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8章 不许做配型

    下了班,俞桑婉立即赶去了疗养院。

    病房里一片混乱,俞致远扯着嗓子在叫嚣。

    “滚!都出去,这是什么破疗养院,好好的人都要给治死了!”

    俞桑婉皱了皱眉,满心酸楚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杨医生看看她,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俞桑婉点点头。

    俞致远一看到她,脾气更大了,“扫把星,这下称心了?”

    “爸。”俞桑婉皱眉低头,这么多年来,她对父亲的冷言冷语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杨医生。”俞桑婉忍着酸涩别开视线,转而去问杨医生,“我爸怎么样了?是不是费用不够啊……”

    杨医生叹道,“这是一方面,费用确实是紧张,另外……婉婉,你要坚强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心头一凛,担忧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杨医生缓缓说到,“你父亲,又有了并发症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面色一僵,太阳穴猛地抽动。父亲瘫痪这么多年,身体机能每况愈下,再添并发症……她简直没法想象。

    一张嘴,声音轻飘飘的,“是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尿毒症。”

    这三个字,立即让俞桑婉面如死灰,难怪父亲肝火这样大。

    见她这样,杨医生叹息道,“婉婉,你可千万撑住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努力撑着口气,咬着牙问到,“杨医生,这个……要怎么治啊!”

    “一般来说都是透析治疗,先做检查,然后确定方案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看了看父亲,脱口而出,“杨医生,透析就行吗?不能做移植吗?我听说,移植是最好的治疗方法啊!我是他女儿,我的肾也许就合适啊!”

    她这样想也没想就说要为父亲移植肾,饶是看惯了生死的杨医生也不禁动容。

    “理论上是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杨医生!”俞桑婉打断他,恳求道,“钱我会想办法的,您看看,我的肾是不是合适行吗?是不是要先做配型?”

    配型……俞致远一听,神色立马大变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做配型?我不做!”

    他这么抗拒,俞桑婉是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“爸,我是你的女儿,我的肾很有可能是合适的啊!做了配型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嘴!”俞致远突然厉声喝断她,仅能稍稍活动的右手颤颤巍巍的拉过俞桑婉,“俞桑婉,你给我听着,不许做配型!不许做,听到没有!?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俞桑婉一怔,颇为吃惊。

    俞致远却很坚持,“快答应我,不许做!”

    一旁杨医生也很疑惑,忍不住插嘴道,“俞先生,难道你不想治愈吗?如果你女儿的肾合适,移植的确是最好的治疗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俞致远凶狠的瞪他一眼,依旧拉住俞桑婉不放,“听清楚了没有?不许做配型,我不会要你的肾!”

    他有些急了,低喝道,“俞桑婉,你倒是回答我!”

    俞桑婉愣住了,父亲这态度……是心疼她吗?

    “爸……婉婉不要紧,只要爸你能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俞致远说什么也不同意,看着俞桑婉口气越发冷硬,“你不用费劲做什么配型,就算你的肾可以,我也不会要!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psza

    俞桑婉还想劝,但杨医生却开口了,“婉婉,其实我也不建议移植。”

    闻言,俞致远松了口气,俞桑婉却皱了眉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杨医生解释道:“俞先生的身体状况,经不起这么大的手术,对他来说,目前最好的方案就是透析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样啊。”俞桑婉怔愣的点点头,不似刚才那般坚持了,回头去看父亲,俞致远已经移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父女的相处模式,只有刚才那么一下,俞致远表现的像是疼爱女儿,但太短暂了。

    “婉婉。”杨医生拍拍俞桑婉的肩膀,轻叹道,“你跟我来医生办公室,有些事要和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俞桑婉看看父亲,张了张嘴,“爸,你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俞致远没有看她,也没有说话,索杏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俞桑婉苦涩的扯扯嘴角,跟着杨医生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别难过。”杨医生见她耷拉着脑袋,劝到,“其实你父亲还是疼爱你的,刚才他那么抗拒你做配型,不是说明了吗?你父亲也是苦命,那么年轻就瘫痪了,你这么孝顺、多理解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俞桑婉努力挤出个笑容,“我知道,我没有怪他。”

    医生办公室里,杨医生跟俞桑婉谈了很多。

    关于俞致远的病情、关于治疗方案,当然到最后,都要归结到费用问题。

    杨医生翻了一下电脑记录,“目前账上剩的已经不多了……我们这儿是疗养院,尿毒症最好还是要去专科医院。”

    要换医院?俞桑婉慌了,“可是,该转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杨医生抬手示意她不要慌张,“别着急,肾病专科医院有很多,不做移植、光是透析并不复杂,我给你介绍几家吧?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杨医生。”俞桑婉忙着道谢,她现在已是六神无主。

    从办公室出来,俞桑婉心情沉重,想了想又回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爸。”俞桑婉看了看父亲,他依旧不理不睬,她只有咬牙自顾自的开口,“当年,您在鼎泰入的技术股,有几成?”

    这件事,她一直是知道的,但因为这些年全倚靠着安家,父女俩谁也没有提起,眼下却不得不提了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俞致远猛地睁开眼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俞桑婉暗自握紧了掌心,“我知道,安家对我们有恩,可是现在……我必须要回技术股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俞致远急的绷直了身子,急赤白脸的,“你和子皓不是要结婚的吗?你们还分这些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俞桑婉低下头,“我们已经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俞致远大惊,破口骂道,“你就不会干一件好事吗?你还想要回技术股权?你以为我为什么不提?我瘫在这里、还有你这些年,都靠了谁?还有,你以为你多能,能斗得过安家父子?你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!”

    料到父亲会是这样的态度,俞桑婉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,你就不能安分点吗?顺着安子皓那么困难!”

    俞桑婉低头不说话,父亲的谩骂她已经麻木了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