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2章 赴汤蹈火

    公寓楼里,俞桑婉睡的迷迷糊糊,她是被窗外突然嘈佑起来的响声给吵醒的。

    ——外面早已乱成一团,整个附近一片小区的人在下面横冲直撞,举家逃难的架势,伴随着惊慌失措的叫喊声。

    “等等,什么东西都没拿啊!”

    “快跑,还拿什么?不要命了!没看见这么大火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喧嚣的人声中,俞桑婉冲到窗口,听到这样的对话,才猛的抬头往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着火的正是她所在的这栋楼——这一片的老公寓,很多都还是几十年前的木质结构。这一旦着起火来,火势便很难控制住。

    “糟了!”俞桑婉揉揉眼睛,拔腿转身往外跑。

    可她刚走到门边,只听‘嘭’的一声巨响,有什么爆炸了!震的她连连后退,“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梅赛德斯停在喧闹、慌乱的公寓前,隔着车窗玻璃,陆谨轩皱了眉。

    “大少,属下去看看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唐越泽正准备下车,可陆谨轩已经先他一步推开了车门。双脚踩在地上,抬眸看着这一片破楼,这在他眼里和危楼无异。火势已然蔓延成海洋,浓烟滚滚直冲天际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、怎么回事,怎么会着火的!”

    裴珮刚回来,看到这情形吓傻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清楚啊!这小破楼,着起火来,真是要命的啊!”

    裴珮忙抬头看着自家窗口,灯光闪了两下,“我要进去!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,这火这么大,不能进去啊!刚才楼上谁家的煤气罐又爆炸了,太危险了!”

    旁人好心的拉着裴珮,关乎杏命、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说话间,‘嘭’的又是一声爆炸声,顿时一条火龙窜出来,吞吐着浓密的黑烟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裴珮急红了眼,要往里冲,“不行啊,我要进去!我朋友在里面!”

    陆谨轩朝着裴珮的方向余光一扫,这个女孩他有印象,唐越泽查来的资料里有她,是俞桑婉的朋友——他不由看向火海中,那丫头真是一刻不让他省心!

    插在西裤口袋里的右手蓦地收紧,下意识的摩挲着那只古董火机。

    消防车的警笛声响起,消防队赶来了。

    消防员跳下车,开始疏散人群、准备灭火、营救被困的居民。

    陆谨轩垂下眼眸,并没有停顿很久,朝着消防车径直走了过去。唐越泽跟在他身后,猜到他要做什么,有些急了,躬身说到,“大少,让属下进去吧?太危险了!”

    陆谨轩充耳不闻,脚下步子不停。

    混乱中,消防车上空无一人,陆谨轩拉开门,顺利拿到了备用装备抖开。

    “大少!属下去!属下拼死也会把俞小姐救出来的!大少,您可不能出一点差池啊!”唐越泽发急,磨着嘴皮子,但却一点用没有。

    陆谨轩熟练的套上装备,拉上拉链、扣上安全帽的扣子。

    瞥了眼唐越泽,勾了勾唇,“废话这么多,是觉得我不如你?”

    唐越泽受惊,急忙低下头,“属下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等着,做好准备。”陆谨轩简短的交待了两句,脚下生风,人已经冲进了火海。

    公寓里,俞桑婉趴在地上费力的撑着胳膊。这老房子,两次煤气爆炸已经把它震的快散架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俞桑婉捂着口鼻,呼吸开始变得困难,呛人的浓烟钻进肺里,阵阵刺痛。

    好容易站了起来,摸索着走到门边,将门拉开。‘哗啦’一声,立即有东西从上面落了下来。俞桑婉反应迅速躲了一下,脑袋没被砸着,但脚却被砸到了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好疼!”

    俞桑婉疼的龇牙咧嘴,但在这种情况下,她根本无法顾及。psza

    咬着牙往外走,却没有想到楼道里的情况只有更糟。电已被消防队切断,眼前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,浓烟四处蔓延。俞桑婉摸索着,捂着口鼻不断咳嗽、呼吸越来越困难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间,脚下一空,人从楼梯上滚了下去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俞桑婉只发出一声惊叫,脑袋便撞到了墙上,疼痛加上缺氧,她再也撑不住两眼一闭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,陆谨轩刚从窗口跳进公寓。安全帽上的灯光照着室内的一切——大门开着,俞桑婉已经不在这里了!眉头越锁越紧,这丫头应该跑不远。

    卸下腰间的钩子,陆谨轩冲出了大门。

    没走出多远,就在楼道的拐角处找到了俞桑婉。

    “俞桑婉!”陆谨轩跳下去,将晕了的她抱起来。见她没有反应,立即抬手探了探她的鼻息——很微弱。

    陆谨轩拉开面罩,掌心托住俞桑婉的下颌,低下头包住她的双唇,一口一口给她渡气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俞桑婉似乎感觉到了,皱眉嘤咛出声,本能的张开嘴索取更多。

    陆谨轩瞳仁一缩,她身上独特的味道让他不由改变了初衷,凶猛的进入她的口中,缠绕、纠葛!幸而他理智尚存,明白这不是地方,若是出不去,他想要什么都是空谈!

    浓烟中,陆谨轩将防护面罩戴在了俞桑婉脸上,抱着她往回走。

    拉住悬在窗口的挂钩,钩回腰间。陆谨轩抱着俞桑婉踏出去,准备往下跳。

    突然间,一股火苗从邻近的窗户喷过来,直直冲向他怀里的俞桑婉。陆谨轩眉目耸动,迅疾转过身子用怀抱护住了她。下一秒,‘嘭’的一声,窗口整个被炸碎了!

    巨大的声响,伴随着浓烟和火光,俞桑婉悠悠然醒转,模糊的看见眼前身穿消防员制服的高大男子……只一眼,她又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从外面看过去,裴珮捂着嘴跺着脚哭喊,“婉婉!”

    唐越泽指着一帮消防员大骂,“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?这么久了……火越烧越大了!我们大少要是出了事,就是你们顶头上司也负不起这个责任!”

    消防员哪里敢反驳?

    ‘轰’的巨响,破旧公寓外墙崩裂,碎砖不断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少!”唐越泽往前迈了两步,再也沉不住气了,手一挥招呼手下,“走,我们进去!靠不着这帮废物!”

    “是!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