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3章 竟然回了安家

    他们才往里冲了几步,‘轰隆’一声,又炸开了!阻止他们前进的步伐。

    碎砖落下的瞬间、浓烟滚滚,陆谨轩抱着俞桑婉从六楼一跃而下,腰间还系着绳索,单膝跪在了地上。他背上全是尘土,脸上也覆满了焦灰……俞桑婉被他完好的护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大少!”唐越泽一喜,松了口气迎上去。

    陆谨轩看看怀里的人,单腿支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让一下!”裴珮从人群里挤过来,看着陆谨轩这一身装扮自然是误以为他是消防员,指指他怀里的俞桑婉,连声道谢,“这是我朋友!谢谢你啊警官!”

    接着便扑了过来,拉住俞桑婉大哭,“婉婉啊!你怎么样啊!是昏过去了吗?”

    现场有很多媒体,被裴珮这么一吆喝,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。

    陆谨轩不由蹙眉,下意识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大少。”唐越泽上前两步站在他身后,“把俞小姐交给医生吧!不会有事的。这里记者太多,您会曝光……”

    思忖片刻,陆谨轩点了点头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来!”唐越泽一招手,立即有消防员上来接过了俞桑婉,抱着她上救护车。

    “大少,快走吧!人越来越多了。”唐越泽让人把车子开过来,替陆谨轩拉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穿过人群,陆谨轩看了眼救护车的方向,俯身上了车……

    医院急诊室里,乱糟糟的忙成一团。

    门口,安道勋、安太太和安子皓急匆匆的冲进来,拉住个护士就问,“请问,有个叫俞桑婉的,是不是被送到这里了?”

    “是火灾送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护士忙的不可开交,指一指抢救室,“等着吧……火灾的都送过来了,正在抢救,好了会通知家属!”

    “哎哟!婉婉啊……”安太太一听,急的不行,“抢救啊!婉婉伤的多严重啊!”

    急诊室里,慌乱的很……

    观察病房里,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躺在床上,皱着眉、抬手捂住嗓子眼。

    床旁,安子皓支着下颌、昏昏欲睡。听到动静,迷糊的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“婉婉、婉婉?”安子皓站了起来,扶着俞桑婉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嗯?”俞桑婉缓缓睁开眼,视线里出现安子皓的脸,先是一愣、接着便是惊惧不已,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她腾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,拉着被子往后靠,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出去!”

    “婉婉!”安子皓皱着眉,自责不已,“你现在很虚弱,就不要跟我置气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俞桑婉偏过脸,并不想听他说。

    “婉婉。”安子皓拉住她的手,“你住的那儿着火了,知道我多担心吗?我真怕就此再也见不到你了……多希望,被困在火里的是我!”

    俞桑婉皱眉抽开手,并不想听他说这些,漂亮话谁不会说?

    “你出去!我不想跟你吵。”

    “婉婉。”

    感觉到俞桑婉的抗拒,安子皓眉头紧蹙,这个丫头长大了,他已经掌控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生气,医生说你醒过来没什么事,就可以出院了……你那儿烧毁了,你得搬回家。我爸妈先睡去收拾了,你搬出去好久,房间都落灰了……生活用品要重新换。”

    俞桑婉一惊,要她重新跟他住在一个屋檐下,她怎么做得到?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俞桑婉冷笑,“这不可能,我自己会找地方住!”

    “婉婉……”

    正好,裴珮推门进来了。她没什么大碍,只是手掌有些擦伤,已经包扎过了。psza

    她一进来,就瞥了安子皓一眼,将他挤到一旁,“哎,让一下啊!”

    “珮珮。”俞桑婉转过身子,笑着握住裴珮的手。

    “哎,那谁?你自觉点,能出去一下吗?我们有话说。”裴珮颇不待见安子皓,口气自然不好。

    安子皓尴尬的咳了两声,“那婉婉,我在外面等你。”

    他一出去,裴珮就激动起来,“哎呀,这人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摇摇头,“他要接我回安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裴珮气愤的捶床,“这个人太不要脸了!把你接回去干什么?还想用你们的未婚夫妻名分困住你?别说没结婚,就是结婚了,出轨也得离婚!他想的太美了吧?”

    俞桑婉知道闺蜜是真的关心她。“哎,只是房子烧了……我以后该住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暂时搬回家!”裴珮拧眉,“你跟我回家,我的床分你一半……”

    俞桑婉刚要说什么,房门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安子皓推开门,握着手机进来了,“婉婉,你爸爸电话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俞桑婉就知道不好。

    皱了皱眉接过,“喂,爸……”

    俞致远沙哑的声音依旧没什么温情,“你租的公寓烧了?活该!让你独立?住在安家有什么不好?既然这样了,就搬回去!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俞桑婉蹙眉,她遭遇了火灾,父亲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,打个电话来还是当安子皓的说客!

    “别废话,听见了没有?你要是不听话,以后别叫我爸!”

    俞致远独断专横,根本不考虑女儿的立场。

    俞桑婉胸口堵得慌,抬头看看安子皓,只能咬牙点头,“爸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安子皓得意的一勾唇笑了,收回手机,“婉婉,你休息……我去办手续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裴珮气闷不已,“你爸怎么这样啊?哪儿有把女儿往火坑里推的?”

    俞桑婉无奈的摇头,什么话都不想说了……

    安子皓带着俞桑婉刚离开医院,一辆黑色劳斯莱斯驶入了医院停车场——

    站在空荡荡的病床前,陆谨轩阴沉着脸,气压很低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一旁,唐越泽在焦急的问着护士。

    大少是等着媒体散了,特意来接俞小姐的,这会儿人却没了,还了得?

    “让家里人接走了。”护士不明所以,翻看着病例记录,“这有家人签字呢,安、子、皓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陆谨轩猛地一回头,两道视线冷冰冰的剜向护士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去忙了。”护士吓的话都说不好、赶紧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呵!”陆谨轩面色铁青,讥诮的笑出声。

    好个俞桑婉,她的命都是他的,她竟然回了安家?!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