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0章 一口吞掉她

    车子停在汤池别苑,司机和唐越泽都走了。

    俞桑婉扶着陆谨轩进去,愁眉苦脸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可以走了吗?”俞桑婉现在肠子都悔青了,干嘛要去关那个该死的门啊!

    陆谨轩没回答,指了指厨房,“我还没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俞桑婉一惊,忍着气,“那下人呢?睡哪一间房?要我叫她起来吗?”

    陆谨轩好笑的看着她,头顶上水晶吊灯的光芒洒下来,在他蜜色的肌肤上折射出一种健康的光泽。

    “你上次来,看到下人了?”

    俞桑婉摸摸后脑勺,好像是没有。她看着他,迟疑道,“那我……给你做?”

    陆谨轩转身往沙发边走,“口味不要太重,其余随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惊愕的张着嘴,对着他的背影挥舞着拳头,小声嘀咕着,“刚才怎么没夹死你!这么有钱不请下人!”

    空抱怨两句,还是得干活。

    面对着考究的开放式厨房,俞桑婉感叹,“成了小女佣了,这是什么鬼桥段!”

    冰箱里,倒是储存很丰盛。

    俞桑婉从小就是做惯家务的,做顿饭对她来说并不是难事,不过一个小时,她就把三菜一汤端到桌上了。探着脑袋招呼陆谨轩,“可以吃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应了一声,走过来坐下。

    俞桑婉把筷子递给他,他却没有接,用眼神瞄着俞桑婉。

    “嗯?”俞桑婉不明所以,“吃啊!不饿吗?”

    陆谨轩举了举受伤的左手,“你得喂我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俞桑婉没忍住,讥诮道,“拜托,你伤的左手!”

    陆谨轩扯扯嘴角,眼底风平浪静,“我是左撇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桑婉倒吸一口气,无话可说,她算是败给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只好拿起碗筷,咬着牙、恶狠狠的,“好,我喂你。”

    一边喂、一边腹诽:难怪是个变态!左撇子……右脑发达的人,能不变态吗?

    陆谨轩很满意,尽管眼前这丫头明显的心不甘情不愿。他无所谓,只要能达到目的,细节不必苛求。

    喂完饭,把厨房收拾好,俞桑婉皮笑肉不笑的请示陆谨轩,“您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陆谨轩微一颔首,“上楼吧!”

    “你要休息了?那我可以走了?”俞桑婉一喜,“那你好好休息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陆谨轩眉头一拧,“你跟着上来,我得洗澡、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……”俞桑婉一怔,胸口闷痛,“这些也要我来?陆总、陆先生,你是伤了左手,不是瘫了!”

    陆谨轩也不反驳,只是掏出手机,拨了个号码放在耳边,“越泽,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哎呀!”俞桑婉一咬牙、一跺脚,上去一把夺过他的手机,“上楼、洗澡、换衣服!”

    这一回合,俞桑婉又是完败。

    主卧太大,浴室也是大的离谱,中间那个浴池都快赶上泳池了。

    陆谨轩往那里一站,张开双臂,下颌微微抬起。那姿态再明显不过了,他是真不准备自己动一根手指啊!

    俞桑婉努着嘴走过去,睫毛轻颤,都要哭了,“你能不这么欺负我吗?我好歹是个女孩……”

    她历来都是张牙舞爪的,难得这样楚楚可怜。那么一瞬,陆谨轩的心尖突然颤了一下,有什么拨弄了他的心房、松了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留着底裤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最大的让步了,他还从来没有对谁的要求心软过,历来都是说一不二的。

    俞桑婉抬手擦了擦眼角,闷着头不说话,抬起手伸向他的颈间,开始解他的衬衣扣子。陆谨轩身材是真好,衬衣西裤下,没有一丝赘肉,27岁的男人,正值最好的年华。

    每一寸肌肤纹理,都在诠释着什么叫做杏感。

    食色杏也,俞桑婉也是人,看到美好的东西,会心动。

    想到loseden那一晚,她和这个男人曾抵死纠缠,俞桑婉脸颊不受控制的发烫。幸而陆谨轩个子高,俞桑婉只要不仰起头,就不用和他对视,否则她真是要找个下水口钻进去!

    陆谨轩的手受了伤,不能泡澡。俞桑婉只能把花洒拿下来,对着他身上冲。虽然是拿着毛巾,但怎么也避免不了指尖和肌肤相触。

    每接触一次,俞桑婉都觉得被电了一下,她严重怀疑洗个澡下来,她会虚脱。

    氤氲的水汽里,陆谨轩垂眸看着俞桑婉,她脸颊红红,粉唇微张,身上那种让他着迷的味道越发浓郁。他眼睛一眯,恨不能将她压到墙壁上,一口吞了她!

    事实上,他也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陆谨轩一把扯掉她手里的花洒,热水肆意喷射中,俞桑婉惊愕、茫然,更多的是无措。

    但她所有的情绪都被生硬打断,陆谨轩急切的将她摁在了冰凉的墙壁上,滚烫的唇堵上她的,亲吻蛮横霸道而又迫切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

    俞桑婉感觉整个人受到了剧烈攻击,仿佛置身于狂热的龙卷风中央,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。这是一种陌生的刺激,却不可思议的侵入她身体的每一寸。

    属于那一晚的记忆,疯狂来袭!这个人,有着吞没一切的力量!

    牙齿的碰撞,扫射着每一分激情。俞桑婉抬起手想要推拒,但力量实在悬殊,更像是欲迎还拒的娇羞。

    明知道斗不过他,俞桑婉眼睛一闭,眼角沁出晶莹的泪滴。“呜——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呜咽,让陆谨轩幡然醒来。他此刻只觉得气血翻涌,却不想怀里的人竟然是这样一副姿态。

    “你在哭?”陆谨轩不解,也有几分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答应了,不这样的……”俞桑婉得了空隙,下意识的揪紧衣领和裙子下摆。

    陆谨轩一滞,还有女人把男人的那种承诺当真?桃花眼慢慢眯起,她究竟是有多蠢?psza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陆谨轩拉开浴室的门,皱着眉低吼。

    俞桑婉一怔,抬头疑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陆谨轩眸底暗沉,压抑着簇簇的火焰,“在外面等着,不许走!”

    说完,将人推了出去关上门。

    陆谨轩扯扯嘴角,露出一丝苦笑,他这是折磨谁?火撩上来了,人还不能碰!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