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5章 梦断东华

    吃了闭门羹,安子皓悻悻然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厨房里,俞桑婉正在和安太太一起准备晚餐。平心而论,安子皓的确认为俞桑婉是最佳的妻子人选。如果不是‘东窗事发’、闹到无可挽回的地步,他绝对不会放弃她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们是不可能了,俞桑婉的脾气从小就很倔,打定的主意从来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安子皓往沙发上一坐,掏出手机给徐志华打电话。psza

    这次,徐志华接了。

    “喂?伯父。”安子皓一喜,来了精神,“您忙完了?真是辛苦了,您看我们都好些天没在一起喝过酒了——要不,定个日子?我请您好好喝一杯?”

    徐志华兴致缺缺,“总是那些地方,没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安子皓咬咬牙,笑道,“听说loseden来了些‘新人’,各个都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徐志华敷衍到,“那些地方的娘们儿,还不都是一个样!玩腻了,没劲。“

    安子皓烦躁的撕扯着领带,这老东西,越来越难伺候了。

    只听徐志华随口一说,“哪儿有清纯点的?最好是女大学生啊!哈哈……随便说说,忙,再联络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安子皓脸色阴沉,表情僵硬。心里暗自咒骂徐局长这个老东西,不要脸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了!

    “子皓,去叫你爸,吃饭了!”安太太从厨房探出头来。

    “噢,好。”安子皓点点头,看到俞桑婉温婉、清纯的模样,心念一动,想到了徐志华刚才的话……

    晚饭后,安子皓又敲开了俞桑婉的房门。

    俞桑婉不在,洗澡去了。

    安子皓环视了一圈卧室,视线落在桌上的手机上。想了想,走过去拿了起来。俞桑婉的手机没有密码,一滑就开了。他把各种通讯、交流a都翻了一遍,里面果然有‘陆谨轩’!

    好啊,俞桑婉……当真这样不要脸!

    正想着,门开了,俞桑婉擦着头发进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安子皓明显一惊,上前一把抢过手机,皱眉带着愠怒,“你翻我手机?”

    安子皓脸色一沉,气顿时不顺,还没张口,却看到她脖颈上淡淡的吻痕。

    这还是那晚在别苑陆谨轩留下的,但俞桑婉被熏香迷的睡眠很沉、根本一无所知,照镜子的时候看见,还以为是什么虫子咬的。

    但安子皓不可能不知道,立时红了眼,一把拽住俞桑婉的手,质问道,“你还要不要脸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俞桑婉深感莫名其妙,奋力挣扎着,“你放开我!你有资格跟我说这样的话吗?”

    “哼!”安子皓一下一下点着头,“俞桑婉,我没想到,你真的……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!你什么时候和那个男人好上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男人?”俞桑婉怔住,才想起来她跟安子皓说过自己有别人了,这会儿只好心虚的说到,“你管不着!我没有必要告诉你!”

    安子皓脸色铁青,讥讽道,“哼,你还有脸指责我?俞桑婉,你自己又是什么好货色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愕然,没想到撕破脸之后,安子皓竟然一丝男人的风度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她不由摇头笑道,“呵,安子皓,有一点你要搞清楚,你和徐慧是在我们分手之前!而我不管跟谁,我们都已经分手了!我问心无愧,没有对不起你!”

    “好,你有种!”

    安子皓咬牙切齿,摔门而去,自觉作为男人的那一丝尊严都被俞桑婉脖颈上的‘吻痕’给踩在了地上!他咽不下这口气!

    猛回头看着俞桑婉的房门,安子皓露出怨毒的目光,“俞桑婉,既然你给了我绿帽子戴,就不要怪我毁了你!”

    土地局,徐志华又接到了安子皓的电话,不胜其扰只好接了。

    “喂,徐局长……抱歉,打扰到您。不过,我今天找你不是为了公事,怎么样,晚上有空吗?我在loseden订了房。”安子皓很谨慎小心,一边说,还一边注意着徐志华的反应。

    徐志华反应很淡漠,“loseden啊!没兴趣,累了……还是回家休息。”

    安子皓陪着笑脸,继续说,“上次您跟我说过的,特别清纯的那种,我都记在心里。正好,给您物色了个好的,您看我都约了她晚上来了,您真不来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徐志华果然蠢蠢欲动,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噢,是吗?”

    安子皓笑着,“那我就当您答应了,一会儿我把房号发给您?”

    “……行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安子皓露出阴狠的笑。这老畜生,真不是东西!古话说的好,‘饱暖思"yin yu"’这话用在徐志华身上当真恰如其缝!

    东华,总裁室。

    陆谨轩和唐越泽收拾了正要出门,这几天他没见俞桑婉,下眼睑上明显虚浮,眼眶里红血丝也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唐越泽的手机响了,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陆谨轩,小心翼翼的接起,“喂,夫人——大少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眉眼一耸,接触到唐越泽的视线,极缓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夫人,大少现在不方便接电话。”唐越泽领会陆谨轩的意思,遮挡过去了。电话那头什么也没说,‘咔哒’一声挂断了,唐越泽心头一跳,不由看向陆谨轩。

    陆谨轩却是一点表情也没有,举步往外走。唐越泽跟在他身后,默默摇头叹息,大少和夫人这母子关系……

    “这次消息确切吗?loseden那种地方,‘他’真的会在?”陆谨轩在前面问着。

    唐越泽忙跟上去,口气上并不敢确定,“大少,人都失踪七年了……毫无头绪,这种地方复杂,但找人却是线索最多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谨轩垂眸,几不可闻的发出一声喟叹。

    从内心来说,他很想找到‘他’,但却一点也不希望是在loseden那种地方,这种既渴望又抗拒的心情,矛盾的存在着,很复杂、很纠结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z国,有两大城市。首都圣都自然不必说,而第二大城市,就是东华。比之圣都,东华更显活泼,繁华的经济下,处处显示着躁动与俗世的光怪陆离。

    来过东华的人都知道,东华最美的是夜景。

    而对陆谨轩来说,这里却更像是噩梦一场,七年前他曾梦断东华……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