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2章 赶出原舍

    回到车上,陆谨轩像是很疲惫的往车后座上一靠,急躁的松开领带。

    俞桑婉坐在一边,不懂陆谨轩这个人。

    天色一点点黑下来,车子发动,朝着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俞桑婉突然靠近前座,朝着司机喊道,“还是掉头回去吧!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陆谨轩蓦地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唐越泽不明所以,“俞小姐,您落下什么东西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俞桑婉摇摇头,转过头对上陆谨轩黑亮的双眸,“你这么走了合适吗?既然来了,就多陪陪她啊。她不是才稳定吗?她虽然没醒,不过,昏迷的人也是能听到别人跟她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陆谨轩一挑眉,饶有兴趣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俞桑婉的态度很认真,“我爸当年车祸也昏迷了很长时间,当时医生跟我说,不断的跟他说话,他能听见,说他会因为女儿醒过来的!后来,我爸就真的醒了。”

    末了,又郑重的点点头,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陆谨轩摇摇头,唇边含着一丝讥诮的笑意,吩咐司机,“开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俞桑婉气闷,她的一番好意就被这么无视了?

    觉得闷得慌,俞桑婉拿着手当扇子,不断朝脸上扇风。

    冷嘲热讽到,“真不懂有些人,有了爱人,不管她是不是病了,都应该要洁身自好!要么是深夜在别苑和女人泡在温泉池里幽会,要么就是去风月场所找‘少爷’!对得起自己的感情吗?对得起躺在床上昏迷受苦的爱人吗?”psza

    “啧!”

    陆谨轩蹙眉咂嘴,猛地欺近俞桑婉,轻松的将她笼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很会教训人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俞桑婉紧张的吞吞口水,“我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陆谨轩生硬的打断她,薄唇从她耳边擦过,似笑非笑,“满口仁义道德,那就先履行你对我的承诺!”

    “陆谨轩你……”俞桑婉惊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是怎么做到的?一边情深似海的将昏迷的爱人养在这里,另一边在外面风流快活、夜夜笙歌!

    她瞪着他的模样,分外娇憨。

    陆谨轩单手钳制住她的手腕,勾唇淡淡一笑,“想什么?以为能用这个理由,让我放了你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怔住,她好像也不是没有这样的想法,“难道不应该吗?”

    陆谨轩挑眉,“为什么应该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结巴了,“为爱人守着,还有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嘁。”陆谨轩嗤笑着摇头,“我为不为谁守着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一定要守着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语滞,她还有什么好说的?

    看她懵了的样子,陆谨轩眯眼勾唇、心情佳——只是,慕青岚……他的爱人?这是什么逻辑?

    接连几天,陆谨轩忙着慕青岚那边的事,都是早出晚归。

    对俞桑婉来说,就是换了个地方睡,生活还和以前一样没什么改变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下了班照旧回到原舍。

    “俞小姐,您回来了。”管家笑着给她开开玄关门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俞桑婉换了鞋,还没站稳呢,就听到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呃?”俞桑婉抬头,看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是个身材相当窈窕的女人,肤白貌美,个子有一米七左右,五官有些欧化,一头波浪长发被打理的很好,松松束在脑后。穿着再简单不过的白衬衣和黑色筒裙,气质干练而精明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俞桑婉微微一笑,心想着,这位难道也是陆谨轩的女人?

    女人没有接话,只扬唇笑了笑,笑意很虚浮。

    “季晴姐,谁啊?”

    里面又走出来位,这位看上去年纪要小一些,五官也要精致很多,稚气未脱的样子。上来便挽着刚才这位,昂着下颌瞪着俞桑婉,立即露出了一脸嫌弃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咦?啧啧啧!”

    女孩摇着头,上上下下打量着俞桑婉,“你好土啊!浑身都是寒酸气,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俞桑婉动了动嘴,想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却被那女孩挥手打断了,“你快出去!原舍怎么容得下你这么土气的女人?”

    俞桑婉一愣,随即笑了,“好。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“不过,我要收拾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女孩皱了皱眉,娇斥到,“你收拾什么东西?你的东西,难道不都是陆家的?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俞桑婉瞥了那女孩一眼,冷笑道,“你放心,陆家的东西,我一样都不会拿走!”

    管家急了,“俞小姐,还是等大少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女孩厉声喝断了管家,“让她走!哎呀,这么寒酸又嚣张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!”

    俞桑婉摇摇头,径直上楼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她不是上赶着求着陆谨轩的,天知道她巴不得逃离这里!这两个都是他的女人吧?和他的女人争风吃醋?她才不要!

    要带走的东西不多,不过一些的证件、简单两件衣物。

    一转身,方才那个年轻些的女孩子依旧一副颐指气使、颇为高傲的样子。

    俞桑婉不打算理会她,径直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却被她拦住了,“你……把箱子打开,我看看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俞桑婉诧异,不由瞪想她,忍着气讥笑道,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女孩理直气壮的说到,“我要确认你没有带走陆家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嘁!”俞桑婉没忍住,冷笑道,“我看你年纪小,免费教你一些做人的道理——私自查看别人的东西,是犯法的!要搜查?好,请叫警察来!还有,别太把自己当回事!”

    女孩一愣,气的不轻,“你……你竟敢这么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年长的那个,忙拉住她,“算了、算了,何必和这种女人一般见识?赶快赶走算了!”

    女孩倒是很听她的话,不耐烦的朝俞桑婉挥手,“快走!别脏了陆家的地方!”

    俞桑婉咬紧牙关,疾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原舍大门在身后关上,俞桑婉猛地回头,吐了口恶气,“什么东西!陆谨轩,你欺负我,连你的女人都欺负我!见鬼去吧!再也不想见到你!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