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29章 陆少被夹了

    “啊呀!”俞桑婉要疯了,“不是啊!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个‘双’?那就是句玩笑话啊!”

    陆谨轩盯着她,一丝笑意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哦哟!”俞桑婉无奈的摇摇头,看看陆谨轩,“介意我问你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问。”陆谨轩点点头,眉头依旧紧锁。

    “你多大了?”俞桑婉好奇的眨着眼,很期待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27。”陆谨轩脸色紧绷,对这个问题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俞桑婉大吃一惊,“天哪,你才27吗?我以为你三十好几了!你这么年轻,为什么跟个大叔一样?我刚才说的,就是现在一般年轻人之间经常说的啊!就是感情很好的意思嘛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看起来这么老?

    陆谨轩盯着她看了半天,脸色缓和了些,淡淡开口,“以后不许说这些,跟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想想又补了一句,“我除外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俞桑婉看着他那张扑克脸,下意识的点点头。随即反应过来,推开他,“哎,我为什么要听你的?你上这干嘛来了?”

    陆谨轩微垂着眼眸,他长着一双桃花眼,这其实是种风流无限的眼睛,但他的面无表情生生将这种天生的气质给碾压了,反而衍生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。

    另有一种……摄人心魄的力量。

    只听他说到,“你说的,你要在上面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俞桑婉再次被他直接的无耻给震撼到。

    陆谨轩动动嘴,说的浅白了些,“找你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呼!”俞桑婉呼着气,但即使这样也压抑不了怒火,但想了想,论体力她并不是他的对手。于是抬头一笑,“噢,那……你刚才说,这里不好?要去你那儿?”

    陆谨轩挑挑眉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走吧!”俞桑婉笑着推开他,“你先走啊!我去拿一下包和钥匙、手机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转过身,换了另一副面孔。

    心里已经把陆谨轩给大卸八块了——我去你的!找我睡觉?想的美,还有没有王法了?

    身后,陆谨轩已经转身出了大门,“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好啊!”俞桑婉恨得咬牙切齿,回头看到陆谨轩出去了,立即冲了过去,拉过门要关上,嘴里愤恨到,“让你睡觉!让你看不起人!滚、滚、滚!”

    门缝即将合上的瞬间,陆谨轩的手伸了过来。

    俞桑婉看见了,可是没有控制住速度,‘咣当’一声,门板重重撞上门框,将陆谨轩的手压在了门缝里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俞桑婉顿时尖叫起来,立即松开了手,将门开开。

    陆谨轩站在门外,手被夹伤了,他也只是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倒是俞桑婉吓坏了,她只是想赶他走,没有想要‘人身伤害’啊!这铁门砸下去,陆谨轩的手会不会废了啊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俞桑婉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抬起手想碰又不敢碰他,“你怎么样啊?你干嘛把手伸进来啊?没看到我关门吗?”

    陆谨轩斜睨她一眼,冷哼道,“看到了,就是不想让你关门。”

    他也是人体肉身,手被夹了怎么可能不疼?俞桑婉看他是强忍着,两鬓上都冒出汗来了。

    “快走吧!我们去看医生啊!”俞桑婉拼命的让自己冷静下来,转身要去拿包。

    却被陆谨轩一把拉住了,“不许走!”

    俞桑婉哭丧着脸,“我这次不骗你了!我真的去拿包,我陪你去医院啊!”

    但陆谨轩还是不松手,俞桑婉没办法,只好牵住他的手,一起进去拿了包,然后再牵着他一起匆匆下楼。

    楼下,唐越泽看到陆谨轩托着一只手下来,而且这手还血呼啦查的,惊得眼珠子没蹦出来,“大少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陆谨轩没说话,看了看俞桑婉。

    俞桑婉努努嘴,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,“是我……用门夹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唐越泽大惊,不敢相信的看着陆谨轩。大少的手被人用门夹了?而且还是眼前这个小丫头?这怎么可能?但他心里已经有了数,大少这只怕是……故意的吧?

    作为陆谨轩的心腹,他当然是相当机灵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得了啊!大少,您这手,会不会废了啊!”

    “嗯哼……”俞桑婉吓得哼唧起来,“不会吧?快送医院啊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快上车!”

    俞桑婉扶着陆谨轩,那架势小心翼翼、呵护备至,“你慢点,小心别碰着伤手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垂眸看着她,眼底一丝笑意闪过——小丫头还跟他玩心眼?psza

    earlprivatehospital。

    陆谨轩一手拽着俞桑婉,坐在诊室里给医生处理伤口,幸而只是伤着皮肉没有伤着筋骨。

    “哎,你能不能放开我啊?我不会走的。”俞桑婉哭丧着脸,这么一直拉着手,真的很不好意思啊!

    陆谨轩没松手,却是开口说到,“你要是敢跑,我会告你。”

    “告我?”俞桑婉吓得一蹦。

    “唔。”陆谨轩点点头,回头看向唐越泽,“越泽,故意伤人怎么判?”

    唐越泽笑道,“这个要看情况,情节严重,要求负刑事责任……一年以上、三年以下监禁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!”俞桑婉倒吸一口冷气,对于法律知识她是一窍不通,不过也知道故意伤人确实是犯法的,顿时更可怜了,嘟囔着,“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底气可不怎么足,事实上,她就是故意的!

    陆谨轩勾了勾唇角,捏捏她的手指,“你听话,我就不告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嗯!”俞桑婉忙点头,“我听话……但是,你不能说什么‘上面下面’的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陆谨轩点点头,答应的倒是痛快。

    从医院出来,陆谨轩的手伤口处被包了起来,其余的暴露在外,用根系带悬在身前。俞桑婉看了眼,比刚才紫涨了许多,真是很恐怖。

    扶着陆谨轩上了车,俞桑婉支吾道,“这样可以了吗?很晚了,你有司机送,我想回家。”

    陆谨轩看她一眼,指指身边的位置,“过来坐下,送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俞桑婉咬着下唇,并不情愿。

    “不愿意?”陆谨轩没强求,“那行,我要找律师——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俞桑婉无奈的吐着气,走到另一边,拉开门坐了进去,“行了吧?”

    陆谨轩满意了,“去别苑。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