“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要是别人来,就没有诚意了。

    精心准备了一下午,只等着陆谨轩回来。

    客厅里,管家举着电话过来了,“俞小姐,大少电话……说您的手机没人接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俞桑婉忙接过,她手机放在卧室了。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那边,陆谨轩的声音低低的,“晚上,我要晚点回去。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