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50章 桃桃好辛苦

    俞桑婉扯了扯嘴角,这两天忙着父亲的事,差点都忘了荣锦这个邻居。

    “我去给父亲办转院手续。”

    荣锦一愣,忙说到,“你等会儿我!”

    说完转身进去换了身衣服出来,和俞桑婉一起下楼,“走吧,我陪你一起,刚好今天轮休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俞桑婉很是不好意思,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她和荣锦毕竟不熟,家里的事情也没有跟他说过。

    荣锦低头看看她,摇头叹道,“就别再推辞了,你脸色很不好知道吗?当不当我是朋友啊?我好歹是个男的,转院这种体力活,我应该能帮的上忙的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怅然,没再推辞。事实上她的确觉得很辛苦,有个男的在当然好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荣锦跑上前,先去小区门口拦车子去了。

    赶到疗养院,忙前忙后的都是荣锦。

    转院后就需要钱,可安子皓那边却迟迟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医院茶水间里,俞桑婉握着手机,拨通了安子皓的号码。

    ——您好,您拨打的号码不存在,请确认后再拨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一怔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俞桑婉不确定的又重新拨了一遍,没错啊!可还是同样的结果!意识到不对劲,俞桑婉又拨打了安家的座机,同样是不存在!安道勋和安太太的号码也是一样!

    这让她更加慌了,拜托荣锦照看父亲,自己则去了趟安家。

    匆匆赶到安家,俞桑婉气喘吁吁的摁了半天门铃,也没有人上来应门。她急了,抻着脖子往里探,皱着眉嚷道,“阿姨,安子皓!”

    然而,没有人回应……

    “喂!”巡逻的保安走了过来,“谁啊?”

    俞桑婉扭过头来,保安是认识她的,奇道,“哎,婉婉,你怎么来了?是落下什么东西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俞桑婉惊愕,不懂这话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保安讶然到,“怎么……你不知道吗?安家搬走了啊!这房子已经卖了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脑子里嗡的一声响,脸色唰的白了。安家搬走了!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搬走了!那前天她来,安子皓全然是在敷衍她?这算什么?安子皓是要把她推进绝境啊!

    她现在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,满心都是绝望。

    保安看看她,叹道,“哎……你和安家的儿子怎么了?他带回来那个女的,看着可不太好惹……”

    听不进去这些同情的话语,俞桑婉失魂落魄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赶到医院,情况却更加糟糕。

    荣锦陪着俞致远,却被护士们赶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能这样?没看到病人什么情况吗?”荣锦扶着轮椅,皱着眉和护士理论。

    护士摇摇头,很无奈,“先生,您知道我们医院的床位有多困难吗?您这样进来了,费用又跟不上,是在耽误别的患者治疗……”

    荣锦火气上来了,“你怎么能这么说话?我要投诉你!”

    一时间,乱糟糟的很。

    “荣锦。”俞桑婉忙上前,拉住荣锦,朝他摇摇头。psza

    俞致远在轮椅上都快坐不住了,脸色很难看。

    “爸,你还好吧?”俞桑婉心疼父亲,俯下身子想要安慰他两句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“呸!”

    俞致远朝着她的脸,直接啐了一口,咬牙怒道,“都是你这个扫把星,把我害成这样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怔住,脸色僵白,但面对父亲她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荣锦看呆了,没想到他们父女的情况会是这样,“俞先生,婉婉……你们别急……”

    护士再次催促道,“你们还是出去吧!我们医院的费用很高,还是准备好了再来吧!不然那些排队半年的患者投诉的更多。”

    拿不出钱来,俞桑婉只好推着俞致远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荣锦还在里面和医生交涉,过了会才气喘吁吁的跑出来。

    “婉婉!”

    俞桑婉扯出个笑容,“今天谢谢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荣锦摇摇头,“你这是什么话?你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一旁俞致远朝着荣锦呼喝道,“你是想追我女儿吗?”

    “呃?”荣锦一愣,神情尴尬,“伯父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!”俞桑婉羞臊不已,“你别乱说,荣锦是好心的帮我!”

    俞致远不以为,冷哼道,“你还真天真,他要是对你没意思,会这么殷勤?小子,想要追我女儿,先要过我这关,我不同意你连门都没有,懂什么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爸,你别胡说了!”俞桑婉急的直跺脚,她都没脸看荣锦了。

    荣锦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,只看着俞桑婉,“婉婉,我刚才和医生交涉过,他们同意我现在去筹钱,你陪伯父在这儿等一会儿,我回去拿钱来交上,下午就能安排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俞桑婉愣住,粉唇微张,“这怎么行呢?我不能用你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别拒绝了,你能带着伯父去哪儿?”荣锦扬唇轻笑,暖暖的,“等着我啊!伯父,我很快回来!”

    俞致远勾唇冷笑,“快着点啊!”

    “荣锦!”俞桑婉还想拦住他,急的追下了台阶。

    “哼!别追了……”俞致远却叫住了她,“想不到,你还挺有本事,没了安子皓,也能找到别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错愕的看着父亲,难以相信这样的话是她的亲生父亲说出来的,哪儿有父亲这么‘讥讽’自己女儿的?这话太难听了!父亲究竟是有多恨她?

    下意识的,俞桑婉攥紧了手心。

    俞致远察觉到了,立时瞪着她,“你这么看我干什么?你妈在桃花开的季节怀的你,你还真是命犯桃花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低着头,紧闭着双唇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要是别人,她早就上去撕了,可是……偏偏是她的父亲!

    站在医院门口的长廊下,俞桑婉不由想起母亲。

    如果母亲没有难产而亡,她的生活是不是就会不一样?

    曾听安太太提过,母亲怀她在桃花开的季节,母亲又爱吃桃子,所以她还没出生,母亲就给她起好了乳名……桃桃。只可惜,这个乳名,从来没有人叫过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默念,桃桃真的好辛苦啊!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